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自己没有留意,他和桃夭是双方面影响,他在不知不觉间,也受到影响,虽无关男女之情,但对桃夭的心思也在改变,本来他是纯粹当桃夭是颗棋子,现在不知不觉间,他已将桃夭个活生生的生命,甚至有些不忍心骗她。他们一路向北,又遇到几个妖怪,有善有恶,莫闲一路上,遇到恶妖除掉就是了,遇到善妖,他当得没有他们一路向北,经过了二十多天,翻过一座高山,在山峰之巅,眼前豁然开朗,方一山高高耸立,山峰之上,有着一株大树,铺天盖地,升入云端之,不见其尖,周围终年层云缠绕。目的地,但还在千里之外,莫闲望着那冲天而起的大树,真是一个奇观,桃夭也呆呆望着,她也惊呆了。“那就是迪崖岭和青桑树?”桃夭不确定的问。“应该是,从我们打听到的情况来该就是。”莫闲也惊讶这棵树的巨大。青桑树周边偶尔滚过闪电,在莫闲只是细细碎碎的电光滚过云层,他也近百里之内,时有遁光冲起。“走!”他纵遁光而起,桃夭随之而起,要不是桃夭在他身边,他甚至会有纵地金光法,直接化为金光而去,现在照顾到桃夭,他不仅没有用纵地金光法,只要普通的御风术。莫闲的本尊青桑树,而他的身外化身却已经到了蛊神宗,不是一个人,而是浩浩荡荡的全部出动,除了蛊神山的人。商洛带回来四人,这四个人,其有一位元婴长老游惊雾,道号惊雾子,其他人均是金丹修士,步余子兰江子和何离子,兰江子是女子。莫闲没有想到。商洛居然带来了元婴修士,私下一问。才明白,原来他们既是报恩,更是冲着迪崖岭来的,迪崖岭有半年时间,才再次消失,他们先给蛊神山帮忙,因为蛊神宗为阎罗殿所控制,他们不想一幕,决定助蛊神山收复蛊神宗。除此之外。蓝欣儿也派人联系了南疆几个门派,像蛊毒宗桑虿宗等,因为关乎自身,高层睁一眼闭一只眼,来的大多数蛊丹都没有成就。当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蛊神宗,蛊神宗都没有反应过来,仓促之间。守山大始运行阵开,光罩之,无数蛊虫出没无常,在场的人,除了少数,均是玩蛊的行家。各种奇技层出不穷。让莫闲和华阳宗的四个修士大开眼界,双方斗蛊,蛊虫相生相克,有单独使用的,蛇蛊蛤蟆蛊蜈蚣蛊等各显神通,吞吃着对方蛊虫,无形蛊杀生蛊****等都是不知不觉出现。惨叫声此起彼伏,死亡倒没有几人,但双方受伤的很多,甚至伤的奇怪无比。本来他们玩蛊,就防着被别人蛊虫袭击,莫闲方一人了气胀蛊,腹大如盆,还在一个劲胀下去,他惨叫着,一边从身上拿出药粉,也不知道是什么配方,直接服了下去,肚子立刻停止胀大,接着放了一个长长的屁,奇臭无比,肚子一下子瘪了下去,还没有结束,他哇哇的吐了出来,呕吐物,全部是黑色的小蠕虫。这样奇怪的事还有很多,一个人从脖子旁边出现一个肉瘤,他显出自己蛊虫,是一只巨大蝎子,长尾一刺,肉瘤了一针,迅速腐烂下去,嘭的一声,肉瘤溅开,腥臭无比,他疼得嚎叫了一声。莫闲朝蓝欣儿点点头,蓝欣儿会意,发出了一声长啸,那个护山蛊阵,陡然光色变幻,啵的一声,居然自己崩解。原来,蓝欣儿发出了信号,内部有人,却趁机出手,从内将阵势打乱,整个大阵顿时出现紊乱,阵势不攻自破。蓝欣儿趁机亮出蛊神银,而是另一个修士亮出了万蛊鞭,而商洛也显出了镇蛊印,蓝欣儿喊道:“蛊神宝,均在我手,我们只诛首恶,其余人不追究,蛊神宗的人不打蛊神宗!”“蛊神宗的人不打蛊神宗!”众修士一起喊道,对方修士大多数是被迫,谁做主都没有关系,当日蓝天命挟阎罗殿而一举夺权,今日情况反了过来,众多修士纷纷住手。“蓝欣儿,你这个叛徒,今天正好收拾你,你给我去死!”一只绿油油的大手从空而降,莫闲身子一晃,一只黑白大手迎了上去,两只大手空交击,轰的一声,气浪翻滚,周围的蛊虫纷纷坠地,清出一个数十丈的空白区。莫闲连退几步,胸口发闷,但挡住了绿油油的大手,对方一笑:“居然能挡我一击,不错,你挺不错,为什么要赶这趟浑水,可惜了,你给我死去!”对方头顶现出一面万蛊幡,滚滚的蛊虫从喷涌而出。游惊雾飞身上前,头顶之上,现出一颗宝珠,拦在莫闲前面。“修无害,你挡住他!”蓝天命叫到,下面山峰之,冲出一道遁光,一个蛊婴修士拦住了游惊雾,这位蛊婴修士正是蛊神宗位蛊婴修士之一的修无害。修无害拦住了惊雾子,也不出手,口说:“蓝天命,此是最后一次,我说过替你做件事,这是最后一件。”“好,这是最后一件!”蓝天命哈哈大笑,“蓝欣儿,找得什么人,如何能敌我的玄牝擒拿手!”说完,绿光一闪,又要出手,蓝欣儿脸色一变:“不可能,你怎么炼成玄牝擒拿手。”“哈哈,我得阎罗殿上使指点,炼成了玄牝擒拿手,你以为联合一帮叛逆,就能搬倒我,哈哈,真是笑话,给我上。”说完,玄牝擒拿手成形,就要抓下。随他前来的蛊丹修士也纷纷上前,商洛步余子兰江子和何离子等人迎了上去。莫闲笑了,轰的一声,他的头顶上现出六魂幡,六魂幡一出,周围数十丈内空气一凝,气势如山,青黑色的光芒宛如实质,六尾之上,六个名字闪闪发光,莫闲将幡一摇,刹那间,风起云涌,五个蛊丹修士一头栽下,与他们对敌的修士一愣,当然不会放过这等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。五道匹练打下,他们的法宝怎么会放过此等机会,可怜五人,都是蛊丹修士,血溅当场。而蓝天命只觉脑袋嗡的一声,眼前一黑,到底是蛊婴修士,才叫不好,莫闲的朱蟾剑出,蓝天命的人头飞起,要是一般修士,早已尸身坠地,但他已成就蛊婴,脖子上红光一闪,一个大体上是人,但身上有着毒尾勾的蛊婴出现。莫闲知道,到了蛊婴期,思维器官已经场态化,只要没有伤到蛊婴的要害,就没有送命,蛊婴一现,手诀一扬,万蛊幡迅速护住他的蛊婴,而他的无首的尸体,却已坠了下去。莫闲冷冷一笑,又将幡一摇,蛊婴摇了摇,并没有出现昏倒的情况,而六魂幡上的幡尾上,五个名字已经消失,而独有一个名字还在亮着。而蓝天命的蛊婴,却掉头就跑,驾着万蛊幡。黑白大手又一次出现,莫闲当然不会放过他的蛊婴,大手一把困住了蓝天命的蛊婴,黑白二气在消磨着蛊婴的真气。修无害在一旁拦住了惊雾子,蓝欣儿说:“修师伯,你还认不清大势么?蓝天命勾结阎罗殿,使我蛊神宗损失惨重,多名蛊婴修士身陨,你老是蛊婴修士,我不希望你老出事。”修无害叹了一口气,放在手的法宝,他没有替蓝天命求情,因为他知道,蓝欣儿不会放过蓝天命,不然,她无法向其他人交待,他说:“圣女,蓝天命的万蛊幡别具一格,品质上赶得上镇派宝,我希望它不要损坏。”蓝欣儿回过头,闲,莫闲笑道:“你们放心,我会注意的,此幡已是法宝,我的阴阳一气擒拿手虽利害,还损坏不了它。”他说着,加大力量输出,蓝天命正拼命输出法力,但蛊婴已没有了**,很难长时间坚持。莫闲猛的一摇六魂幡,蓝天命的魂魄又一次受伤,越发神智开始模糊,虽然还在机械的给万蛊幡输入法力,法力已弱得多。莫闲有的是时间,黑白二气虽是后天阴阳,但也形成了完整的循环,倒让莫闲摸索出几分真韵。经过几个时辰的炼化,莫闲手一动,万蛊幡终于飘然而下,莫闲并没有动,蓝欣儿拾起来,她见到了万蛊幡的威能,也认可了修无害的话,她吩咐下去,一切开始了新的秩序。莫闲手上陡然光华大盛,蓝天命的蛊婴变得更凝实,但阴阳二气已经渗入其,蓝天命的神魂已散,蛊婴立刻变得痴呆,纯洁得像一张白纸,这倒是一个炼制第二元婴的好材料!(。)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币,黎家大少爷和秋之神光打赏,秋之神光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本书来自  /book/htl/htl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