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她再睁开了眼睛,她发现自己已在一个山洞,发现自己受的伤都不见踪影,特别是自己在右肩头上如附骨之蛆的一个有相神魔也不见了,左胸的箭也不见了,身体好像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她手一摸自己的银饰,并没有丢失,心松了一口气,听到有人进来,她一看,正是她昏迷前所见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是你救了我?”她问到。

    少年憨厚地笑了:“不是我救了你,我看到你时,你已经神智不清,我将你带回山洞,是先生救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他是谁?”女子问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,你身有相神魔,而且了一支幽灵箭,你是蛊宗的人?”莫闲从门口进来,手拿着一支箭和骷髅头。

    “我是南疆蛊宗蛊神宗的蓝欣儿,你就是先生?”蓝欣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莫闲,他叫巨南,我们在此暂时居住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莫先生,你好像不是本地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大安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大安有个阎罗殿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阎罗殿是个邪教组织,难道姑娘也听说过阎罗殿,看姑娘应该是南疆人。”莫闲说,当蓝欣儿听到莫闲说阎罗殿是一个邪教组织,明显松了一口气,这一切都没有逃过莫闲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蛊神宗日前遭遇大难,一个人自称是阎罗殿幽冥教主的手下的毘羯罗大将的人,领着一帮人,在蛊神宗叛徒带领下,占据了蛊神宗,有不愿投降的,遭到他们的屠杀,我了一箭和有相神魔,逃了几日几夜,在蓝万灵的追杀下。几乎陷入绝境,巨南杀了蓝万灵,后来便来到这里。”蓝欣儿说。

    她这一说,巨南起了同仇敌忾之意。脸上也露出了悲愤之色:“你放心,阎罗殿,我不会放过它!”

    蓝欣儿看出来了,巨南也和阎罗殿有仇,她问到:“你们和阎罗殿有什么仇?”

    “我的部落毁在阎罗殿之手。阎罗殿杀了我部落所有人,只剩下我一个人,幸好,我遇到了先生,才从先生学艺。”巨南说。

    “那莫先生与阎罗殿有什么仇?”

    “我与阎罗殿关系比较复杂,一句话说不清,不过对阎罗殿,我对它没有好感,想不到阎罗殿居然来了南疆,而且掀起腥风血雨。你放心住下,养好伤后,再作打算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先生本领很大,我亲眼见先生杀了好几个阎罗殿的人。”巨南说,他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情况,只知道莫闲厉害。

    蓝欣儿要比巨南强得多,她望了一眼莫闲,并没有说什么,她心还有一些戒心,莫闲见又是一个阎罗殿的受害者。有心将她也拉入自己的计划,但他并不会主动出击,蓝欣儿不是巨南,巨南是个懵懂少年。但蓝欣儿却是蛊神宗的高徒,在这种情况下,她还是有所戒心。

    莫闲知道蓝欣儿逃到千里之外的这个地方,这个地名连名字都没有,蓝欣儿具体是什么身份,她含糊其辞。莫闲何等精明,知道这个女子绝不简单,但他并没有过问,以后有的时间,日久见人心,莫闲不着急。

    他知道,如果她的身份不简单,现在蛊神宗一定会追杀,巨南以为杀了一个蓝万灵,就没有人知道,他还是太嫩了,修行界有太多方法可以知道。

    莫闲并没有忙着搬家,巨南要成长起来,独挡一面,还需要历练,正好蛊神宗给他历练,实际上,今天他出去,遇到了蓝万灵还有蓝欣儿,莫闲虽坐在洞,已然得知,甚至在巨南发觉之前,就已知道。

    他看到蓝欣儿逃窜,也看到蓝万灵追到此处,失去了蓝欣儿的踪迹,蓝万灵仗着自己的本领,并没有将巨南放在眼,结果反而将命送掉,要是巨南不敌,他会出手,他始终没有告诉巨南,尽可能地历练巨南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巨南一边寻找相应的毒物,一边建立蛊巢,他蛊母已成,现在该培养他所属的蛊,这几日来,蓝欣儿已和他混熟,见他炼蛊,感到很奇怪,巨南的方法与她的步骤不同,巨南是在体内产生的蛊母情况下,神魂修为超过实际法术,而他的方法,却是布音加的方法。

    布音加以佛法为底,进而转修蛊术,他被莫闲除掉后,洞府之,被莫闲一卷而空,其就有他的蛊术,莫闲并没有将全部传给巨南,其有些方法很恶毒,比如以人为蛊巢等,莫闲对蛊术并不精通,但布音加的方法一旦被莫闲所看到,其并没有多少秘密。

    因为莫闲的境界让他能从较高的角度看等问题,甚至莫闲还在个别地方改进。

    蛊虫也有配方,蛊本身不存在于世间,只有毒虫,有大能借助毒虫,使之进化,又以自身灵力和精神浇灌,遂成蛊虫。

    养蛊之时,先立蛊巢,蛊巢可以各式各样,一个陶罐,一处地穴,甚至是动物尸首等,均可作蛊巢,群虫在其间,相互竞争,此是最初养蛊的方式。

    但到了后来,方法百出,蛊道高手,深入探究,虫的各类,放入次序,以及药物来增强其的一个方面,甚至不同蛊虫有不同培养方法。

    巨南开了处蛊巢,分别培养种蛊虫,一是他得自蓝万灵的金蚕,此蛊蓝万灵已初步培养,但还没有培育成功,他先将金蚕先自身指刺血喂养,又用各种植物性灵药喂养,虫体呈血金色,才投入蛊巢,与其他毒虫相互吞噬,定时以符咒相催。

    其他两处蛊巢,一处是赤毒蝎,另一处却是一群蜈蜂,这是群战利器。

    “南弟弟,你怎么这样炼蛊?要知道,蛊虫如果被其他毒虫吞噬,那你的神魂也会受伤,你不该先用神魂祭炼蛊虫!”蓝欣儿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做我有把握,我选的蛊虫不会被其他毒虫吞噬!”巨南满怀信心的说。

    他有这个自信,因为蛊虫已有灵性,灵性是他的神魂与之联系,他又以刺血喂养,加之多种秘药,他的蛊虫如果不胜,就是被别的蛊虫吞噬,自身受到一些伤害,那另一种蛊虫除非出乎意料的厉害,那他也赚到了。

    蓝欣儿没有了解他的修行本质,所以才发出疑问。

    山外有几道腥绿和惨黄的遁光,直往此处飞来,莫闲知道蛊神宗找来,他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巨南,山外有遁光,可能是蛊神宗的,你出去打发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莫闲的声音,巨南觉得很正常,而蓝欣儿觉得疯了,巨南可是连御空飞行都不会,她不能看着他去送死,说:“我陪你去!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有点赌气,莫闲不去,要巨南去送死,连面都不敢露,她也知道,莫闲不是这个意思,但还是这样想。

    来的四个人,如果进入巨南的攻击范围内,巨南对付其一个没有问题,要是两人齐上,巨南就会落在下风,地这种情况下,莫闲还让巨南出去,这对巨南来说,是一次生死考验,看巨南怎么样处理,如果巨南聪明,他就会想办法将几人分开,用语言也好,借助地形也好,有时实力强的并不一定会取胜。

    如果巨南生命处于危险,莫闲也会出手,他这阶段修炼阴阳遁,只用去块神石,他便加修了一项神通,阴阳一气擒拿手,黑白二气构成大手,消磨万物,当然是指后天诸物,他还结合自己的妖风,将神通化入其,实际上已不完全是阴阳一气擒拿手,而是转化为阴阳神风擒拿手,两种神通合运,倒是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莫闲本来就想利用这个时机锻炼巨南,巨南只是他手对付阎罗殿的一把尖刀,因此,莫闲很注重他的战力,他的一切修行都服从这个目标,而不是求道,因此,传给他的知识,都侧重这个方在也面。

    蓝欣儿不知道这点,感到莫闲不近人情,气呼呼地和巨南出去,巨南施展开飞天步,倒不弱于蓝欣儿。

    当蓝欣儿一见空的四人,怒火上涌,这四个人他认识,一个本来是蓝欣儿的好友普亦,但她却出卖了蓝欣儿和她的师傅,一个是舒小刀,一个是阴介宾,另一个是蓝万山,四人也看到下面两人。

    普亦娇笑道:“师妹好胃口,找了一个小相好,嫩是嫩了,本事却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巨南看到她赤着双脚,身上衣衫甚少,这种情况在南疆倒是常见,不过,她的额头上插着根金针,燃烧着绿色的火焰,玉臂裸露,手腕上套着数个金环,身后隐现黑色的蛊蛊虫。

    蓝欣儿大怒,骂道:“贱婢,我师待你不薄,我当你是好友,你却出卖自己的朋友,今日定要将你万蛊所食!”

    一出手,便是银光一片,她的银饰纷纷飞起,身体腾空而起,杀向普亦。

    普亦也不示弱,一声娇笑,头一昂,枚金针带着绿焰飞起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魂淡加两级打赏500起点币,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八景宫_太清、秋之神光打赏,艾舍长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