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外两妖分别是狼和狈妖,此时,桃夭也反应过来,莫闲看了一眼桃夭,口一张,一道银光一闪,狼和狈轰然倒下。

    莫闲才回过头,看着狐狸精,狐狸精僵在那儿,眼睛充满了祈求。

    桃夭这才明白过来,但一看狐狸精楚楚可怜的样子,不觉心软,她也知道,她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莫闲手指一动,狐狸精可以动了,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磕头说:“上仙饶了小畜,小畜有眼不识泰山。”

    莫闲冷冷地说:“饶了你也有可能,你说,你们老巢在哪?”

    这几个妖精,本身不足化形,却依然化形,连妖丹都未结,其没有原因才见鬼了。

    “在前面不远,我领你们去!”小丫头眼睛一转,低下头,说。

    莫闲脸带冷笑:“如果骗我,当心你的狗命!前头带路!”

    莫闲看得出,小丫头想将他们引入圈,到现在还不死心,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。

    狐狸精在前头引路,莫闲和桃夭跟在后面,桃夭低声问莫闲:“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一伙的?”

    “我进入此处,闻到有淡淡的妖味,此处杂草丛生,却在草丛有累累白骨,并且很不规则,像被人啃食,我心便起了疑心,偏偏他们看似追杀,当你同意她时,她窜得飞快,一点也看不出她的腿受伤了,我当然注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当靶子,明明知道,却不告诉我一声,害得我以为是真的。我看她是妖精,可怜她,她并没有偷袭我。”桃夭为她求情,很巧妙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没有偷袭你。而是她动不了,她被我用符箓禁住,不然的话,你纵是妖丹修为,也禁不住前有狈妖。后有狐狸精的攻击。”莫闲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狐狸精身子明显一抖,她可没有看出,桃夭有妖丹修为,这么说,她也是妖精,那么这两个人是她们的前辈?

    狐狸精想岔了,莫闲是人,而桃夭是妖,而且他们有仇。他们的关系不是她所想象。

    莫闲边回答桃夭,边注意周围的一切,对于此地的妖精,他倒没有放在心上,因这这个小千世界,据说修行达到化神,便被排斥出去,小千世界的人也称之为飞升,不过近千年来,没有听说过有人从这个世界飞升。估计最高不出元婴。

    元婴,莫闲并不害怕,他现在有把握在化神手上逃掉,元婴对他来说。让他近身,有一半可能羸,但如果对方机敏,不让莫闲近身,莫闲基本上羸不了,但脱身并没有问题。因为有了这个保障,他对狐狸精并不看重。在绝对实力面前,一切阴谋都没有用,阴谋有用,是在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夜晚的山黑黝黝的,但不论在莫闲的眼,还是在桃夭的眼,只是暗一些,周围的一切,和白日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两位上仙,前面便是小畜的巢穴。”狐狸精说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莫闲突然开口,问的问题驴唇不对马嘴,她没有想到莫闲突然问这个问题,急忙回到:“小畜胡媚。”

    “你成妖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有四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,你与狼狈是如何认识,还有那个人,身为人,却成了人妖,还吃人。”莫闲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一起,感到很快乐,无拘无束,吃吃人。”胡媚说到,眼睛媚光一闪,她回答这话,心怀了心思,她想对面应该是两个大妖,她并不快乐,而且有拘束,却说了谎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成妖的?”莫闲又问到,妖是生灵自感,通了自我而成,没有凝结妖丹,一般不会化成人形,当然有例外,而狐狸却是其一,传说狐狸头顶骷髅拜月,就能化形,而不必等其凝结妖丹,不过那仅仅是幻像而已。

    “小畜是受大妖点化。“胡媚说,她不知道,自己已把自己的情况一部分坦白了。

    “大妖点化,是妖丹,还是妖婴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只知道他高深莫测,小畜得他点化,才得以化形。”胡媚说,她不知不觉间透露出许多东西。

    万事万物都有其规律,有心人在杂乱的谈话,寻找那一丝规律,做到不知不觉间对敌人的掌控,莫闲现在做的事情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随着你一言我一语,脉络渐渐明确,莫闲突觉丹田一物动了起来,他心一惊,脚下微微一顿,胡媚没有觉察,但跟在莫闲身后的桃夭却觉察到,她也跟着心一拎。

    莫闲感到丹田烈焰阵图动了,似乎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,他微微压制,抬头看去,见一株巨树屹立在眼前,虽然是黑夜,莫闲依然看见树叶呈灯花形,无风自动。

    莫闲眼睛一缩,就是这棵树,让烈焰阵图有反应,但树怎么看,莫闲总觉得有一种不对劲,难道此树成妖,再往树下看,依稀可见白骨。

    莫闲一步跨出,眼前一幻,一片光明,而前面的胡媚却不见了,只剩下二个人,也就是他和桃夭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胡媚说的大妖。”莫闲对着空气说,此处并没有其他人,周围飘浮着淡淡的雾气。

    “胡媚看错了,原来你是人,而你身后女子却是一个妖,真有意思,你们是什么关系?”声音响了起来,一个人平空出现,一头红发,身上穿着红衣,好像一团火一样。

    桃夭吓了一跳,莫闲却很正常,淡淡地说:“你不必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,你这样对待我们,你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们杀了我的人,那就留下!”火红的人说着,周围一切都在退去,无数条怪蛇一样的东西突然出现,上下左右均是,桃夭尖叫道:“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莫闲脸一冷,大喝一声:“破!”

    巨鲸歌,他的声音蕴含了巨鲸歌的威能,怪蛇一样的东西陡然僵住,接着如粉一样,纷纷破碎,四周又变成了夜晚。

    桃夭一愣,见自己和莫闲正置身于树下,那个红衣人散去,而在不远处,有一个狐狸死在地上。

    就听见一声厉叫:“你们该死!”

    那是这棵树所发出,刹那间,周围血海滔天,无数的冤魂乘着血浪围了上来,一股莫名的威压,几乎让桃夭起不了反抗的心里。

    莫闲摇摇头,烈焰阵图现,如同火山一样爆发,凄厉的叫声,血浪全消,整株树已经成了熊熊火炬,凄厉的惨叫,莫闲像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桃夭站在他的身边,目光之,更加敬畏。

    “太玄乾天,昧真火,朱雀归元,气入玄玄生妙谛,烈焰阵图,赦!”

    莫闲脑出现一篇咒语,他知道这是烈焰阵图所赋予他的,他脱口而出,随着赦音出口,那棵树一声惨叫,便没有了声息,

    树的枝叶都尽去,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树干屹立在此处,树干居然呈红色,烈焰阵图往上一围,树干消失。

    莫闲看向阵图之,杆幡影,间一幡杆骤然凝实,鲜红似火,莫闲顿时明白了,原来如此,这根树的根脚却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桃夭还目瞪口呆,周围已烟消火散,烈焰阵图入莫闲的丹田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莫闲说,她还没有从震惊醒过来,虽然她是妖丹功行,她只是一个侍女,鬼车的侍女,并没有多少争斗的经验,光那股威压就让她无形起了服从的念头,在她心,那个树妖简直不可抗衡,这种情况,她只在姥姥身上见过。

    但莫闲居然一把火,将他烧得干干净净,连尸骨都没有留下,她还不知道烈焰阵图的变化。

    她浑浑噩噩地跟着莫闲走,他们回到了山神庙,莫闲做什么事,她虽然看到,却根本视而不见,她还处在震惊之,莫闲却将地上妖尸炼成了精元丹。

    莫闲看她魂不守舍,也不提醒她,坐在火堆旁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他自从来到这个世界,听人说,这个世界妖怪横行,虽然人道昌盛,但妖物动不动吃人,明显高于外界,显得有些不正常,他在短短的几日内,遇到本土妖怪已经是第二起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有些古怪,妖也太过于容易生成,是不是有什么目前不知道的原因?

    莫闲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,也许这个世界的人觉得很正常,莫闲却觉得有些不正常。

    他陷入沉思之,过了许久,火堆都快熄灭了,桃夭才从震惊醒了过来,赶紧添加些柴禾,目光复杂望着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虽闭着眼睛,也感受到她在看他,睁开眼,说:“你正常了么?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不和姥姥为敌?”桃夭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和鬼车为敌,而是鬼车和我为敌,我从头到尾,都没有和鬼车为敌。”莫闲笑着说。

    桃夭不说话了,她倒是好心肠,她数日来和莫闲在一起,对莫闲不知不觉间产生了些许好感,她怕两强相争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西陈打赏588起点币,玄衣宝树和西陈打赏100起点币黎家大少爷、块青色的石头、秋之神光打赏,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