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蛊神山,莫闲的化身在一旁教导巨南,这几日来,又有几人来到蛊神山,蓝欣儿进来了,莫闲心一动:“蛊神宗有多少人去了迪崖岭?”“据我们内线情报,由副门主哲合科带队,五位长老随行,还有十个弟子,一共十六人。”蓝欣儿有diǎn奇怪的地回答,平时,莫闲不问她的事。“现在门主是谁?”“门主是蓝天命。”“他是什么修为?”“蛊婴成就,也就是道家所说的元婴,有什么时候事?”蓝欣儿越发奇怪。“现在蛊神宗有部分实力进入迪崖岭,而且,阎罗殿的力量也进入迪崖岭,可以说是它最弱的时候,如果我们趁这个时机,打它一个措手不及,是不是一个好机会?”莫闲沉吟道。蓝欣儿一愣,随即明白过来:“先生是说我们借机反攻,占据蛊神宗?”“不是占据,而是拿回,蛊神宗本来说应该是你们的。”“可我们的实力不足,有二位蛊丹修士也进入迪崖岭,对方可是蛊婴修士!”“不错,就高端力量,蛊神宗大多数人是被迫的,倒向阎罗殿也就是几人,占据高位,只要解决了它们就行了,现在蛊神宗有多少位蛊婴修士?”“一共位。一位是门主蓝天命。一位是副门主哲合科。还有一位立,蛊丹修士倒有十六位,其有九位与门主蓝天命是一伙的,要是在以前,门蛊婴修士就有八位,蛊丹修士更多,可惜被叛徒蓝天命出卖,已有四位战死。一位不知所踪,蛊丹修士本来有二十几位,现在只剩下十六位,其五人进入迪崖岭。”蓝欣儿说。“去把商洛长老请来。”莫闲对巨南说,又回过头来,对蓝欣儿说,“不要担心,门主蓝天命由我对付,而且,我还可以同时对付其他五位蛊丹修士。⑧dǐng⑧diǎn⑧小⑧说,2↖※o<sarn:2p02p0"><srpp/aasrp">s_;</srp>你将他们的姓名给我。”“先生有把握么?”蓝欣儿惊喜带着一丝怀疑,据商洛长老说。莫闲是一个金丹修士,她不知道,莫闲这具身体是大妖秋蝉的身体,本身成就玄牝妖丹,说是金丹修士也不错。“我得到一宝,名为六魂幡,只要知道六人的姓名,此幡尚未完工,等我祭炼完成,此幡摇动,金丹修士根本吃不消,就是元婴修士,也要魂魄受伤,凭此,对付六人应该没有问题。”蓝欣儿大喜,有此一幡,大事可定,对方也只有五六人是己方不能敌的,其他人可以争取,何况,她不是没有朋友,她在这里,早就将周边形势摸清楚,什么门派给阎罗殿收复,还有什么门派没有收伏,她有把握拉来外援。商洛进来了,莫闲将计划一说,商洛diǎn头,说:“我可以去华阳宗一趟,借还东西,借助华阳宗之力,不过大约要十几日。”“这没有事,我要祭炼六魂幡,时间要二十一日,你尽管去,只要在二十一日内赶回来,就成功了一半。”莫闲说。蓝欣儿吩咐下去,手下全部动了起来,请人的请人,游说的游说,商洛也已奔赴华阳宗,如同一部机器,全部动了起来。莫闲开始祭炼六魂幡,这是他第一次祭炼六魂幡,好在当日阎罗殿祭炼得差不多了,六尾之上,六个名字纷纷亮起,与其主人建立联系,无数的符箓缠上了名字,诡异无比,似乎是草种生根。莫闲用神识见无尽的虚空,出现六条冥冥的因果,冥冥的因果线挣扎着,但被诡异的符箓生生的拉着。只要在界内,六魂幡就能抓住冥冥的联系,而对方根本不能觉察,当他们的名字被绑上六魂幡时,他们的命运就已决定。蓝欣儿因莫闲的吩咐,和巨南守在洞府外,阴云缠绕,间有无尽的冤魂在沉浮,随着祭炼的进行,莫闲也对六魂幡了解的越来越深,他感到有一丝不对劲,虽然传说六魂幡是通天教主遗宝,但眼前的幡不过是一个模仿品,有真正六魂幡的部分功能。他心想起《道玄遗宝录》记载,六魂幡虽是左道至宝,但似这般炼制,肯定走上邪路,幡凶戾之气太甚,不知正宗六魂幡是怎样炼的,肯定不是杀人收魂。杀人收魂,炼化其怨气,幡的凶威大胜,但隐患也不小,特别是对心灵的冲击,不是对敌,而是对己,好在莫闲是一个化身,不然他也不会炼化此宝。莫闲的身外化身在蛊神山想着如何反攻蛊神宗,而他的本尊却和桃夭在一个山神庙过夜。山神庙早已荒废,连泥胎都已倒下半边,庙宇之,半边已倒塌,长满了荒草和小树,一股霉味,莫闲和桃夭落了下来:“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过夜。”莫闲嗅了嗅鼻子,此处有淡淡的妖气,而且草丛好像有尸骨,像是人骨,并不完整,而是杂乱的掩藏在草丛。经过几日,桃夭发现,莫闲还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,并不想她所想像的正派人士,一心降魔除妖,对妖也没有什么歧视,不知不觉间,从开始莫闲问她答,到后来,她主动的找话说,莫闲不知道她的本体是什么,发现她很活泼,叽叽喳喳,像一只百灵鸟。她的身上闻不到人味,也就是说,她没有吃过人,这也是莫闲没有杀她的原因之一。“好,公子,就在这里过夜,公子想吃些什么?”桃夭问到,她很小心,把姿态放得很低,从这diǎn她是一个聪明的。“你自己想吃什么,就去弄,不要管我,我已经能辟谷,”莫闲说着,找了一块干净的地面,盘坐下来,闭目养神。桃夭一笑,她有些习惯这种事,好像挺好,她收集了一堆柴火,升起火堆,也坐在火堆旁,莫闲睁开了眼,桃夭说道:“你为什么要桃树?”“你不知道,那株桃树是大巫夸父的桃木杖,属于东方甲乙木,我修行的是黄庭之道,以之作为肝神的凭依。”“姥姥很生气,特地炼制了化血神刀,要找你们报仇。”桃夭说。“这不是她来到此的原因,鬼车青桑树,却不知道它的根源。”莫闲笑着说。桃夭刚想反驳不是这样,莫闲停了下来,他听到有两拨人,好像一拨人在追杀另一拨人。不对,是追杀一个妖。桃夭刚想说话,被莫闲制止,抬起头来,目光似乎穿透了墙壁,此时,桃夭也听到了声响,外面风声已起,间好像夹杂着雨声,破庙的门在风声咣当作响,一个人影踉跄地跌了进来,一脸惊恐,是一个未成年的丫头,但已经娇媚四射,但肩头和腿部有伤,渗出了鲜血,莫闲感到有些不对劲。莫闲一眼来,居然是一个狐狸精,见其有人,明显一惊,桃夭也来,一愣之下,那狐狸精已经开口:“姐姐,有坏人追我,能不能藏一下!”桃夭心里单纯,diǎndiǎn头说:“你躲在我后面!”狐狸精露出了笑容,身体一窜,动作灵活,便藏在桃夭背后,莫闲别有心意一眼,手指微动,她没有注意,一道符箓悄悄打入地下。外面追来个人,说是个人,不完全对,其有人是妖,莫闲感到奇怪,居然人和妖在一起,他们还是比较亲热。一进门,闲和桃夭,却没有狸精,其一个人冲着莫闲便嚷道:“你们有没有个小丫头?”他说话时往桃夭身边一露出了一种魂受色销的神情,但眼底有一丝精光。莫闲淡淡地说:“见过!”人愣住了,不仅人愣住,而且桃夭也愣住了,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莫闲居然这样说话,莫闲从他们神色,知道自己想法不错。那个狐狸精刚要叫,陡然身体一僵,一道符箓从地下侵入她的体内,将她禁祻住,很快个人回味过来,那个人大喝一声:“动手!”旁边二妖一声吼,喷出一股黑烟,黑烟显露出一只狼头和狈头,带着黑烟如索,直向莫闲和桃夭扑了过来。桃夭没有防范,仓促之间,手一翻,灵光亮起,黑烟和灵光四溅,身体向后仰去,一妖脸上露出笑意,他似乎夭就要被背后的狐狸精偷袭。另一股黑烟的狼头直袭莫闲,莫闲坐在那里没有动,只是张口一吹,似乎很平常,随着他一口气,黑烟和狼头破碎。那个人一幕,吼了一声,身体发生了变异,如大猩猩一样,一巴掌就拍了过来,,莫闲眼色变冷,张口一喝,巨鲸歌!他一下子愣住,接着口鲜血狂涌而出,莫闲冷冷地说:“人行妖事,该杀!”(。)ps:  感谢邯郸学道和玄衣宝树打赏100起diǎn币,八景宫_太清秋之神光打赏,人生绘卷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本书来自  /book/htl/htl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