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方是在讥笑,战阵之术虽属于阵法,但讲究的是一个配合,修罗战阵,阎罗殿找了许多方法,甚至幽冥教主亲自出手,才使十八心意相通,形成类似他心通的技巧,这才保证战阵完美的运行,而子常却是临时布阵,人员根本没有经过训练,肯定破绽百出。

    众人耳边传来子常的声音:“仲凯道友,由乾向临返归妹,子渊师兄由坤向蒙返小过,两人同时出手,莫师弟由小畜向家人返回同人位,撑起防护……”

    子常发出指令,众人身形开始幻化,天地始合,如日月经行,仲凯的铜钱剑和子渊的追风剑祭起,铜钱剑一出手,铜钱眼如小千世界一样幻化,形成浩浩荡荡的空间流,无数世界幻影如水一样冲向对方,这是平时仲凯几乎不能做到,但在阵势的作用下,剑幻化成无数空间幻像,而追风剑却如一阵清风。

    两种不同风格的攻击轰出,修罗点阵的十八人几乎一条心,心灵相互构成心网,念头一动,其他人就得知,心网之间只是一转,飞起几件法器,与无数空间和清风相比,好像弱得多,偏偏他们法器像知道铜钱剑和追风剑的轨迹一样,正好切入两件法宝的空间,一声轻响,空间消退,清风现形,如此猛烈的攻击,对方只是轻轻一击,随即对方法器分成四组,像风锥一样,从四面杀来。

    莫闲头顶上出现了龟甲,黄光蓬勃,众人法力注入,黄光在子常的法力引导下,与子常的四象阵旗纠缠到一起,形成漂亮的阴阳鱼。

    旋转着消去四方袭来的法器,莫闲感到四方来袭的法器是如此重,就是法宝也没有这种威势,莫闲心一突,他知道。并不是法器强大,但对方显然抓住了己方弱点,要不是这样,自己根本不可能是感到压力。

    好在他**强大。还顶住,而子常却脸一白,第一次交锋,他们吃了一些亏,对方个体明显弱于他们。却在交手压倒了莫闲等人。

    对方幡一起,在莫闲等人眼,好似化作一条恶龙,发出龙吟之声,大口张住喷射出红莲业火,如雾似的,爪子抓向众人。

    纯阳剑气起,曹光的剑丸出,冷凛凛将周围一切相斩灭,刹那间。众人眼的恶龙消失的,铜钱剑和追风剑直落对方。

    对方也浑然一体,好像一个人一样,红莲业火却正好把握住件法宝之间那极少的不一致,件法宝一僵,铜钱剑和追风剑光华一暗,已然受到红莲业火的侵蚀,仲凯和子渊不由自主同时一收法宝。

    随即两人醒悟过来,不应该收法宝,但已经迟了。而纯阳剑丸轰然击那幡,纯阳剑丸纵是利害,曹光的功行太低,差点没有控制住。急忙收回,对方的红莲业火已然烧到,子常身体一晃,一口血咽下了肚,他的四象阵旗一阵明灭,多亏莫闲的龟甲不惧红莲业火。就是这样,他身居人位,大部分伤害由他承受。

    对方哈哈大笑,阵势幻化,转眼之间,一根宝杵出现在修罗战阵上方,只完全是由阵力所显,带着数十丈长的宝光轰然而下。

    不好!莫闲和子常的旋转状宝光上迎,一声巨响,莫闲只觉一股巨力压下,幸亏他已具六龙虎多的力量,黄光大盛,终于架住,而子常的四象阵旗,其朱雀旗红光一闪,朱雀影现,悲鸣一声,散作光点,而朱雀旗表面却出现了一道豁口,彻底报废。

    子常脸色苍白,一口血喷出,阵势虽没有破,已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莫闲此时已成功进入到一种特殊状态,那是一种空明的状态,眼底又展现出符箓,多种思维在他场化的思考器官迅速生灭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,自己一方绝对处于下风,对方十八人完全融为一体,心灵相通,而己方虽然也布置了战阵,但仓促而战,之间还靠子常传声移动,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,在他的眼,对方已完整结成一个符箓,那个符字他不认识,但心却明白,那是战字。

    对方各人之间,好像有相应的连线,莫闲好像知道,这是他们的心灵连线,在这种状态下,他的思维已超过正常人百倍千倍不止,所有念头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对方的头也很意外,想不到莫闲的黄光如此厉害,能抗住他们战阵的全力一击,当子常吐血,他大笑:“到此为止!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一道剑光又开始出现,十八个人气机连在一起,不仅没有削弱,反而相互为补,调动天地威能,化为修罗战阵,手执金刚王剑,就要发动新的攻击。

    莫闲灵光一闪,抓住了一个念头,一面镜子从他身上冉冉升起,正是大千因果业力镜,一道清光罩住他们,这面镜子他们有些熟悉,莫闲已经好久没有动用此镜,有此镜在身,可以躲避一般高手的推算,但此镜的功能远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此镜最大作用,却是将对方业力提前发作,佛教有言,神通不及业力,人在世间,不可能没有业力,善业恶业,推动人的轮回,而对方十八人,肯定有恶业在身,因此,镜光一到,业力提前发作。

    对方首领陡然发现,前面的人已经不见,一个个被告他们杀害的修士突然出现在面前,他一愣,恍惚间,忘记了正在战斗。

    “你们已死,身前我敢杀你,死后也一样!”他狂叫着,念头一转,修罗战将的金刚王剑就要劈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,一瞬间,另外十人已陷入此,各人心思不一,一片嘈杂之音在心灵深处泛起,思维一刹那不统一了,修罗战将陡然间分崩离散。

    莫闲人之,已有四人陷入绝望之,见对方修罗虚影举起金刚王剑,拚命将法力向自己的法宝注入,各自法宝已飞出,根本没有考虑什么阵势,一句话,阵已破,想抗住这一剑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对方像就要魔怔一样,修罗战将的虚影已然崩溃,莫闲已经收了龟甲,他是知道情况,口一张,阴符剑喷出,银光一闪,直接刺向首领,首领见被杀死的人出现在面前,心已模糊,陡然,一道寒意彻骨而来,打了个激灵,陡然清醒,大吼一声,天魔幡一卷,将莫闲的阴符剑卷住。

    莫闲的阴符剑就是差一点法宝也要斩断,天魔幡居然将他们剑裹住,宝剑挣脱不出,要知道,莫闲炼阴符剑是按照剑仙的要求而炼,基本上做到了一剑破万法,居然被他用天魔幡裹住。

    莫闲不等他完全清醒,身体一晃,已经出现在他面前,一拳打出,这一拳集了莫闲的武道,在六龙虎之力推动下,空气发出一声暴响,一道红光现,空气直接被撕裂,打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修罗战阵已破,但还是有余波护身,但在这一拳面前,连抵挡的时间都没有,人已招,当时胸腔如纸一样,整个胸腔前后相贴,被这一拳打得完全凹陷下去,胸所有器官都已辨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只是金丹,不是元婴,**一损,根本不能活下去,莫闲手一牵,将他头上的幡一掠,身形一闪,便已自归位。

    幡展开,阴符剑飞去,对方还沉浸在旧日杀戮之,阴符剑一掠,一个人头颅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众人都不自觉攻击,法宝各自发出光华,仲凯的铜钱剑的钱眼放出一个个方形的光圈,只往身上一套,人一跳,便成了干尸。

    而子渊的追风剑似一阵清风过境,敌人的头颅倒自掉落;谢草儿的鞭子出手,霹雳一声,一个人飞起,口鲜血像不要钱的喷出,死尸摔在地上;曹光的纯阳剑丸化作冲天剑气,砍瓜切菜一样;燕天运的烈焰剑一溜火光,一个人便翻身倒地。

    倒是子常没有出手,他身负重伤,现在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看出来那口镜子是关键,修罗战阵只要杀掉对方几人,不攻自破,对方现在好像在梦,根本没有反抗,甚至带着恐惧之色,眼睁睁地被杀。

    莫闲镜子一收,敌方已经全部清除,众人才如梦初醒,一齐看向莫闲:“莫师兄,这是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莫闲说:“我这面镜子本来得自阎罗殿,你们可记得,当初我们去荡天山,破除黑地狱,我是在那里得到它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众人知道了缘由,他们没有深问,因为既然归于莫闲,个自有玄妙,那是人家的秘密。

    子常喘了一口气,说:“我需要养伤,你们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什么时候大碍,子常师兄,我们干脆休息几天,莫闲师兄有没有上好的丹药,快给子常师兄服下!”谢草儿说。

    “有,伤丹我这里有,这次多亏了子常师兄,想不到,阎罗殿还藏着这么一个杀手。”莫闲取出丹药。

    子常服食过丹药,情况好得多,活动了一下,说:“我们还是趁早走,此地不可久留!”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黎家大少爷打赏,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