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南歪歪斜斜飞起,他现在成功的培育出种蛊虫,以金蚕蛊作为本命蛊,金蚕蛊很诡异,却不适合战斗,性命悠长,剧毒无比,看起来一点战斗力也没有,但在其它方面,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,甚至能让别的蛊虫臣服,是万蛊之母,有了金蚕,可以说,巨南可以指挥任意多的蛊虫,而且,它与蛊母相合,是天地间第一的奇蛊。

    有了金蚕蛊,赤毒蝎成为他单打独斗的蛊虫,而蜈蜂蛊是群战利器,他炼的蛊并不多,莫闲不主张他炼多种蛊,因为他还有许多巫术,可惜的是,莫闲并不精通巫术,倒是许多巫符之类,莫闲借他请教之机,弄清楚不少,心也暗惊巫符的歹毒。

    这巫符是老巫师当日传于巨南的脑,刻画于兽骨或兽皮上,搜魂熬髓,手段残忍,莫闲在符箓一道,自从得到《符道真解》后,对天地符箓有了较深的了解,巫符在其间,大多数是有关灵魂方面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莫闲开始传授巨南御器飞行之术,才有他歪歪斜斜的飞行,虽然飞行的不好,但毕竟他是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闲来他指点蓝欣儿,蓝欣儿的蛊术是正经的蛊术,不像巨南的蛊术,有些超常规。

    视线再转回莫闲的本身,莫闲一路依然采摘灵药,不断研究天地间的符箓,渐渐他发现,在自己的身神是,一丝符箓逐渐生成,莫闲也渐渐明白,这是得益于他的砍柴功,所谓符箓不过是从一方面抽象,以符合天道,他如果不修砍柴功,不会在意识形成符箓的印象,符箓不过是具体的抽象而已,如果金丹修士也修了砍柴功,也会发现他的金丹之上。出现符纹,这不过是金丹道韵的抽象。

    莫闲自己以黄庭之道为基,结合砍柴功,还有诸多绝技。逐渐形成自己的体系,他的境界在缓慢提升,令他感到惊喜的是,多日不动的阴阳炼体术居然开始松动,这是怎么回事。他虽然知道,阴阳之气能令他的炼体术提升,但他并没有锻炼啊,他有点想不通。

    虽然提高的很少,他本身已有六龙虎之力,提升的也只是半只虎的力量,他完全没有想到,要不是他的黄庭之道对身体越来越敏感,在静定感受到自己力量比前日稍加增长,连接数日如此。他都不知道是什么提升了他的力量?

    难道南疆有什么特殊之地,他将自己所作所为细细思考,甚至将一个月来所作所为细细对比,发现自己和以前一样,根本没有什么特殊,他将各种因素一一排除,最后根本没有得到什么,他叹了一口气,自己的知见还是不足,只得将这个疑问埋在心里。

    众人顺着灵脉向前。莫闲陡然发现,有人偷偷跟着他们,莫闲传声给众人,仲凯看着莫闲。似有所思,他已多次发现,莫闲似乎比其他人能先发现一些细微处,开始以为这是碰巧,后来次数多了,他也习惯了。这次陡然想起,这很不正常,他恐怕的什么独特的方法,他不好问莫闲,毕竟是一个人自己的秘密。

    仲凯想了想,蹲下身,手轻拍地面,他施展一种独特的方法,利用地脉来探测周围情况,这是他深入物性后一种方法,这是他的指物化宝术的附产品。

    果然发现后方偷偷跟着两人,这是何人,看他们的衣着,好像不是南疆土著。

    正在思索期间,前后左右又来了数人,众人陷入包围之,但他们没有现身,几人得到莫闲的提醒,除了曹光和燕天运功行不足,没有发现端倪,其他人都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,人员比较杂,有和尚也有道士,甚至有书生打扮的人,而且功行不一,最低的只有筑基层,最高的有金丹层。

    莫闲他们对望了一眼,子渊高声叫道:“不要躲了,朋友,出来吧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喊,周围一阵响动,高高低低出现了十八人,他们之间,形成一个阵势,隐隐之间互相呼应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仲凯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什么人,你们不必知道,我们只求财,各位道友,把你们身上乾坤袋交出来,我们马上走。”当头的和尚说。

    “原来出家人也会打劫,看你们也是有修为的人,居然做这种事,你们如果现在走,我们也不会追究。”燕天运不把对面的人放在眼,他虽然修为低,但几个师兄都是高手,所以说话也有底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大,不用跟他们废话,他们以为自己身手高,看不起我们,杀了算!”书生模样的人手扇子一摇说。

    “不对,他们摆的是十八天魔阵,他们就是修行界谁也没有见过的十八天魔!”子常突然说,他的话一出,对方哈哈大笑:“本来还想留你们一条狗命,现在你们想活也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十八天魔,来历很神秘,从来没有修士见过他们的真面目,十八人一齐上,据传说,是十八天魔阵,但既然没有人看过他们,他们的名声是如何为修行界所知?

    莫闲眼睛一眨,想到了一个问题,其必定有诈,他们看起来是散修,但莫闲却不这样看,看他们进退有致,不太符合散修。

    散修五个好友这间也许会配合,但十八人就比较难了,而且,僧俗道都有,组合也奇怪。

    “合阵!”老大一声吼,头顶上出天魔幡,幡然一过,十八人手出现法器,气势上和天魔幡合为一体,不对,不应该是天魔阵,虽有一种极其惨烈冲霄而起,众人脸色变了,开始还看不起他们,现在好像修罗附体一样。

    莫闲将手一指,一道火柱从天空而落,而敌方老大将幡然一摇,刹那间,十八人开始动了,快的如闪电,一个虚影冲霄而起,现出六臂首,手金刚剑一摇,居然硬撼从天而落的火柱。

    金乌啼叫声,无数太阳真火居然被一剑斩灭,莫闲是第一次太阳真火被破。

    莫闲灵光一闪:“不是十八天魔阵,而是修罗战阵!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莫闲,你很聪明,不错,是修罗战阵,此阵就是元婴修士落入其,也是一筹莫展,你们认命吧!”老大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谁,认出我莫闲,天下只有一个门派,也就是阎罗殿几乎人人认识我,你们是阎罗殿的暗手!”莫闲冷静地说。

    他的话一出,敌方十八人脸上露出诧异之色,他们没有想到,真实的身份被莫闲看破,莫闲刚才就怀疑他们的身份,因为十八天魔既然没有人知道,因为知道他们的人都死了,那么十八天魔居然大名鼎鼎,这就奇怪了。

    除非有人故意散布这个消息,个人几率很小,那么就是一个门派,那是什么门派,特别是他们排出修罗战阵,修罗,是佛家六道之一,那么很有可能是佛家门派,一般佛家门派不太可能,因为修罗战阵要求很严格,实质上来说,是一种军阵,要求纪律严明,相互之间要求心灵相通,才能发挥最大作用。

    这一点,一般门派做不到,因为莫闲的太阳真火居然被修罗虚影所破,莫闲知道自己的太阳真火的威力,而这十八个人,最高不过相当于金丹层次,居然挡住了太阳真火。

    其后,他们又认识莫闲,莫闲根本没有见过他们,这下有很大可能是阎罗殿人。

    “莫闲,你认出来又如何,你们死定了,修罗战阵不出则已,一出之下,不见血不回!”老大淡淡的说,猛然大喊到,“踏天路!”

    一句出,十八人一瞬间身影一幻,齐齐踏出一步,地面轰的一声,声音未落,一股冲天剑气而起,修罗虚影手一挥,剑气下沏,曹光大吼一声,纯阳剑丸化着冲天剑气迎了上去,轰的一声,剑气乱溢,一道道光影亮起,想抵消剑气余波,只听到哧哧的声响,剑气已穿透燕天运的护罩,在他的臂膀上留下一道血印,他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地面已翻起条条剑痕,而在对方十八人那里,乱溢的剑气却无声无息的消散了。

    到莫闲一见,心一紧,从这一剑看出,修罗战阵的确提升了敌方战力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,这样下去,今天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“大家注意,由我和莫闲防御,我们人布成两个才阵,我居央,子渊和仲凯负责进攻,跟着我的指示,站位!”莫闲耳力传来了子常的声音,这是他传音指示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立刻按他的指示,迅速变换位置,形成两个才阵,围着子常,像一个哑铃,其他人不知道,只有子常知道,他实际上布置的是一个才阵阵,以一个才阵为天,另一个为地,他居央。

    在他的指示下,众人法力开始混流,形成一个虚像,好似一个人在央,头顶上是旋转的星流,脚下是坚实的大地,而对方眼却露出讥笑之色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和飞哥爱小秘打赏100起点币,八景宫_太清、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,在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