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的身外化身暂时坐镇蛊神宗,而莫闲的本尊却到了迪崖岭,到了近前,一股不知何处而来的敬畏充斥了莫闲的心头,莫闲眼光一闪,眼底又出现符箓,刹那间,无数的符箓铺天盖地而来,莫闲一下子呆住,甚至就要被符箓同化。?

    他急忙闭上眼睛,不敢再用砍柴功来看数十里外的那座高山,也不敢看那冲天而起的青桑树,青桑树树叶茂盛,人不知其大,铺陈了数十里方圆,遮天蔽日,但树下却光明如没有树挡住一样。

    桃夭不知生了什么事,见莫闲一僵,紧接着闭上了眼睛,脸色煞白。莫闲这一刻如在惊涛骇浪之,虽然关闭了视觉,但全身的感觉并没有关闭,偏偏他的功行并没有达到体内五行相生的程度,还有一个脾神常在没有现形,五行不能完整的运行。

    他急忙内视存思,肝神龙烟,座下青龙,手指上放一道青光,青光之上,那株桃木郁郁葱葱,散出稳定的光辉;心神丹元,座下是朱雀,头顶之上是离珠,红光一片;肺神皓华,称为元之子,座下白虎,手阴符剑,白芒耀眼;肾神玄冥,脚下玄武,头上方一颗雪魂珠不停在吞吐着漆黑亮的明光;而他的脾土之神,仅仅是一个虚影,到了现形的边缘,莫闲存思脾神。

    “脾长一尺掩太仓,…,黄衣紫带龙虎章,长精益命赖君王,…,脾之神舍宫,朝拜五神守光,…”

    一串串经在心流淌,他早已到了脾神显形的边缘,但一直未能显形,存思之,形象飘忽,始终不能形成稳定的图象。今日无意被告外界一压。轰的一声,脾神常在现形,与正常黄庭之道不同的是,脾神常在脚下踩着一条巨大的螣蛇。到此,五脏之神现形,周身五行循环已成,他身上气息为之一变,却变得普通起来。五脏一旦形成循环,内部动力已成。

    央生湿,湿生土,土生甘,甘生脾,脾生肉,肉生肺,脾主口。其在天为湿,在地为土,在体为肉。在藏为脾,在色为黄,在音为宫,在声为歌,在变动为哕,在窍为口,在味为甘,在志为思。思伤脾,怒胜思;湿伤肉,风胜湿;甘伤肉。酸胜甘。

    脾神一成,诸般神通,莫闲只略加思索,心便已有了思路。现在不是练习神通的时候,莫闲感到内五行一行,鼻神、眼神、耳神等等与五脏相关的诸般身神一齐异动,莫闲微微定神,将诸般身神压了下去,现在他连五脏神还没有搞清楚。外部诸神,是以五脏为基,功能更为强大。

    如果说五脏为本,那么,鼻神这些身神就是为用,他感到全身第一次感到完全是一个整体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看见桃夭一脸焦急守在他的身边,时间已过去二个时辰,这次进阶,莫闲在境界上第一次和金丹相仿,相当于金丹初期,但神现这个过程远远还没有结束,人身百节都有神,外部的感官,手脚,还有脑部,神还很多,黄庭炼神,周身各处神现,也就是全身各个器官组织的功能都要开,才能完成神现的过程。

    莫闲现在,只是五脏显神,五脏神,或者说功能,是最难修炼,因为它们在体内,一般人根本感觉不到,而身体的根本在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莫闲再看迪崖岭和青桑树,现在他感到不像刚才那样,心虽有敬畏感,但已是彻悟后的明了,不再感到它的伟大,大和小,只是概念上不同,他的一种齐大小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隐约觉得,事物大与小,可能和自己的感觉有关,如果自己在光观看,可能是事物根本没有大小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脑一闪,深深刻在他的潜意识之,太宇之术他有了近一步的了解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,他这一本能把握是多么了不起,对空间实质了解又进了一层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桃夭的样子,心不由生起一丝感动,这个小妖,居然没有走,反而为他的安全担忧,他笑道:“你为什么这么看我,是不是担心了?”

    桃夭一本正经地说:“你不知道你那个样子好可怕,我不知道你生了什么事,你的身上冒出各色光华,青光、红光、白光和黑光,后来又冒出黄光,最终成玄黄,你生了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原来我身上现这样的光色,我明白了,我修黄庭之道,那是身神出的光,你怎么没有受影响,特别是受到青桑树的压力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就是那株大树,我自小和姥姥在一起,见过大树就是你所取走的那株桃树,但和青桑比起来,那是小巫见大巫。”

    “你傻人有傻福,我明白了,你根本没有接收相应的信息,所以你除了看到一株大树外,什么也没有看到,生命真是奇妙,你因为视而不见,所以根本不会有什么危机,世间万物处于变化之间,因为你收到的信息很少,所以世界才是稳定的,大道真是奇妙,大概只有仙人可以接受这无常的世界。”莫闲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懂?”桃夭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听不懂才是正常,有朝一日,你如果懂了,你眼的世界会变个模样,不怪佛主说,这是一个易坏的世界。”莫闲又感叹。

    莫闲听到背后的破空声,回头一看,一辆香车在空急驰而来,周边零星有着侍女,还有一个大妖。

    桃夭也回头看见,心一喜:“姥姥!”身体一纵,就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鬼车自从进入迪崖岭,便和她的手下失散,而且,他孤零零的一个人,远远被抛在南海之上,她不知道怎么回事,莫闲只是隐隐有感,恐怕这和个人境界与实力相关,鬼车境界很高,虽然没有化神,却也是元婴高手之一。

    她没有办法,杀了几个土著修士后,才明白,迪崖岭在北方,她收伏了一只妖精,当然是土著妖精,让他驾车,而她自己却呆在香车里,一路向北,沿途总算遇到了几个她手下的妖,合在一起,向迪崖岭开。

    她一路上杀了过来,心情不好,便杀人,死在他手上,有当地修士,也有进入迪崖岭的修士,可谓血腥满手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看见了迪崖岭,她也惊呆了,本来她以为最多和桃树差不多,桃树被莫闲取走,现在看到了莫闲,她一哼,见莫闲身边有一个女子,定睛一看,却是桃夭。

    她的火腾的一下子全上来了,桃夭不知道,见到了姥姥,心狂喜,她是一个单纯的妖。

    姥姥脸色一黑,手一指,一缕清风,顿时将她定住,接着,就是一个耳光:“贱婢,你眼睛瞎了,怎么能和我的仇人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桃夭一下子怔住了,她不擅长说谎,口呐呐说:“我独自一个人,被个修士追杀,是他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姥姥更是火上浇油,口骂道:“贱婢,还敢顶嘴!”说完,又要伸手打她的耳光,眼前清风一起,居然打了一个空,再看桃夭,已被莫闲摄走。

    莫闲说:“你一路上想着姥姥,但她一见面,不问青红皂白,对你又打又骂,你还要见她么?”

    桃夭脸色一黯,刚要说话,鬼车已暴跳如雷:“一对狗男女,看刀!”

    化血神刀已出手,一道暗红直袭莫闲,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,莫闲一见鬼车出手就是一道红光,心头也是一惊,化血神刀,此宝血腥无比,擅长污损对方宝物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犹豫,头顶上方出现了玄阴聚兽幡,条条黑烟垂下,无数妖兽咆哮,玄阴聚兽幡本是魔道宝物,不惧污损,此幡落入莫闲手,已经很久,间也依此对敌,品质一路上升,从法器级升为法宝级,间已有玄阴空间生成,兽魂在此空间,日夜受玄阴元气滋养,越凶猛,可惜的是,玄阴聚兽幡因为初炼时品质有限,已近它潜能极限。

    本来有无限可能,甚至化为一方世界,那就要莫闲投入大量极品材料,莫闲虽然得到了不少材料,但不是不足。

    但此幡一出,黑烟如索,黑光如山,鬼车莫来由心一阵恐慌和害怕,她虽为神兽,但不脱动物的本能,玄阴聚兽幡一出,化血神刀虽利,但被玄阴聚兽幡的黑光所阻,离莫闲还有一丈左右,刀势已尽。

    鬼车脸色一变,一声鸟啼,头上现出鬼车真身虚影,一张口,二道彩瘴气喷出,一道袭向莫闲,另一道却袭向桃夭。

    桃夭没有想到,鬼车在愤怒之下,连她都不放过,伤心欲绝,口悲鸣:“姥姥!”

    莫闲哼了一声,玄阴聚兽幡一动,如山的黑光将二道彩瘴拦下,就是拦下,滋滋作响,还侵入黑光之达到数尺,好厉害!

    趁此机会,化血神刀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莫闲也怒了,幡一振,无数兽吼声起,桃夭和鬼车,以及其他妖物闻之,不禁腿软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邯郸学道和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,秋之神光打赏,yturn和疏忽豆浆月票支持,艾舍长5章评价票支持!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