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元婴法,莫闲的遇仙宗有,在莫闲得到的冰魄宗传承,也有第二元婴介绍,方法就是得到一个元婴后,抹去其神智,己身分出一缕神识进入元婴,逐步取得控制权,最后元婴和己身所炼一样。??

    真正修炼第二元婴的并不多,元婴难得,功行低的人,根本不可能得到元婴,而功行高的人,比如化神,已没有必要,这是一门奇技,但很少有人修炼。

    莫闲得到这个蛊婴,他并不准备自身用,恰好巨南精神很高,法力却低,如果用此,倒是一个好法门,他自身连筑基尚未完成。

    巨南是一个特例,要莫闲重新来过,恐怕也不能重现,毕竟那么多的冤魂甘心将自己精神力奉献给他,就是莫闲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蓝天命已除,蛊神宗光复,莫闲心高兴,毕竟多了一个盟友,他不插手蛊神宗的事务,游惊雾几人来告别,他们还要去迪崖岭,莫闲送走了几人,蓝欣儿说:“先生,你是不是要走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该走了,你们蛊神宗已经光复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能不能不走?”巨南在一旁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傻了,我迟早是要走的,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巨南,你好好修行,为自己的族人报仇,不要忘记了巫师爷爷临死前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忘记,我的本领太低了。”巨南沮丧的说,他已不是那个土著少年,虽然莫闲有些拔苗助长,但近来跟修士们的交往,他知道了许多,这才知道阎罗殿是如何一个庞大的组织,这个事实让他灰心。

    “不要小视自己,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阎罗殿做下恶事太多,就拿蛊神宗来说,我想蛊神宗与阎罗殿之间已不共戴天。”莫闲鼓励道。

    “道友。你还是留守一阵,我们虽已光复了蛊神宗,但还是有数人进入迪崖岭,其还有蛊婴修士哲合科。我们虽有蛊婴修士修无害,多一份保证也好。”商洛说。

    “我正好想教导巨南一阶段,以后就拜托各位,各位放心,我会让巨南实力再上一个台阶。至于进入迪崖岭的十几人,迪崖岭不是善地,能出来几个,还不知道,就算他们出来,恐怕已是强弩之末,你们放心,他们活不了,我就呆到他们出来。”莫闲淡淡地说,他虽是妖丹修士。别人以为他是金丹修士,再加上他手上有六魂幡,就是元婴修士也不见得能讨巧。

    莫闲答应了他们,他们大喜,蛊神宗初定,蓝欣儿和商洛还有大量的事,莫闲落了下来,住进了一位陨落的蛊婴修士的洞府之。

    他是暂住,巨南跟在莫闲身边,莫闲说:“巨南。你想不想短时间内实力暴长?”

    “先生,有这样的方法吗?”

    “有,我见你实力与精神力不般配,你身上。要论法力,只相当于炼气层,而**强度和力量,却相当于筑基高层,而精神力却已达到蛊丹层,与人争斗。你的棍法修为远远过你的法力,我收了蓝天命的蛊婴,已经完全净化,只剩下庞大的能量,还有一些本能,你如果将他炼化,形成自己的第二元婴,你的实力一跃进入蛊婴期,不过比一般蛊婴修士弱,却为蛊丹修士强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,先生是我的再造父母!”巨南大喜,跪倒在地,磕头说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话我跟你说清楚,还是有些负作用,因为你自身实力太低,蛊婴一些体悟却是他人的,你自己并没有形成自己的道,你要勤于修行,尽快将自身修为提上去,不要为力量所迷,起来吧!”莫闲说着,手微抬,一股柔力将巨南扶起。

    莫闲传他第二元婴法,蛊婴虽与元婴有所区别,但大体也是相同,幸亏是巨南,换一个人,以炼气期的法力,想控制蛊婴,即使蛊婴已被莫闲将它的神魂完全磨灭,只剩下一些本能和沉积于体内的经验,本来也不可能,但他的精神力很强,却已到蛊丹期,这一条符合了基本条件。

    莫闲看着巨南的一缕精神力渡入蛊婴之,将蛊婴收入体内,还要下大功夫将蛊婴完全炼化,可以说巨南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巨南感受到他无法想象的巨**力在体内运行,周身随着一呼一吸之间,无尽的灵气如潮水一样,引起了巨大潮汐,他的控制力还是不足,加上蛊婴被莫闲磨灭了神魂,连带元气枯损,这才引起巨大的灵气潮汐。

    巨南住在莫闲洞府前一间房,灵气潮汐一起,立刻引起周围高手注意,纷纷将神识探了过来,看谁引起的,一见是巨南,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,他们知道,巨南是一个炼气层的小修士,本来不应该在此,由于莫闲的关系,得了好处,他们口不说,心里难免有想法,现在见到这种气势,居然和初入蛊婴差不多,不由得他们不失色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这种气势,摇摇头,不再关心他,虽然是第二蛊婴,但蛊婴就是蛊婴,以前不能用的法术神通,在蛊婴层次,都能使用,最重要的是,巨南目前并没有作为蛊婴高手的自觉,以后一阶段,当着重培养。

    门口的童子进来传话,说商洛长老来访,莫闲忖度他的来意,恐怕是为巨南而来。他起身出洞相迎。

    “道友,巨南是怎么回事?”商洛拱手为礼,“我怎么感觉到他好像是一个蛊婴修士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他目前来说,就是一个蛊婴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他前些日子还是一个炼气层,就是战力强悍,也不见得如此夸张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法门,捕捉一个蛊婴,可以修成第二蛊婴,他所行,就是此法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蛊婴,那么蛊婴从何而来?”商洛一愣,随即明白过来,“是蓝天命的!”

    “正是,他初次修炼,以后控制力上升,就不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,你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,我们该怎么对其他人解释,他的地位也不能作为一个弟子看待,我和蓝欣儿及长老才商量,准备将巨南列入真传弟子名单,现在看来,恐怕欠妥,应该称为巨南长老,他可算最年轻的长老。”商洛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,第二蛊婴之事,你知道就行了,没有必要宣传,让他身上多一道神秘。”莫闲也笑了,两人入内,童子看茶。

    对第二蛊婴之法,商洛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,蛊神宗没有第二元婴的法门,从这里也看得出,第一流门派和第二流门派就是不同,莫闲所传的第二元婴法,是他从冰魄宗所得,冰魄宗传承也说,第二元婴,除非追求战力,一般人不会修行,修士的精力有限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有好意思问莫闲,他说:“道友对我宗有再造之恩,你不如入我宗,入我宗,凭你的修为,肯定是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遇仙宗的人,自己修行尚浅,也不能收徒,巨南我是看他可怜,说到底,他年纪太轻,目前不是求道人,只想为他的部落报仇,再加上他本是南疆人,正好机缘巧合,他救了贵宗的圣女,正好贵宗与他的目标一致,我才起了心思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说到仇恨,商洛一声苦笑:“我以前也是一个求道人,但我的爱侣死在这次内乱,归根结底,是阎罗殿的野心太大,现在的我,与巨南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阎罗殿是大,但一个组织总有低潮,何况阎罗殿这阶段太猖狂,大安境内,已有不少门派与之有仇,墙倒众人推,你心执念会有机会。”莫闲说,阎罗殿未尝不是莫闲的执念,是他求道途的一块石头,所以莫闲也是千方百计动它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不错,墙倒众人推,道友,我有一个担心,如果毘羯罗回来,我们怎么办?”商洛说出他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这次阎罗殿之所以能得手,是因为有人勾结他们,现在勾结他们的人已被铲除,凭蛊神宗的护山大阵,就是元婴修士想短时间攻破是不现实,他即使回来,已没有内应,你们完全可以拒之门外,何况,此处还有许多和他敌对门派,你们放心,如果有事,我会在第一时间驰援,再告诉你一个秘密,巨南的部落被灭,有一个众要的原因,是因为一件古佛宝,而这件佛宝在巨南手,巨南现在表面上已是蛊婴,已有足够能力祭炼这件东西,这件东西一出,足以和毘羯罗抗衡。”莫闲笑笑说。

    “这我就放心了。”商洛松了一口气,说他没有贪心是不可能的,但目前巨南已有能力保护那盏古佛灯,莫闲说出来已无大碍。

    在商洛心,对巨南又增添了一缕神秘感,这个少年何其幸运,不仅有莫闲为他谋划,便他在炼气期就具备蛊婴期的实力,而且又拥有重宝,他太幸运了,气运简直通天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当初那位巫师应用巫术,不仅是巨南精神力提高,更重要的是,是将部落的希望,部落的气运集在他的身上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唐半亩和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,黎家大少爷、秋之神光打赏!特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