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外面看得到蓝天白云,等投身入其,却发现一切都不见了,眼前有无数彩光闪过,周围都不见人,他们人来,此时也失散了,等彩光消失,莫闲已置身于一片大泽上空,周围群山环绕,而他的同伴却一个不见。

    莫闲放出神识,在周围数十里内查看,他们不在,心已明白,通天坑看似平和,却暗藏玄机,恐怕各人有各人的际遇。

    他在什么地方,他需要找一个人问清楚,他抬头看了天空,根据太阳的方向,初步定了方位,这附近没有人,他看了一看,北方群山延绵,而南方山势渐缓,他决定先向南方去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他向南而去,飞行了几百里路,远远看见有一处寺庙,心大喜,向那个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方丈智云禅师这几日来很烦燥,清凉寺是法性宗寺院,论修行并没有入门,只止于理论,说什么诸法性空的道实相,真俗二谛等,都是嘴上说说,根本没有什么时候效果,在此山,有一头野猪,修炼成精,智云禅师和他走得很近,从野猪精身上,倒学到了一些呼吸导引之术,他现在已百二十岁,众人以为他佛法高妙。

    但野猪精比较好色,经常奸****妇女,还动不动吃人,近来有人求到他的头上,他一个凡间的和尚,怎敢惹野猪精。只得推说被害人前生有孽,今天合该叫野猪精祸害。

    一般人还能这样说,偏偏野猪精近来将县太爷的小妾给祸害了。县太爷大怒,叫了几拨人来降他。均被野猪精吃了。

    县太爷求到清凉寺智云禅师头上,智云禅师支支吾吾的推托,他可不敢与野猪精为敌,何况野猪精与他是朋友。

    县太爷几次无果,火了,直接以官位压人,要他在日内捉妖,不然的话。就将清凉寺所有僧人还俗,既然不能降妖,要你何用!

    智云禅师舍不得这份基业,在寺他德高望众,而且享受荣华,活到这么大岁数,他还没有活够。

    这几日愁得茶饭不思,根本是无计可施,直接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。

    莫闲落遁光,整了整衣衫。缓步朝清凉寺走去,清凉寺虽地处深山,香火还是不错。加上近来有妖怪作怪,而清凉寺却无事,越发人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一位员外,把手一拱:“老员外,晚生是外地人,在山数日,请问此地是何地?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山数日?”员外的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有什么不对?”莫闲奇怪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此处出了妖怪!”员外看了周围,神秘地说。

    “噢。愿闻其详!”莫闲有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们地处宋国南部近海的杭州,靠近南海的普陀山。此处称为余山…”他一五一十将他所知道的情况讲了出来,莫闲知道了。原来他已处于此世间的偏南,他没料到莫闲根本不是此世界的人物,在莫闲的巧妙引导,对此世界有了一个了解,此间世界有十几国,最大的国是宋辽和金,在他们间,有着一座迪崖岭,迪崖岭地位很超脱,据说其间有仙人和佛陀,世间也有道佛两教,除此之外,世间妖怪横幅行,经常闹出妖怪吃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莫闲弄清楚自己处的位置,对此间的野猪精很感兴趣,据员外说,智云禅师神通广大,野猪精不敢犯他,所以地处深山之而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莫闲闪出一丝疑惑,佛家不是慈悲为怀,看着妖精作怪,那个智云禅师居然满嘴因果,说是被害人都是前世欠账,难道野猪精是他家养的,还是挟寇自重?

    莫闲没有向别的方面想,他自己误解了,因为他遇到的高僧,不论善恶,都是神通广大,他就没有向其他方面想,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所知障,以自己经验来衡量一切,通常是有效,但遇到一些特殊情况,往往陷入歧途。

    他决定去看看那个智云禅师,既然来到这里,他当然先去拜会此地的主人。

    他到了寺,知客僧正在陪着一个居士,居士说:“大师,能不能请智云禅师降伏这个野猪精?”

    知客僧摇摇头,说:“老祖近来忙闭关,已不问世事,不用说你们,我们也见不到面。”

    莫闲看着这个红光满面的肥头大耳的和尚,这个和尚可一点功夫也没有,甚至连世间功夫都没有,感到有些奇怪,难道还有一个清凉寺,也不应该,满眼都是俗人,就算背后有什么,最起码有点痕迹。

    莫闲上前,双手合什:“大师,我远道而来,拜见智云禅师,能否见禅师一面?”

    “要见禅师,应当有一定身份,请施主出示名刺!”知客僧客气带着傲气,名刺,相当于现在名片,不是一般人所拥有。

    莫闲叹了一口气,他拿不出名刺,但他完全可以当面拿出,不过这已是障眼法,他还不知道,所谓智云禅师,根本是一个俗人,他还以为他是一个高人,要是高人,在他面前玩这些小把戏,未免不上台盘。

    “我远道而来,能否通融!”

    “不行!老祖不会见什么阿猫阿狗,你还是走吧!”知客僧见莫闲空身一人,而且衣服并不奢华,不知道莫闲这一身法衣水火不侵,遇仙宗是一个大派,但尊循道为的观点,衣着上并不奢华,即使功能完善,也不现形于外,大多数灰扑扑的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:“那么,智云禅师在什么地方闭关?”

    他只是以为手人狐假虎威,他微微一笑,并没有生气,他自修行后,心里逐渐平静,所以显得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去,去!”知客僧干脆赶人。

    莫闲又叹了一口气,这回他动用了惑心术:“大师何别动怒,我不过是一个远道而来的客人,问智云大师的住处而已,一个出家人,难道还不如一个俗人。”

    本来不想用法术,但对方这样不识好歹,莫闲修行,心已不动,但随方解缚,修行不是将人修成呆子,而是更加灵活,不受人间种种限制。

    惑心术一出,知客僧一愣,眼睛顿时迷糊,不由自主地说出了智云闭关之处。

    莫闲也不理睬他,直接向后走去,那位居士很诧异,他并不懂法术,见知客僧前后态度差异极大,好像因为莫闲一段话。

    莫闲走到了僧房之,直接去智云的禅房,到了禅房门口,他愣住了,因为在他的灵觉内,门间只是一个老人,最多只热衷于养生,修行根本没有入门。

    门开了,智云禅师走了出来,看见了莫闲,莫闲也看见他。

    “施主,来此有何贵干?”智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智云禅师?”

    “我是,你是谁?”

    莫闲顿觉自己受了骗,接着哑然失笑,自己居然有了成见,不怪人的习性很难改变,佛家说所知障,而道家说绝圣弃智,都要求人能超然物外,客观地看待事物,平常心是道,诚不欺我!

    莫闲回头就走,口不觉唱道:

    养德守元合天心,动静交炼固本真;

    历世参透物外身,应事不迷醒梦人。

    唱完之后,啊啊大笑,他已明了,自己的心境又地了一道关,智云禅师莫名其妙,正在此时,忽喇喇地起了一阵风,风动四方,莫闲微微一嗅,闻到一股妖味,他站住了,眼别有意味看了智云禅师一眼,开始自己想错了,那么这个和尚就有问题,听说他已百二十岁,身体依然强健,身在深山,而不受妖害,周边乡村,甚至连县太爷的小妾都免不了,这个和尚一定与此妖相关。

    山林之,松涛怒号,进香的人一齐说,好大的风。

    风声一息,一个人影落在后院之:黑脸短毛,长喙大耳;披一身金甲,手持一杆丈八宣花斧。

    一落到院子,便嚷到:“智云,你这个老家伙,我传你长生之法,你却要拿我,有无此事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莫闲便明白了,原来这个老和尚活这么大岁数,完全是得了妖精的法,本来莫闲还奇怪,佛家功法并不追求**的长生,而最终归于寂灭,现在明白了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智云脸色惨白:“大王说笑了,我怎么敢,县太爷求了好几回,都被我拒绝了,怎么会拿大王!”

    莫闲笑了:“你就是野猪精,我今日到此,特来拿你!”

    “你出卖我!”野猪精怒火烧,冲着智云吼道,一张口,满嘴獠牙一错,咔嚓一声,将智云咬去半截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肉嫌老,干枯没有什么味,你倒是一个肉厚汁多的。”野猪精张着大嘴嚼了几口,呸的一声,将智云的尸身吐在地上,可怜智云在外人面前,总是一付高僧的样子,却被野猪精一咬两半。(。)

    ps: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秋之神光大千古佛和黎家大少爷打赏,东湖小和一念佛魔分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