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道友既然信任于我,我一定将你的东西送回华阳宗。◎,”商洛发誓,“苍天有鉴,商洛一定将东西送回华阳宗!”

    玉离子见他发誓,脸上露出笑意:“多谢道友,如果道友有事,华阳宗一定相助。”

    毒气已经侵入全身,全身血液和内脏都已败坏,玉离子叹了一口气,要不是他是一位修者,恐怕已化身血水,就是这样,也坚持不了多久。现在气一松,立刻陷入昏迷之。

    商洛长叹一声,现在自己尚受到蛊神宗的追杀,看着玉离子化成了血水,将东西收好,他会到华阳宗,但目前不行,他要找到圣女蓝欣儿。

    蓝欣儿身边聚了不少人,这些人都是当日逃走的,有炼气层,也有筑基层,甚至有二位是蛊丹高手,一时间此处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莫闲依然在教导巨南,巨南现在相当于炼气层,但他的精神力很强,远超过他的其他方面修为,他不仅修炼蛊术,还修行其他巫术,他的战力远比一般同境界的强,甚至有些筑基修士都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开始有人看不起他,但几番较量后,就连蛊丹高手也赞叹,认为他是少有的战斗型修士,莫闲与两位蛊丹高手相处不错。

    开始他们是看在蓝欣儿的面子上,毕竟莫闲救了蓝欣儿,但几经试探,两位蛊丹高手也心悦诚服,因为他们看不出莫闲的深浅。

    两人也不保守,对巨南的问题总是有求必应,因为他们看出蓝欣儿看上了巨南。而且。莫闲说过。巨南将掉入蛊神宗,等于是自家人。

    莫闲闲来也和他们探讨一些蛊道的秘密,虽然他没有修炼蛊术,修行上面,还是专心一点好。

    莫闲在无事之间,将朱蟾剑炼化,他用的冰魄元磁剑,因为他答应过冰母水月仙姑。替她重建冰魄宗,冰魄元磁剑作为信物将传承下去,所以他不会炼化冰魄元磁剑。

    他缺少一件兵器,正好者商死在他手上,朱蟾剑落在他手上,剑有朱蟾的精魂,剧毒无比,他虽然炼化朱蟾剑,但他还是喜欢将其作为一件兵器用。

    蛊神宗进犯了几次,但都被他们打退。山本身无名,但渐渐有了一个名字。叫蛊神山,意思是蛊神宗已经搬家,这里才是正宗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也在此处布置了大阵,不同于常规阵法,阵既有一般阵法威力,但有蛊虫相助,人陷入阵,蛊虫如云,纵你是神仙,也要吃亏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想到,在蛊神宗这些人手上,蛊神山居然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内,成了气候,他所住的山峰的旁边几峰,都被他们开辟了洞府,当然,不能算是洞府,只能算是山洞,现在蛊神山虽然不能算是铜墙铁壁,但就是来两个元婴修士,短时间内也不能攻下,何况,蛊神宗在外不愿投降的人,还在不断增加。

    蛊神宝,已有二宝在此,蛊神银和万蛊鞭,只有一宝在外,就是镇蛊印,据说,镇蛊印被一位蛊丹级长老商洛带走,下落不知,而蛊神宗却一宝也没有,这越发使蛊神山的流亡者认为,自己才是真正的蛊神宗,而现在蛊神宗的那些人,要么是被迫,要么是叛徒。

    他们也有精神领袖,那就是圣女蓝欣儿,她是一个核心人物,而此时蓝欣儿正在莫闲的洞。

    蓝欣儿从开始对莫闲不以为然,到后来发现自己看不透莫闲,态度也发生极大变化,对莫闲传授巨南的法术也是极感兴趣。

    莫闲近来和两位蛊丹高手相交流,加之他得到布音加的蛊术秘法,虽没有修行,但凭他的眼光,对照佛道的修行,还有他是妖身,结成玄牝妖丹,他的见解很深,远不是蛊神宗那些长老所能比拟。

    现在蓝欣儿总算明白,巨南修行的蛊术是怎么回事,也知道了巨南是怎样启灵的,巨南精神力无比一般人强,这不是他天生异禀,而是老巫师的杰作,不过这种杰作花费的代价太大了,要不是莫闲一枚化异丹,弄不好巨南控制不住庞大的精神力,后来又服用五毒丹,不但力大如象,而且也修了武道,在佛教,可以算是护法一类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先生,蛊道修行,借蛊虫而改变自身,九转淬炼自身,身体强壮无比,比起龙虎金丹如何?”蓝欣儿问。

    “蛊道修行,的确是奇想,借蛊虫之毒,而淬炼自身,淬炼完成,进入精神修炼,从而成就蛊丹,而龙虎丹法,则借助天罡地煞熬炼自身,两者有相似地方,都注重身体和心灵的修炼,两者各有其长。蛊道天然带毒,可以借毒来防身杀敌,也可借蛊来御虫是其优点,但修炼过程,淬炼身体弄不好,便会毒发,修行过程,半数死于途,说长寿,却比不过龙虎丹法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两者孰强孰弱?”

    “法只有适合的人,没有强弱之分,修行远不止这些。”

    蓝欣儿不再纠缠谁强谁弱,见巨南在削木箭,便又问到:“先生,你教巨南巫器之术,和法器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巫器和法器实际是同一种,法器由巫器发展而来,你们蛊神宗的宝,说是法宝,更接近巫宝。”

    “你教巨南巫器,我见他这几天都在削木箭,这是干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我让他熟悉物性,巫术之,经常会应用一些树木、骨骼及妖兽身上之物,用心神洗炼,我并不精通炼器,但也知道,利用物体之性,可以很好发挥物的作用,他炼的只不过是皮毛,他用的木料物性很弱,我要他制作木箭,不仅是洗炼,实际上也是赋予物性,巫术这点很擅长,你那天的箭,品质并不好,物性并不纯,如果不是这样,恐怕你也不能活下来,同样,有相神魔,以人的骷髅头为原料,洗炼后,经过祭拜,摄取空飘渺的魔念,自己再借这种念头而形成有相神魔。”

    “有相神魔,本是我门的一项秘技,听先生这一说,应该是这样,先生来南疆,不会为了巨南而来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来南疆,是因为迪崖岭将要出世,我是来碰碰运气,正好见到阎罗殿在巨南部落恶行,出于怜悯,才收了巨南。”

    正在说着话,莫闲向外面的望了一眼,好像目光透过层层山林,眉头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蓝欣儿见莫闲的表情问到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一个人,好像是蛊丹层次,就他一个人,看来,投奔你的可能性比较高!”莫闲沉吟到。

    听到莫闲这么说,蓝欣儿起身,向莫闲告别,她还没有出门,声音已传来:“此处可是圣女蓝欣儿所在,商洛求见!”

    一听到商洛,蓝欣儿大喜,快步走出:“是商长老么?”

    莫闲不再关心他们,巨南已将木箭削好,莫闲看了一眼,说:“这枝箭有所进步,你洗炼已结束,在箭头和箭柄上面刻上巫符,刻画时,精神集,集成灵光在其内,你继续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先生!”他又认真的刻起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蓝欣儿带着商洛走了进来,毕竟是莫闲最早在此开辟洞符,莫闲站了起来,手一拱:“莫闲见过道友?”

    商洛回礼,蓝欣儿在一旁简要介绍了商洛,商洛也说:“多谢道友救了我们圣女,听圣女说,道友非是南疆人,而是大安人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是大安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大安人,不过数十年前,入了南疆,拜入蛊神宗,我的道侣是蛊神宗的人,不幸在这次事迹,以身殉道,我带来了镇蛊印,我与阎罗殿有杀妻之仇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莫闲说:“道友节哀,人死不能复生,这都是阎罗殿作的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阎罗殿有杀妻之仇,一定助圣女平定叛乱,道友即是大安人,道友可认识华阳宗的人?”

    “认识,有什么时候事?”

    商洛将路途之上,遇到玉离子的事一说。

    莫闲听到玉离子全身化为血水,只了一刀,心一怔:“道友可曾见过使刀之人,这像化血神刀所为?”

    “化血神刀?没有,不过听玉离子道友说起过详细过程。”商洛一惊,心也起了贪欲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下的手?”莫闲说,商洛感到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是一群妖怪。”商洛将他所听的事全部说出,莫闲一听,是一如妖精,而且为首的是一个女妖。

    莫闲又问了他最初是在什么地方,商洛虽知道的不多,但也和盘托出,从他的叙述,莫闲脑渐渐完整起来。

    十有**,是度树山的鬼车,上次莫闲去取桃木时,她还没有化血神刀,现在居然有了,让莫闲皱起眉头,不过,也有可能不是,毕竟商洛得到的毕竟是两手印象。

    莫闲表面不动声色,暗和本尊联系上,将听到的一切,都传给了本尊,如果是鬼车姥姥,那么他就当心了,鬼车出来了,并且到了人族之,是不是她来到这里,听到了什么消息?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八景宫_太清、秋之神光、大千古佛、黎家大少爷打赏,我要穿越混沌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