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仅是莫闲,其他人也觉察到异样,他们的身体也在缓慢增强,这是由子渊首先发现,虽然极慢,但素质在增强。

    修士进入修行后,身体增强是应该的,但有个限度,只要不是炼体士,身体相对普通人来说,已是极强,但做不到刀枪不入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服食过五毒丹,身体已远远强于一般修士,凡间的刀枪基本上对他们无效,身体光强度和力量,在世间武林来说,已是横练功夫大成的表现。

    自从那以后,身体素质就停滞不前,不料在这里,身体素质得到进一步提高,甚至比莫闲还要快,这不奇怪,两者之间,基础不同,莫闲的身体是一个湖,而他们只是一个小水塘,从绝对量上来说,莫闲因为有炼体术,高于他们,但对身体的提升,却不如他们。

    “奇怪,我们也没有对身体方面进行锻炼,却发现身体的力量在增长?”子渊说。

    其他人经子渊提醒,纷纷闭目内视自身,一会儿后,睁开了眼睛,点头称是,仲凯突然说:“是不是受到什么影响?我们找通天坑,难道这是迪崖岭出现的先兆?传说迪崖岭现世,波动甚大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。”莫闲说,他隐隐觉得这是一次机缘,迪崖岭出世,必将引起气机波动,世间一切,都是阴阳的体现,他进一步把握了阴阳炼体术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通天坑离我们不远了,不然。我们也不会如此,想不到,迪崖岭出世,还有这个好处!”仲凯说。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。几人立刻精神来了,纷纷起在天空,向四下观看,在前方数十里外,地面出现了一个大坑。不仅如此,漩涡一样间,升起缕缕灰气,变幻成青白二气。

    白气上升,而青气下降,间似乎含有天地至理。众人一见,不用仲凯说,他们也知道,这应该是通天坑。

    众人大喜,数十里的路。众人飞行,不一会就到了,越到近前,莫闲越感到自己的阴阳炼体术运行越快,他明白了,这就是阴阳二气,万物无非阴阳,对立而统一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通天坑边,还没有其他人来,众人都是小心之辈。没有冒失往里飞,莫闲抛了一块石头,想看看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石头刚到间,阴阳二气化作电火缠绕上来。眼见着石块迅速缩小,大量的阴阳二气冒出,如烟似雾,不一会,石头便不见了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虽然听说过阴阳二气的厉害。但眼前一幕,还是让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“阴阳二气名不虚传,如果能收阴阳二气,倒可以炼制乾坤一气瓶。”仲凯说着,在乾坤袋翻了起来,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承受阴阳二气。

    仲凯对法宝情有独衷,迅速翻出一个晶莹的玉瓶,口念咒,瓶子冲出一指粗细的青光,青光一见到阴阳二气,迅速消融,但也带回了部分阴阳二气。

    莫闲认了出来,这是后天神光。仲凯满脸兴奋,虽然消耗了部分后天神光,但源源不断的先天阴阳二气比他的后天神光强得多,这绝对合算。

    不一会,他手瓶已重如山岳,听到一声轻微的破裂声,他脸色一变,当机立断,切断了阴阳二气,手神光现,把瓶子封印起来,而且不是一道,而是九道封印。

    做完了这一切,他说:“各位道友,我先去闭关,得好好将此炼制一番,失陪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仲凯便向附近一峰飞去,开辟了一处洞府,并将洞府隐藏,进入洞府,他炼宝去了。

    剩下人,眼看着阴阳二气,却没有办法收取,莫闲心头一动,说:“我们有神石,虽然是后天阴阳气,但可以感招先天阴阳,不如趁此炼成神通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子渊说:“大善,阴阳遁、阴阳一气擒拿手等都可以炼。”说完之后,飞身而起,落到另一处,取出神石,注入法力,神石亮起,如同磁石一般,通天坑阴阳二气被他手神石感招,他盘坐在地,阴阳二气逐渐按一定轨迹交缠在一起,化成一个手形,混成灰色,他不断地抽出极其细小一丝,由鼻孔吸了,出了一会,又吐出,又吸入,逐渐纯化,一口气重复九次,才融入**。

    其他人一看,分别占据一处,开始修炼神通。

    莫闲心生出一丝后悔,早知道就让化身来此,罢了,等会儿想想办法,现在先修炼阴阳一气大擒拿手,这是先天阴阳,如果修成,威力巨大,对护道很有利。

    转眼天过去了,燕天运首先吃不消了,他的阴阳一气擒拿手算是成功,但要吸取阴阳气息越多,威力越大,但先天阴阳气对**要求极高,他再吸下去的说,对**将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,他收功了。

    他纵起遁光,也到了仲凯所在那座山峰,开辟了一个洞府,虽然神通初成,体内阴阳二气还需要温养打磨。

    接着是曹光,再过了一天,谢草儿、子常也离开,在他们离开后半天,子渊也离开了,开辟洞府,温养阴阳二气。

    在子渊站起来时,诧异地看了一眼莫闲,他发现莫闲吞吐的远比他粗,随即恍然,莫闲说过,他修炼过炼体术,身体承受力较强,便不管莫闲,自去开辟洞府。

    莫闲吞吐阴阳二气,逆转成一,阴阳一气大擒拿手已经差不多了,这与他的功行也有关,他在半日后站起身,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,他眼放出精光,突然一步迈出,直接迈入通天坑。

    他要用阴阳二气打磨他的身体,他迈入通天坑,悬在半空,他已经具有六龙虎多的力量,他还是很小心,这一步这是在外围,并没有进入心,浑身闪现出一种特有光焰,心法都不需要他运行,直接运行起来,一股剧痛传遍他的全身,渐渐的他适应了。

    肌体的细胞好像久旱的禾苗一样,充分舒展开了,一股股阴阳化为火焰和水流,围绕着莫闲,莫闲就像孙猴子进入老君八卦炉一样,无数的痛苦一波接一波,他自己不觉得,他的身体在不知不觉飘到了心,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身上痛苦减退,浑身骨骼一阵暴响,如同炒豆一样,他睁开了眼,身上的力量已经上升至九龙之力,层炼体术大成。

    在适时间内,他不可能上升得太多,就是阴阳气再多,结果也一样,身体必须适应很长时间,慢慢积累,等到下一次,最起码十年以后,莫闲无缘无故的脑出现这一种想法,他叹了一口气,这次是迪崖岭出世,才有这个好机会,下次不知等到什么时间,就凭他现在九龙之力,遇上化神修士,也足以不惧,虽不能战胜他们,但对方要伤他,难度也不小。

    他悬在通天坑的上方,他的阴阳一气大擒拿手也大成了,他无意间往体内一扫,发现一些不对劲,急忙内视,发现无间祭坛在吸收阴阳二气,并不是用于献祭,而是归入祭坛上的大鼎之内。

    他心念一动,祭坛现于他头顶上,海量的阴阳二气归入鼎,大鼎之内,似无形似有形如水似的一层薄薄的,这是先天阴阳二气,想不到,无间祭坛上的鼎有这个作用。

    随着他加大吸力,通天坑上阴阳二气渐渐稀薄,到后来,根本不能吸入鼎,他无奈之下,将祭坛重新归体。

    还有稀薄的阴阳二气,他回到通天坑边,灵光一闪,鼻吐出一道白光,阴符剑现,阴符剑是他早期所炼,虽然用材较好,而且请炼器师精炼,但毕竟当时眼光不高,而且又合上肺神,在肺温养,品质虽有提升,但提升很慢,他看到稀薄的阴阳二气,阴阳二气可以消磨万物,但又可以生成万物,他干脆借此二气淬炼他的飞剑。

    要是阴阳二气浓郁,他不敢将他的阴符剑放在阴阳二气淬炼,如果宝剑受损,会连带他的肺神受损。

    他的阴符剑在稀薄的阴阳二气淬炼,肉眼看得出一些杂质被淬炼出来,就这样,又是一天一夜过去了,燕天运终于出关。

    “哈哈,想不到我燕天运也能炼成阴阳一气擒拿手,真是造化!”燕天运大笑。

    他一眼看见莫闲还盘坐在通天坑,他一惊:“莫师兄,你还在炼,不对,你在淬炼宝剑!好主意,我也来淬炼法器。”

    他亮出他的烈焰剑,烈焰剑飞起,投入阴阳二气,莫闲摇摇头,这个燕天运,不问二十一,就敢把烈焰剑投入,不过,他的运气不错,要是他提前出来,看到自己在阴阳二气淬炼身体,是不是也投身阴阳二气之,那可就乐子大了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真修真行和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八景宫_太清、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,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