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天运也学着莫闲淬炼宝剑,你别说,真的有效果,他洋洋得意,随着出关的人越来越多,一个个也将相应的法宝之类,送入阴阳二气,只到子渊出来,弄清楚事情真相,子渊说:“你们真大胆,居然敢这样做,要是阴阳二气再浓一些,你们的法器之类,恐怕会整个被阴阳二气所吞没。  ”

    莫闲笑着说:“我就是看阴阳二气稀薄,才想到这个主意,我的阴符剑也需要提升一下,不然它跟不上我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子渊刚想问阴阳二气怎么这么稀薄,山峰之,忽然出现一道冲天宝光,上冲云霄,引起一阵元气动荡。

    乾坤一气瓶终于被仲凯炼出来,看它的气势,绝对不凡。

    冲天宝光一起,引起方圆百里内注意,莫闲眉头一皱,东北向来了一道遁光,一个头戴鼠冠,身披战甲,御着一道红光的人来了,正是毘羯罗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迪崖岭在什么地方出现,他一方收服着南疆势力,一边寻找。

    突然,前面一道宝光冲天而起,他看得出,此是宝物,就不知道是有人炼宝,还是宝物出土。

    他一纵遁光,向这边来,他现,还有一道遁光,看来,别人也现了。

    那道青光也突然加快了度,当然不能让别人占先,他的脚下红光顿时暴长,变成惊天长虹,直向宝光所在地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莫闲等人见到宝光上升。,知道不妙,纷纷收了宝物,飞身而起,落在仲凯的洞府前,子渊禁制出手,一派圆形光幕升起,想隔绝宝光,但根本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众人看见一道惊天长虹飞投射过来。毘羯罗一来就现莫闲等人,对方六人已布置禁制。他产生了误解,以为他们现了什么宝物,他又与莫闲有仇,当然不能任他们如意。他一到,二话都没有说,手起处,钴宝轮出耀目的红光,轰隆隆地打向禁制。

    禁制光幕波动不已。居然抗下一击,这点倒出于他的意料,他看出下面几人最高的功行不过金丹,他的境界最起码高一个大层次,而且,使用了本命宝物。

    他脸一沉,手往北方一伸,北方天空,顿时梵音缠绕,一座银山上刻无数的佛陀和菩萨。泛着无尽的佛光,出现在天际,一入目,众人顿觉无尽梵唱充斥整个听觉,似乎听觉被剥夺,山还没有到,那股气势让人心无由地生出绝望之情。

    钴宝轮又一次落下,这回啵的一声,禁制破碎,钴宝轮轰然落下。莫闲上前一步,一拳击出,九龙之力激荡,一拳破开了一切。将钴宝轮击飞。

    居然以**硬接毘羯罗的本命法宝,毘羯罗眼露出了凶光,作为阎罗殿十二大将之一,他本身就擅长金刚不坏之身,他的金刚之体,甚至可以抗击法器。但也做不到莫闲这么轻松将他的钴宝轮击飞出去而自身不受伤害。

    他手往下一挥,银山已到上方,带着漫天佛光,向莫闲等人镇压下去。

    莫闲头一抬,张口一吼,巨鲸歌,低沉的音波连光波似乎都粉碎,这也就莫闲能出,真正越了鲸妖所施展,无尽的能量轰在银山上,刹那间,强光起,众人只觉眼前一片光亮,什么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巨大的冲击力不仅粉碎了银山,还浩浩荡荡冲向了天空,空的浮动一扫而空,毘羯罗脸色一白,这是他第一次受伤,不是被莫闲击伤,而是因法术被破而受了些反噬。

    他身影一下子没有了,曹光的纯阳剑丸化着冲天剑气已扫到,但却斩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毘羯罗以心光遁法,躲开了纯阳剑气,凭他之能,也不敢让纯阳剑气沾身,好在曹光功行尚浅,不然凭纯阳剑丸能破一切相的功能,估计他也不能讨得好。

    纯阳剑丸一出,他一惊,纯阳剑丸简直是佛家的克星,他猜得没有错,当初纯阳剑丸就是为克制佛家功法而炼,想当初,这里可是佛教圣地,千仙人进入此方世界,留下不少克制他们的法宝,但随着时间流逝,佛家也借鉴道家功法,许多法宝都不知去向,只留下二件宝物,一件是天一剑,另一剑就是纯阳剑丸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怦然心动,如果将此剑抢到手,就是得不到那件宝物,也是值得。

    想到此,从他的脑后,伸出了一只巨手,暗红色,越到心,越是红亮,这是他的暗日擒拿手,不仅是暗日擒拿手,莫闲甚至现,间有分光捉影手的韵味,分光捉影,是道具家一门绝技,专门对付法宝之类,可以分开宝光,捉住对方法宝。

    大手一出,只向天空的纯阳剑丸拿去。

    见他使出暗日擒拿手,莫闲也使出了阴阳一气大擒拿手,黑白大手一出,阴阳二气似灭世大磨一样,两日大手撞在一起,都保持不住手型,轰的一声,空响起惊雷,巨大冲击波生成,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论功行,莫闲绝不是毘羯罗的对手,但他的阴阳一气大擒拿手由先天阴阳二气所成,在基础上比暗日擒拿手高出一筹。

    在冲击波生成的同时,曹光现情况不妙,急收剑丸,剑丸归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余下几人法宝带着灵光,击向毘羯罗,追风剑起清风,淡淡似风轻烟,而谢草儿手又出现那根鞭子,泛起冲天灵光,一鞭向毘羯罗打去。甚至连燕天运的烈焰剑也化作一溜火光。

    毘羯罗见此,身体又是一晃消失,诸般宝物打了一个空,众人收回了法宝,毘羯罗又出现在原位,嘲笑着:“你们以为就凭你们几个,最高功行不过金丹,以为凭借法宝之利,就可以战胜我?”

    此时,宝光已收敛,从洞走出一人,手上托着一只玉瓶,玉瓶之,宝光隐隐,毘羯罗无由心起了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他正是仲凯,瓶是阴阳二气,他的法宝乾坤一气瓶炼成,看见毘羯罗,他笑了,对方高于他,这一点他看得出,不过,他相信手的法宝,炼成之时,宝光散出,虽没有引用天劫,但也远一般法宝,是仲凯的得意之作。

    仲凯一出来,看见这种阵势,哪里还不明白,手玉瓶祭起,玉瓶在天空之一个翻转,瓶口向下,青白二气相互纠缠,一下子就罩定了毘羯罗。

    毘羯罗心陡然毛骨悚然,不好,他的身影变淡,接着又变明,乾坤一气瓶生出一股大的吸引力,一下子拖住他,向瓶投去。

    仲凯脸色一变,瓶口陡然对准一处空白,那个地方一阵波动,又出现一个毘羯罗。

    原来,他急切之间,留下一个幻影,乾坤一气瓶只收了一个幻影。

    但幻影之,已有他的气息,所以乾坤一气瓶便自动地锁定了他,他用心光遁法刚现出,乾坤一气瓶便指向他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这么倒霉过,那个幻影已经消失,并不是他主动让他消失,而是一入乾坤一气瓶,被告阴阳二气一冲,只是一个幻影,立刻消失,他也失去了幻影之间的联系。

    他一出现,现瓶子口向他,脸色一变,一步迈出,身在空,似有神助,又脱出了几十丈,不自不觉之间,离通天坑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通天坑,突然间稀薄的阴阳二气向心收拢,刹那间,一个小型的太阳生成,冲霄而起,一股强大的波动向四方散去,这信息是如此明显,甚至波及数千里范围,南疆内大部分宗门都感受到,许多在找迪崖岭的修士,第一时间全部朝这个方向起来,他们有近有远,但在这刹那间,全部知道了迪崖岭已经出世。

    蛊神山的莫闲化身,也感到了这种波动,他的目光爱过重重阻碍,投向这里,而蓝欣儿他们只显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巨南问:“先生,出了什么事,怎么这么大动静?”

    蓝欣儿也望着他,不仅是蓝欣儿,连位蛊丹长老也望着他,莫闲一笑:“迪崖岭出世了!”

    通天坑内,风起云涌,一点稀薄的阴阳二气全部为小型太阳所吸引,事实上,由于大部分阴阳二气被莫闲等人所吸收,不然,太阳更亮,甚至会和真正太阳一样,而不是现在这个小型太阳。

    而坑内本来是深不见底,现地却看见一个活生生的世界,他们好像处于天上,透过天空,看到下方白云飘过,白云下方,却是青山绿水。

    毘羯罗一见,大喜,他哈哈大笑:“天助我也!”

    身体化作一道红光投入下方,莫闲等人一见,迟疑了一下,也纷纷纵遁光,进入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他们才走,一道青光现,来的居然是苦无涯,并非化身,直接投入其,接着,源源不断的修行人,从四面八方而来,他们要是感受到那股博大的波动,一齐扭头,接着蛮荒之,升起了太阳,是那最明显的路标。

    一个个修行人,纷纷投入通天坑,还有人不断地到来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、大千古佛、黎家大少爷、秋之神光打赏,玄衣宝树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