巨南谢过仲凯,其他人一见,有的传授了一个法术,有的给他一件法器,燕天运却给他一块灵玉,而谢草儿给他一个乾坤袋。????

    莫闲说:“巨南,这些日子,我和各位道友还在南疆,因为迪崖岭出世,引动了大批修行人来此,阎罗殿也在其,但你的修行远远不足,法门我已经传下去,就看你的修行了,你是跟着我们,还是自我找地方修行?”

    “先生,难道你们不要我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要你,你功行尚浅,这几日可以跟着我们,但一旦动起手起,我和几位道友就顾不上你,特别是你还不会御器飞行,这样吧!”莫闲说,他身上一幻,身外化身走出,对他一施礼,笑道:“我来陪他几天,你们自己去寻找通天坑,过几日,也许我会和你们见面。”

    燕天运羡慕的说:“有个化身就是好,我不知能不能修成化身之法?”

    众人一乐,莫闲说:“实际上,我以前有过鬼灵分身,虽不如身外化身,也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燕天运一愣,恍然大悟:“原来如此,我倒可以炼制一个鬼灵分身,就是实力太低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不知满足,化身之类,不过方便做一些事,对修行并无作用。”子常说。

    身外化身与本尊告别,站在原地,看着他们走远,化身对巨南说:“走吧!我陪你到附近,开辟一个山洞,你这阶段功力还很低,不要试图却报仇,尽快提高实力。”

    巨南说:“先生,我们往哪里走?”

    “到那边一座山去,这座山不错,山势险峻,又树木葱茏,山有灵脉,却又不大。对于你来说,倒是一块福地。”

    两人转头向此山而行,莫闲在山开了两个洞府,就山势布置了基本阵势。掩住山洞,莫闲也要借机修行阴阳遁,本尊十块神石,倒有八块在他身上,修炼成阴阳遁。大概只需要二块就成,本尊放了八块,数量足足有余,另外,他身上丹药也多了不少,甚至五毒丹他也服食了,因为他本为秋蝉化身,秋蝉本不擅长争斗,但身外化身就是为护法而准备,因此莫闲大力增强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阴阳遁。借阴阳不测的气机而施展的一种遁法,论度上不及纵地金光法,但飘渺难测,就是化神修士,也很难抓住准确的气机,进而现他。

    阴阳遁,必须以阴阳气机为引,从而把握阴阳之的一,借以动遁法,如果没有神石的阴阳二气。莫闲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莫闲的洞,气机飘渺,变化万千,简直不可捉摸。巨南这几日来,也是一日千里,他自从化异归元丹洗炼去异种精神力,精神力和他的精神力合为一体,他的修行比常人来说,却是倒了过来。神魂力量却胜于自身法力,存想那盏灯,在神魂越来越清晰,灯光也越来越明亮,相应的他控制蛊虫也越来越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他甚至在培养蛊虫,心神寄托于蛊虫,莫闲是从布音加那里得到这个方法,又加以修改,并不太注重蛊虫,而是其的灵信,借一点精神,有无蛊虫并不影响他,生成一点蛊母在他的身体之,又经过灯光洗炼,蛊母更加精炼,实质是一点灵体。

    这有一种好处,如果得到相应的蛊,只要蛊母合上,立刻就成为完整的蛊,但也有缺点,就是蛊虫非常难以生成,一般养蛊的人,根本没有足够的精神力来生成蛊母,一般养蛊,却是与他的方法相反,借蛊虫来逐渐增加精神力,最终形成蛊母。

    现在每一天,巨南都出洞寻找毒虫,从培养蛊虫,正好走的路与常规相反。

    莫闲依然在闭关,巨南手握着青铜杖,看到一只赤毒蝎,全身泛红,并且,此蝎已生灵性,在其背上,隐隐有突起,巨南知道,这应该是赤毒蝎生出了翅膀,他心如获至宝。

    该毒虫很机敏,即使在山林,已没有什么东西敢惹它,依然很警惕。

    巨南悄悄手伸了出来,画了一道符,周身一瞬间变得朦胧,好像不属于此山林,说也奇怪,赤毒蝎好像没有现他,直接爬了过来,钻进了一个竹筒,被巨南收入怀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在这里,看到赤毒蝎,小子,交出竹筒,饶你不死!”一个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巨南一惊,猛然回头,现一个本地人,断纹身,身上穿着短打,两条臂膀露在外面,光着脚,裤脚高卷,左臂之上,纹着一头应龙,栩栩如生,右臂之上,纹着一头恶鬼,有数把金刀,围成一圈,套在左臂上,一只耳朵上沉甸甸地有一头小小的毒蛇,好似耳环一样。

    巨南不知道是什么人,看他的打扮,好像是本地的巫师一流,想到此,他不禁将手青铜杖紧了一紧,说不紧张,是不可能的,毕竟是他一个人面对一个巫师。

    那人随着他用力紧了紧青铜杖,目光也落在青铜杖上,眼光一缩,他认出来了,这是一件法器,这个少年的表现,他终于确定,是个修行人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有将这个少年放在眼,口气之,有一种调侃:“小子,看来让你交是不愿,现在我的态度变了,不仅要交出赤毒蝎,把你手的青铜杖再交出,不然的话,让你尝尝万蛊蚀身的滋味,不要说我蓝万灵没有提醒你!”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巨南都没有说话,他陡然大喝一声,手青铜杖一摆,便扑了上来,他记住莫闲的话,打人不过先下手,他的棍法是莫闲传授,莫闲虽不用棍,但武艺一道,一通百通,而巨南不是数日期前的巨南,他的力气比起大象来都不弱,五毒丹不是白服的。

    蓝万灵没有想到他一声不,说动手就动手,一上来便拼命,呜的一声,棍影如山就罩了下来,蓝万灵大惊,身体一摆,左臂上的金刀嗡的一声飞起,是六把,朝着巨南攒射而来,被青铜杖影一崩,都崩飞过去。

    而蓝万灵却轰的一声,五彩烟雾起,他已脱身,在几丈外现身,口喊道:“倒也!”

    他知道,他出的烟雾毒性强烈,对方虽然是一个修士,从他捉赤毒蝎,蓝万灵可以肯定,他也是一个蛊道修士。

    烟雾散尽,巨南小心地把杖横在前面,身一头猎豹,在蓝万灵的眼,居然随时要扑上来,蓝万灵虽为修士,但武艺一项却不太高明,他没有看出,巨南的动作规合矩,武术已经入门。

    蓝万灵惊讶的是,对方并未如他所料,倒在地上,烟雾对他无效,蓝万灵不知道,对手服用过五毒丹,可谓百毒不侵。

    蓝万灵一声怪吼,左臂之上的应龙陡然活了过来,喷云吐雾,双翼腾空飞起,一爪抓向巨南。巨南没有见过这种法术,他虽然有些法术,但在这种情况下都用不上,只得将青铜杖一抖,嗡的一声,青铜杖绽放出一道光影,呜的一声,直向应龙打去。

    不自觉间,他多日存想的那盏灯似乎在脑海大放光华,青铜杖也似得到了相助一样,空气传来空气的炸裂声,青铜杖呼的一声,正打在应龙的爪子上,砰的一声,强光顿起,耀目无比,蓝万灵蹬蹬的后退了数步,应龙已经消失,他左臂上的应龙纹身,黯淡了许多,而蓝万灵口角也出现了血丝。

    巨南一杖见功,伸手在乾坤袋取出一物,正是莫闲送给他的法器五毒钉,呼的一声,幽暗光华淡淡一闪,蓝万灵刚刚动右臂上的恶鬼,口念念有词,嘴一张,一道血气喷出,恶鬼刹那间现身,阴风起,往没有来得及扑向巨南,巨南的五毒钉已到,正他的小腹,他大叫一声,翻身倒地,那恶鬼刚现身,还没有来得及威,突然像烟一样散去。

    五毒钉又回到他的手上,蓝万灵已经身死,他是第一次杀人,并没有什么不适,他早就见过血,随部落人打猎,早就见惯了血腥,这不过这次是一个人而矣。

    他走到尸体旁边,尸体已经青黑,可叹蓝万灵有一身术法,还没有怎么挥,就死于五毒钉下。

    他从尸体的身上,得到了几枚虫卵,还有一件法器,几只金刀,并得到一个玉盒,打开一看,里面却是一只蚕一样的东西,他知道这是什么,这是金蚕的幼虫,他大喜,另外得到一些药草,还有一些喂养蛊虫的丹药。

    他做完了这一切,随手将尸体丢入树丛,正要走,陡然听到树丛似有人,他的身体如同猫一样弓起,定睛向树丛观看。

    树丛有一个人,是个美丽的女子,赤足裸臂,带着银饰。在她的右肩头,咬着一个骷髅头,并不大,只有巴掌大,周围血肉干枯,她的伤口散着灵光,骷髅也吐着惨白的光华,另外,在她的左胸,有一支箭插在上面,血迹斑斑,已经半陷入昏迷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和飞哥爱小秘打赏1oo起点币,黎家大少爷打赏,人生绘卷月票支持!特此感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