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静静看着他,淡淡地说:“现在该你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口一张,一道白光射出,而同时,野猪精也张大了嘴巴,当头咬到。  ?网

    他的口,牙齿如剑一样,莫闲的眼,已经看不见周围,那张大嘴铺天盖地而下,好像无限大,内自生一种吸力,莫闲只觉身体在缩小,被一股强力所摄。

    莫闲微微一笑,身体往下一沉,这是武功之的千斤坠的身法,他用千斤坠定住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阴符剑剑光一横,呜咽一声,爆出一团光芒,大嘴消失。

    莫闲现几根牙影已断,阴符剑经过阴阳二气洗炼,品质得到很大提高,但依然只能斩断几根牙齿,可见猪妖这一手,可谓利害之极。

    一缕鲜血自猪妖的长嘴处流了下来,几枚牙齿从他的嘴角处落了下来,疼得他一声吼叫,手的宣花斧放出凛凛的寒光,照着莫闲顶门就劈下。

    莫闲向前一步,对方一斧劈下,莫闲这一步,对方斧刃却落了一个空,而斧柄之下,被莫闲随手一抬,不仅接住了,更重要的是莫闲现在身具九龙之力,对方虽为妖怪,也禁不起这么大力,只觉得斧柄一股无比的大力涌来,再也握不住斧柄,脱手飞出,人也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怪物,怎么这么大力?”他身在空吼到。

    “聒噪!拿命来!”莫闲冷冷地说,气势如虎,一个虎扑,身子腾空飞起,眼看猪妖就要死在他的手上,猪妖也急了,刹那间,身体暴长,象天法地,身体高达数丈。大嘴又一次张开,口的獠牙虽断了几根,但并不妨碍他施展他的神通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,身体一滞。由虎扑向为劈拳,如到开天巨斧一样,身体相比猪妖的象天法地来说,简直好像一个老鼠与一只大象一样,但那股无往直前拳意。根本无惧其体量上巨大的差异,如同一场爆炸一样,莫闲一拳正劈在他的獠牙上,当时就听到一声巨大的折断声,又一颗牙齿直接被打断。

    就听到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叫,猪妖身体猛的加,但身体也在迅缩水,这一下,他又受了一击,这一击。将他直接打懵了,头脑里面嗡嗡作想,口鲜血也似不要钱和一样喷出。

    莫闲不管敌人是什么姿态,他刚想趁敌人脸袋不清醒,给予他的对手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他没有动手,从头顶上方落下一件宣花斧,正是刚才被莫闲打飞过去的宣花斧,莫闲攻势一滞,一抬头,见宣花斧落下。手一抬,接住了宣花斧,看似轻松,换一个人。恐怕根本接不住,莫闲却轻松地接在手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会儿的功夫,猪妖顺势驾起了妖风,向着深山之的老巢而去,莫闲冷笑一声,看清了方向。脚下遁光起,追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打斗虽然时间极短,但动静不小,等大家赶到,地面上躺着二半的智云,上半身更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和尚们顿时号啕大哭起来,因为他们认出来了,这是智云禅师,倒是有些上香的人看见,一阵妖风过后,后面紧接着一道遁光。

    莫闲把手宣花斧送入乾坤袋,这是一件神兵,并不是法宝,但也极其突出,可以说,他距如意神兵只有一步之遥,莫闲心一动,这件神兵倒也是用来对付阎罗殿。

    莫闲紧跟着他,他并不下手,他要跟着猪妖他的老巢,老巢是否有东西,还有是否有其他妖精,莫闲目前并不知道,他要斩草除根,决不放走一个人。

    前面山峰上有着一个洞府,黑风直向洞而去,到了洞,便大门紧锁,不理会外面,野猪喘了一口气,他的心呯呯地乱跳,好不容易玫平静下安,就听见一个声音传了进来,正是莫闲:“我说过,谁也不能逃走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的身体似乎在波涛,大门轰的声,碎片横飞,莫闲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独行的妖怪,并没有其他小妖,但洞有着各种骷髅,有人的也有其他野兽的,莫闲眼睛一扫,见洞有洞,其间似乎有人。

    此时,猪妖也急了,一阵黑风吹,他亮出了一件法宝,却是一方大印,唤得镇山印,一出手,转眼之间,就大如山岳,朝莫闲就镇了下来。

    莫闲向上就是一拳,镇山印是凶,但抵不住他的巨力,一下子被轰飞。

    莫闲就凭一身巨力来欺负猪妖,他根本不用什么法宝,就是一拳足矣。

    镇山印飞了出去,砸在洞,乱石纷飞,半边洞塌了下来,莫闲却一步出现在猪妖面前,一拳击,正猪妖的头,就一拳之下,猪妖头骨粉碎,巨大的尸身飞起,砸在洞壁之上,他还有许多妖法未曾使出,就被莫闲以雷霆万钧之势击杀。

    自从莫闲听到猪妖的吃人,还有奸淫妇女,心就以判他死刑,见猪妖已死,现出原形,好大的一头肥猪,野猪的獠牙一根已脱落,还有一根还在其上,莫闲见其骨质如玉,便顺手将它取下,随后就见尸身飘起,不一会,几颗金红色精元丹出现。

    又将镇山印收起,洞虽塌了半边,但对莫闲来说,并无大碍,他开始了搜刮大计,在旁边的一个洞,现了几个妇女,他问了一下,都是被猪妖掠劫而来,其就有县太爷的小妾。

    莫闲安慰了一通,她们是幸存者,其他已进入猪妖的肚子,猪妖对她们还保持新鲜感,暂时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莫闲叫她们收拾一下金银珠宝等物,对这些俗物他是看不上眼,但洞居然有,看来,猪妖也受人类影响甚重。

    又在洞寻找了一番,主要是找药材和法器的原料,在洞现了几株成形的乌,但出乎莫闲的预料的是,居然现了一本书,这是一本残书,上面却是记载一些妖法,封面已没有,其就有象天法地之术。

    莫闲翻了一翻,放入乾坤袋,见诸事已完,放了一把火,将妖洞烧毁,叫众女站好,闭上眼睛,一阵风起,众女只觉身体悬空,飒飒风,转眼已到附近的一个城镇,众女跪下倒磕头:“多谢神仙大慈悲。”

    莫闲受了一拜,要她们快点回家,自己一纵遁光,向北而去。

    目光再回到通天坑,近几日来,通天坑一日高升,波动如潮,波及数千里,数千里之内修士纷纷而来,周围太明显了,无论是谁,都望得见,好在此处南疆的蛮荒之地,周围只有一些小的部落,并不像大安内人口密集,除了修士,那些部落之土人,只会跪下磕头,并无一人前来,他们认为是天神的奇迹。

    莫闲的身外化身也看到了,他没有前来,而名蛊丹修士有二人却前来,其他人自思能力不足,听莫闲说一说,其高手如云,打消了前来查看的念头,而商洛一心为他的道侣报仇,没有心思却寻找自己的机缘,也没有去。

    另外两名蛊丹修士进入通天坑,几日来,已进去不下百人,苦无涯因为吃了一个亏,自己已先进入其,化身经过一段时间修养,恢复如初,丢失了仿制的竹叶剑后,杀了一个修士,把他的青煞剑据为己有,依然是乾阳珠化身,来到了通天坑,此时通天坑边已经有数十个修士,看着眼前那浮云绿水,但看到有修士进入,修士一进入其,便没有了踪影,并不是直接进入。

    他们有些迟疑,正在这时,北方一道红光破空而来,度极快,众人正在惊讶来人功力深厚,西北方向,彩云飘动,隐隐现出四头梅花鹿拉着一辆香车,前面大妖开道,跟着一大群莺莺燕燕的女妖,各执仪仗,众修士又是一惊,在修行界,妖与人的关系很复杂,佛教讲究普渡众生,许多护法之类,往往由妖精成就正果,道门也是如此,有些门派讲究除妖,而有些门派却不问。

    所以当一群妖精而来,妖气冲天而起,现场的人心情很复杂,他们最高不过金丹修士,而大妖们护着的香车是谁,他们不知道。

    鬼车姥姥和苦无涯几乎同时到达,桃夭轻轻撩起车帘:“姥姥,到了,此处应该是迪崖岭入口。”

    “周围的修士不少,告诉郁都,让他们滚开,不要拦住我们的路。”姥姥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,姥姥!”桃夭答到,回头出列,到了一个身高丈六,青面獠牙的大妖面前,说了几句,大妖一听,脚下风起,来到队前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人听着,快给我滚开!”

    修士一听,勃然大怒,其一个修士喊道:“凭什么叫我们让开,你们要进去,有的是路。”

    郁都听罢,蛮横的说:“就凭我比你强!”

    那个修士大怒,飞剑出:“一个畜生,居然口狂言!”

    飞剑化作一道匹练,眼看就要落在郁都身上,郁都眼睛闪现出残忍之色,手出现了镔铁浑天棍,一棍之下,飞剑崩飞,接着,他的身体迅增大,身高达到十丈,棍子一摇,如山岳一样,当头打下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和开心每一年打赏1oo起点币,八景宫_太清、执笔书传奇、秋之神光、黎家大少爷打赏,幻想人生是我、艾舍长和东湖小虾米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