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南只成就蛊母,并没有蛊虫,因此还不能用蛊虫对敌,但成就蛊母,身体已隐然对蛊虫有压制能力,而蛊母成就,一般修炼蛊道的,往往要等筑基完成,才能成就。  不得不说,巨南的路与其他炼蛊者不同。再加上他存想佛灯,心头一点佛火,虽没有和佛灯混合,身体也有一种清凉,也天生压制蛊虫。

    所以,蜈蚣天然对巨南有着一丝畏惧,但在蓝万山的驱动下,又不得不向他扑去。

    巨南却知道这一点,他修行的蛊道是莫闲得自布音加,布音加这点很记载得详细,就如他对密宗修炼记载得很详细一样,可见布音加抛开善恶来说,的确是个修行的人才,他心只有蛊虫,根本没有人之间的善恶,可惜,栽在莫闲手。

    巨南一棍出,身体和棍似乎是一个整体,棍子出尖啸声,周身在青铜杖的青铜光下,一杖之下,蜈蚣顿时飞了出去,毒火喷出老远。

    蓝万山哼了一声,一棍已到,轰的一声,将他打飞了出去,他跌落在地,居然没有陨命,但已是口吐鲜血,蓝万山是人功行最高的,蛊毒淬体,虽不能算是金刚不坏,但抗打能力过非蛊道同阶修行人,棍子并没有打在他的要害,他轰飞出去。

    他一落地,头一昂,金刀归位,他眼睛之似乎射出两道光华,身畔烟雾起,巨南感到头一晕,就没有事了,他不知道,他已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,无形的蛊毒无孔不入,而且这是蓝万山本命蛊出毒,通过眼睛,通过呼吸,通过皮肤,甚至通过声音。全方面的向巨南袭去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巨南服食过五毒丹,本身已百毒不侵,是故他仅仅头一昏。身体本能将毒分解排出,而蓝万山只能出一击,如果不能成功,浑身就会瘫软。

    巨南不知道这一点,他手出现了五毒钉。一钉打出,蓝万山眼睁睁看着钉子闪出一道幽光,想躲但身体却跟不上,惨叫一声,就此了结。

    在巨南和蓝万山动手时,莫闲和者商也动上手,者商蛊丹成就,他看不出莫闲的高低,莫闲这具身体,也妖丹成就。死在莫闲之手,被莫闲炼成身外化身,说来好笑,身外化身境界比本身高,但战力却不能与本身相比,所以莫闲千方百计提高身外化身的实力。

    者商背后浮现出一只巨大的毒蝎,全身幽蓝,背生双翼,无形对莫闲形成一股压力,他手诀印一动。无数细碎的光影如潮水一样向莫闲涌去,莫闲看出来,这是一只只细小的甲壳类蛊虫,悄无声息向莫闲漫去。

    莫闲却采取了战决的方法。他一张口,粉红色火焰立刻从口喷出,无数甲虫立刻陷入火海之,者商没有想到,莫闲居然喷出桃都火,他并不认识。可见,蛊神宗在见识方面不如阎罗殿的人多矣。

    他不禁啊的一声,莫闲手出现了冰魄元磁剑,无形的冰光一闪,冰火两重天,者商刚才感受到烈焰,现在又感受到彻骨寒气,,他知道不好,飞剑出手,这是一柄朱蟾剑,他机缘巧合,得到一只数百年的朱蟾,得到朱蟾时,他本命蛊飞天蝎已成,本来朱蟾更比飞天蝎强,但已经炼了飞天蝎,遂把朱蟾和玄铁合炼,又用蛊毒洗炼,成就一把上乘法宝朱蟾剑,不仅锋利异常,更兼奇毒无比,

    他就是凭借此剑,杀了他的亲哥哥者原长老,从而夺得万蛊鞭,他得到任务追杀蓝欣儿,又怕他亲自出手,蓝欣儿躲了起来,便将万蛊鞭付于普亦,自己在后方遥遥的跟着。

    不出他的所料,蓝欣儿出现了,但他没有想到,巨南出现,不过巨南好像才修行不久,连御空飞行都不会,但就是他,却让阴介宾和舒小刀送命,他才话,说蓝万山是一个废物。

    更没有想到,在巨南的背后,居然有着一位高手,直到莫闲出现,他才明白,原来蓝欣儿找到了靠山。

    他见莫闲亮出了冰魄元磁剑,他也唤出了朱蟾剑,朱蟾剑一道血光,周围隐现几道光环,十分艳丽。

    莫闲眼睛一见几道光环,心一突,蛊神宗的炼蛊有其可观之处,光这份蛊毒,要是常人,眼睛一见,便足以双目失明,毒素攻心,好利害,幸亏莫闲是一名修士,而且服食了五毒丹,才没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朱蟾剑直落莫闲,莫闲手冰魄元磁剑还上一洗,者商只觉朱蟾剑吸到一股大力吸引,他心一惊,元磁之力,莫闲手剑式已转换为刺剑式,一剑无往直前,他感到自己不论是**,还是心神都被这一剑锁定,陷入一种噩梦之。

    急忙调动本命蛊,想挡住这一剑,本命蛊一现,还没有将尾钩扬起,剑光已过,本命蛊啵的一声,剑光已透过,他感到身体一寒,剑已刺入他的腹部,迅结成冰雕,从空跌落,在山林摔成几块。

    莫闲将剑一圈,朱蟾剑落入他的手,剑已光华尽敛,从两人见面,到一方陨落,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甚至下方的巨南还在和蓝万山的战斗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莫闲看了一眼下方,蓝万山的命运已定,他不在关心下方战斗,将注意力放在蓝欣儿和普亦之间。

    在者商出现时,普亦大喜,指挥着万蛊鞭,暴风骤雨一般向蓝欣儿攻去,蓝欣儿见到者商出现,心一惊,差点招,眼睁睁看到无数蛊虫像乌云一般向她飞来,就在这时,一阵狂风起,风伸出一只黑白大手,把蛊虫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莫闲出现在天空之,她的心放了下来,蛊神银所幻化的蛊虫更加神妙无方,又一次压得普亦打。

    她的欣喜还没有过去,莫闲已经解决了者商,者商都没有挥出其应有的水平,只剩下一个普亦。

    “普亦,你为什么被叛蛊神宗?”蓝欣儿占了上风,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是蛊神宗的圣女,平时高高在上,我不服!什么时候好的都是你的,在修炼上资源都向你倾斜,不知道吃了多少苦,才走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你是好友,你当日在我背后下手,用有相神魔偷袭我,你居然炼这种法术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可惜有相神魔不是我的,只是阎罗殿的上使,要不然,也不会让你逃走,想不到,你这个贱人,居然又找到靠山。”普亦颠狂的狂笑,使人一看,她好像疯了,但她的眼一丝狂意也没有。

    陡然间,万蛊鞭绽放出重重威能,无数蛊虫虚影一齐爆炸在,轰的一声,将蛊神银荡开,她抽身就走。

    普亦在者商身死的一瞬间就想走,但被蛊神银绊住,现在利用爆炸蛊,趁着蓝欣儿手忙脚乱之时,遁光一闪,就要开溜。

    “给我留下!”莫闲话了,一只黑白大手从头顶飞出,轰隆隆的作响,直向她抓去,她一振万蛊鞭,往上一抽,虽然万蛊鞭一出,万蛊飞扬,但莫闲的阴阳一气擒拿手对后天能万物来说,谁能逃出阴阳。

    万蛊鞭影才现,蛊虫虚影刚成形,黑白大手已经压下,万蛊鞭像蜉蝣撼铁树一样,根本没有溅起一点水花,下手落下,她一声惨叫,便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莫闲心苦笑,看来自己还是不能如意控制阴阳一气擒拿手,他本意是想活捉,结果劲大了一些,尸骨无存,好在万蛊鞭没有什么损伤,被他一把抓起。

    蓝欣儿目瞪口呆,看着普亦化作阴阳二气散去,心也有淡淡的悲意,落了下来,她长叹一口气:“谢谢莫先生,要不是莫先生,蓝欣儿恐怕要交待在这里,想不到莫先生本领这么高强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先生的本领极其高强。”巨南早已将尸体收刮一空,拿了不少法器,脸上扬着笑容,听到蓝欣儿的话,得意的说,“欣儿姐姐,你不如跟先生们好好学学。”

    蓝欣儿摇摇头,眼睛盯着莫闲手的万蛊鞭,说:“莫先生,欣儿不奢求你的指导,欣儿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说了,你想要万蛊鞭,这没有问题,本来是你蛊神宗的物品,可以给你,不过,我也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请讲!”

    “巨南已是一个孤儿,与阎罗殿有着深仇大恨,你作为蛊神宗的圣女,肯定不会没有人跟着你,巨南他跟着我,我并不是南疆人,只能带他一段时间,我不收他为徒,一方面我的宗门,我并没有收徒的资格,另一方面,他是南疆人,也为他考虑,所以我传他修行,却没有收他为徒。我希望你能收他入蛊神宗,他有门派可依,为部落报仇就有了希望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行,现在的蛊神宗,已是阎罗殿的走狗。”蓝欣儿说,接过了莫闲手的万蛊鞭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必要时我会帮助你重建蛊神宗。”莫闲说到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莫先生!”蓝欣儿大喜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,八景宫_太清和秋之神光打赏,与天大人的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