枚金针一遇到到如蝴蝶一样各种银饰,反而光芒暗淡。,

    “果然厉害,这是蛊神宗的蛊神银吧,我要是没有方法克制蛊神银,也不会来了。”普亦娇笑到,手出现一根鞭子,鞭子一起,顿时鬼哭狼嚎,无数蛊影出现,迎着蛊神银,刹那间搅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万蛊鞭,你们得到了万蛊鞭!你们把者长老怎么样了?”蓝欣儿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者长老都没有跑掉,你跑得掉么!阎罗殿的上使神通广大,你乖乖的投降,才能保住你的命!”普亦冷笑道,对空的其余人说,“你们下去,把那个小子抓住!”

    “我与你们拼了!”蓝欣儿说,手诀印一变,无数如蝴蝶翩飞的银色叶状体突然变了,一个个变成面目狰狞的蛊虫。

    银本来克制蛊虫,而蛊神银却另辟蹊径,成就一件法宝,是蛊神宗著名的宝之一,现在变化为蛊虫,威力大增,但万蛊鞭也是蛊神宗的宝之一,还一件是镇蛊印,这件宝物不相上下,本来这次事变,件宝物都被带出蛊神宗,怎么会在普亦手。

    普亦论功行,蛊丹没有成就,功行相当于龙虎金丹龙虎交汇,修行蛊道,不用采地煞地罡,但用蛊毒淬练自身,功境分为九转,稍不留神,便会因身体受不住而死,有好些修士在此过程陨落,蛊道也是极其艰难。

    现在两人就比拼自身的功力,看谁能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嘴一撇。显然地看不起巨南。人相当于是炼气高层。这也是莫闲不出现的原因,他们肯定有伏着,莫闲想,大概是怕蓝欣儿躲藏起来,所以来的人,除了普亦是筑基修士,其他个男的,居然是炼气高层。

    而且。普亦却手持万蛊鞭,自是吸引蓝欣儿,莫闲果然发现,在他们身后有高手在跟着,要是以前,莫闲也许不敌,现在,他的战力比之前翻了几倍。

    “你去!”个人虽然本事不怎么样,却也傲气,根本不将巨南放在眼。舒小刀一推阴介宾。

    阴介宾哈哈一笑:“小子,你上来!”

    “你下来!”巨南也叫道。手青铜杖一扬,他没有飞天之能,只好叫道,他见蓝欣儿跟普亦斗的正酣,他可没有一对一的想法,只要打倒对方,他想一拥而上,可惜没有能力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没有飞天之能吧?”阴介宾陡然像明白了什么,刚才两人出现时,这小子好像用的是一种身法。

    “废什么话你下来,我一棍将你打个满头桃花开!”巨南恼了。

    阴介宾哈哈大笑,飞低一些,一只蛊虫出现,这是一只五毒蛊的蛇蛊,绿光一闪,蛇游向巨南,巨南一见他放出了蛊虫,并不怎么高明,当即存想佛灯,他身上微微的佛光一闪,灯在他的心点燃。

    蛇在那一刹那间,好像畏惧他身上发出的微弱佛光,迟疑不敢上前,阴介宾又催,青绿色小蛇硬着头皮,速度已慢得多。

    巨南见蛇蛊出现,一催手杖,嗡的一声,杖上放出丈许光华,他大喝一声,身体纵起二丈高,呜的一声青铜杖破空而至,一杖正要绿色小蛇,当时小蛇就化作光点散去。

    阴介宾措手不及,身体一晃,往下沉去,巨南正纵在空,猛吸一口气,身体在空一顿,这是飞天步的技巧,正好阴介宾落了下来,莫闲抓住了这个时机,,现在可是一杖当头打下。

    阴介宾立刻慌了,急切之间,手臂开始变化,像一截枯树,往上一架,青铜杖像敲在树木上一样,但巨南何等力量,一头大象的力量,当时,阴介宾一声大叫,身体急速向地面而去,就算他双臂如枯木,但一杖之下,手臂当时就折了,疼得他叫了一声,本来他在危急关头,本能地要用法术,手臂一断,聚积的法力立刻散去。

    他一落地,巨南也落下,青铜杖随即轰在他的脑袋上,当时就打得万朵桃花开。

    阴介宾没有想到,他居然死在他看不上眼的巨南手上,死尸栽倒在地,这一着,让巨南信心大增,也让舒小刀和蓝万山气势一挫,二人没有想到,阴介宾就这样死了。

    舒小刀和蓝万山先是气势一消,接着怒火烧起,他们以为巨南只是运气好,舒小刀手出现一把妖异的血刀:“小子,你死定了,我要你惨叫天夜,让你死如明白,得罪了蛊神宗,你死都不得安稳!”

    刀光一闪,分成数影,像有生命一样,或直或曲,带着血腥气,向着巨南射去。

    巨南一见,掉头就跑,舒小刀哈哈大笑:“蓝兄,你看他这个怂样,你不要出手,我来取他性命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一催刀光,追击而去,偏偏巨南尽往树木多的地方跑,巨南知道,他不能飞空,他可不呆,他以前在部落的猎取猛兽时,先避其锋芒,带着野兽往山里钻,让野兽自己钻入陷阱之。

    他现在就用的这一招,莫闲正在关注战场,见此,微微一笑,看来,他已明白战斗的实质。

    数道血红的刀光紧紧跟着巨南的背景,所过之处,大树纷纷倒地,弄得鸡飞狗跳,任是没有让舒小刀得手。

    舒小刀恨恨的骂道:“胆小鬼,就不敢正面相抗!”他相当于炼气高层,操纵法器的距离有限,无奈之下,降低了遁光高度,巨南的身影都看不见了,他费力地想从树林找到他,但树纷纷倒下,被他的血刀斩断。

    血刀虽然利害,但也禁不住这样消耗,刀光不禁慢了下来,他无奈之下,又降低高度,已经不高于树顶,他的高度已经低于先前的阴介宾,正在寻找那个在丛林不住改变方向的巨南,突然巨南回首一笑,一点淡淡的幽黑一闪,等到了眼前,他才惊觉的发现,身上别的法器之类已来不及,无奈之下,绿光一闪,蛊神护体术发动。

    光芒刚起,五毒钉已到,破开了绿光,他身体急扭,五毒钉在他的肩膀之上,留下了一道血印,他刚舒了一口气,陡然之间,伤口传来一线麻木,他感到眼前一黑,一头栽了下去,而五毒钉却已被巨南收回。

    在短短的时间内,天空之,蓝欣儿和普亦正在僵持,但巨南已经解决了两人,这次蓝万山看清楚了全部过程,心发寒,看起来巨南并没有什么神功绝技,却杀掉二人,如果他还不明白,他就是死人了,他对这个少年充满了恐惧,不仅没有向去,反而进一步升高遁光。

    巨南朝空做了一个鬼脸,一付看不起他的样子,下拇指向下,做了一个侮辱的手势,蓝万山好像没有看见,他当然看得见,他现在希望普亦尽快解决战斗,腾出手来,对付巨南。

    蓝万山徒然听到一个声音:“废物!”声音像一把刀一样扎入他的心里,他身体一哆嗦,天空之,飞来一片云,不是一片云,而是一大丛飞行的蛊虫,一分为二,化为二群,较小的一群只向巨南飞去,较大的一群,向天空蓝欣儿飞去。

    蓝欣儿一见,脸色陡变,甩出一大团蓝色烟雾,口叫道:“者商,你这个叛徒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山林突然起了一阵狂风,风很大,风伸出一只黑白大手,卷起千重浪,蛊虫刚分开,被大风一吹,站不住处脚,好似风浮萍,吹得蛊虫乱飞,大手一到,往里一合,蛊虫叽叽乱叫,黑白气流住上一缠,蛊虫纷纷破碎,化为元气。

    莫闲出现在天空之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我蛊神宗办事,阁下不要插手!”者商叫道。

    “蛊神宗,一群贪生怕死之徒,投降了阎罗殿,还在这里叫唤,这里是我临时道场,居然来拿人,就不要走了!”莫闲淡淡地说,蓝万山一见莫闲出现,对他不在意,而面朝者商,他偷偷地向四下看了一眼,一咬牙,手出现了天蛛钉,色泽惨白,冲着莫闲背心就了一钉,同时,身体御遁光飞速而逃。

    莫闲冷哼一声,头都没有回,手往后一夹,空现出黑白二色光华,往钉上一合,天蛛钉便被他捉住,而正在想走的蓝万山觉得脚下一虚,从天空坠了下去,连连提气,总算没有受伤,但也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地面上,巨南一见大喜,手青铜杖如怪蟒一样,闪着冷峻的青铜光泽,一杖已打到他的面前,他急切之下,额头上金刀飞去,他还不放心,又甩出一爪,身子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巨南的力气很大,青铜杖又是法器,当的二声,金刀和爪子被磕了出去,巨南头部微微幽蓝一闪,蓝万山顿觉一股力量束缚住自己。

    他才明白,看似巨南不起眼,自身经历却说明了巨南的确有杀死他们的实力,他身上绿光一闪,挣脱巨南的精神力束缚,手诀印一起,意念动处,一只丈许长的蜈蚣出现,直扑巨南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了100起点币、黎家大少爷打赏和秋之神光打赏,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