郁都一棍结束了修士的性命,旁边一个金丹修士眼睚暴裂,这是他的后辈,摄魂铃祭出,一个心形的铃铛叮当作响,郁都顿感浑身一软,身体缩小,整个人瘫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香车飞出一道血红的光芒,带着一股血腥味,直斩金丹修士,金丹修士无奈,回剑相阻,但剑光一遇到血光,立刻暗淡下去,转眼间光华尽失,他大吃一惊,但化血神刀已到了身边,他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其他修士见此,四下分开,带着惊惧望着香车,苦无涯苦着脸:“道友,何别呢!”

    香车传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:“无知的东西,敢拦我的车驾!”

    苦无涯的脸色更加悲苦,看了一眼四下的噤若寒蝉的修士,口说道:“一个妖怪,口气倒不小,看剑!”

    青光顿起,青煞剑出手,此剑用煞气熬炼,并不怕别的煞气污损。

    匹练般的青光直落香车,势要将车连人斩为两半,车红光又现,化血神刀再一次出现,两般刀剑在空的交击,青煞剑虽不怕血光污损,但在品质上明显不敌化血神刀,渐渐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幸亏苦无涯的功力深厚,兼之竹叶剑法高妙,一时间不落于下风,但他脸上苦意更浓。

    鬼车姥姥见不能拿下苦无涯,口一张,一股彩瘴气如剑一般吐出,此瘴气与她腹内的种种秽气相融,比原先的瘴气凶狠得多。

    苦无涯见一道鲜艳的彩之色从香车喷出。还未到前,就听见空气嗞嗞作响,他的脸色更是苦成一团,身边发出一团金红色的光华。身边数丈以内,一片金红。

    彩光在金红光华照射下同,居然不得寸进,自从上次在莫闲处吃了一个亏,痛定思痛。他的乾阳珠本是血煞蛛的本命珠,血煞蛛污秽无比,其却孕育了乾阳珠,本身就具有足够的对抗污秽的作用,上次是不小心,等他伤好后,这次显示的化身却是将此妙用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鬼车没有想到,瘴气居然对他无效,本来,鬼车就具有二**宝。一是化血神刀,一是瘴气,污秽无伦,剧毒无比,实属防身御敌的一**宝。

    鬼车见瘴气无效,香车上方显出法身虚影,一只浑身彩缠绕的九头鸟,九头之上眼睛纷纷睁开,刹那间,所有修士只要看到她的眼睛的。顿觉一阵眩晕,赶紧将头别开。

    苦无涯心也觉得一泛,忙提气定神,这其有神魂攻击。就在这一瞬间,化血神刀完全压制青煞剑,苦无涯见势不妙,迅速招回了青煞剑,长啸一声,身体投入通天坑。

    鬼车一愣。对方已经消失,她冷冷地说:“进去!”

    一行妖纷纷投入通天坑,消失不见,等她们进入后,周围人看了一眼,也纷纷投入通天坑。

    莫闲向北而去,他无心细看,一溜遁光进向北方,行经一处山口之时,无意间往下一看,见有个修士在围攻一个女子,这个修士层次并不高,最多相当于筑基初层,那个女子却在人围攻显得不支,她的境界明显高于人,但她好像不擅长战斗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你还是从了我们!”

    莫闲听到其一人说,心一愣,他自从修行之后,没有见过修士间有这一出,修士一般不霸男抢女,不是说修士没有情欲,在普通人面前,一亮出修士身份,美女金钱往往唾手可得,一般不需要这样做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好像认识,不对,这个女子不是人,而是妖,她不是度树山的桃夭,怎么一个人来到这里,鬼车是不是来了,那么,鬼车在哪里,一转念,他明白了,鬼车带着化血神刀,一在堆人进入通天坑,她没有料到,通天坑有着一个特性,不管你多少人,它会一一给你拆散,看来鬼车也遇到这件事,得好好了解鬼车的近况。

    他想到此,也不管下面人是谁,使出了阴阳一气在擒拿手,现在的他能自如控制威力大小,再也不会出现误伤事件。

    四个人斗得正凶,桃夭心着急,她并擅长战斗,进入迪崖岭,她才发现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,偏偏给个修士发现,个修士已经看出她是妖,对于妖,他们就不客气,想收了妖婢,当然,他们的话却使莫闲产生了误解。

    天空有遁光通过,四个人谁也没有当回事,突然间,一只黑白大手从空而降,声势惊人,带着一股迫人的气息,名修士大惊,将身一纵,远远的退开,而桃夭却退不开,因为大手抓的主角是她。

    她手的百灵剑一扬,斩向大手,大手根本不在意,但有一股气势,已重重压在她身上,她感觉到浑身僵直,想到一根手指也不可能,好像陷入噩梦。

    大手将她轻轻抓起,迅速缩向天空,而个修士眼睁睁看着猎物飞走,他们可不敢与这只大手的主人为敌,虽然不知道他是谁,看起来,功行不低于金丹。

    莫闲落在另一座山峰之上,桃夭脸色煞白,虽没有下什么禁制,她可不敢逃,她已认出莫闲,是当日在度树山取走桃树的那个人,她记得他叫莫闲,他当日大展神威,连姥姥都在他手下吃亏。

    “桃夭,你不必害怕,我请你来,是无意间看见你为人所困,将你救出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奴家多谢公子相救!”桃知盈盈下拜,但心有话,她宁可面对那人,也不愿面对莫闲,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将她抓来,自己虽是一个妖,可是什么本事也没有,虽然成就玄牝妖丹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,说:“你怎么一个人,你不是和姥姥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进入迪崖岭时,不怎么的,我一个人就落在此处,不知道姥姥她们可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姥姥炼化血神刀那样的邪宝,恐怕修行界会因她而起一番波动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姥姥炼化血神刀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而且知道姥姥用化血神刀伤人。”莫闲笑道,当然不会告诉他是莫闲的化身得知了消息,传给他的。

    “姥姥出了度树山,收了十里瘴气,正好听说了迪崖岭出世,便赶了过来。”桃夭不知道她的话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息,就是鬼车收了十里瘴气,莫闲眼睛一缩,接着笑了。

    “姥姥进入迪崖岭,恐怕是冲着青桑树而来的吧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来此的人十个有九个是为了青桑树,姥姥知道青桑的根由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姥姥又没有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你的姥姥会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桃夭问道,她发现莫闲对她和颜悦色,心思不由得动了起来,而莫闲却感叹这个小妖很单纯,一点心思全放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迪崖岭存在这么多年,你听说过有谁得逞,青桑树实质是传说的若木一枝分化,可以说,有青桑的存在,这个小千世界才会与大千世界相交,每隔一千多年,才有一次机会,要是没有了青桑树,恐怕这个世界不会与我们的世界有关。”莫闲告诉她原因,莫闲告诉她是有用意,下面就可以以此为由,让她呆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鬼车肯定会招集自己的手下,有了桃夭在身边,不是说他多安全,恰恰相反,说不定危险会增多,但也把握了部分鬼车的信息,更重要的是,桃夭自己都不知道,她长期呆在鬼车姥姥的身边,不自觉间,就会把鬼车的一些日常习惯和爱好等方面信息表现出来。从这些信息,莫闲可以一窥鬼车的深浅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你为什么告诉我?”桃夭虽然单纯,但并不蠢,她想到自己知道了这个秘密,要么就是死,要么只好呆在莫闲的身边,虽然不知莫闲这样做的用意,桃夭对姥姥来说,最多是一个好用的婢女而已。

    “迟早你会知道,这阶段你就跟在我的身边。”莫闲淡淡地说,他望了一眼桃夭,桃夭的确单纯,从来没有出过远门,除了这次随鬼车姥姥外出。

    桃夭苦笑道:“我认识的人之,除了你没有别人,这阶段我就服侍公子。”

    莫闲听了出来,桃夭把自身放得很低,这是一个聪明的妖精,她不知道事情很多,比如,怎样出迪崖岭,她一个人闯,很难弄清楚,干脆就依附莫闲,她从莫闲的口气,知道莫闲不会杀她,何况莫闲的实力很高,足以保护她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,说:“我也不需要你服侍,你就跟在我身边就行。”

    莫闲也不下什么禁制,他有这个自信,桃夭根本逃不了,下面是继续套话了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了100起点币、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,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