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头巨大的怪兽从幡面上脱离,它并不存在于世,完全是由幡世界进化出,首六足,头顶独角如枪,每首目自然分布,没有半点死角,爪似龙爪,浑身鳞片黝黑,体长达到数十丈,头之,分别喷吐着毒烟、阴火和黑水。

    此兽一出,腾起乌云,吼,仰天长啸,风起云涌,无数玄阴之气急速向外排去。鬼车急忙手一挥,香车还有一些妖精被抛了出去,足有一二里。

    鬼车一声啼叫,在她的头顶,巨大鬼车现形,九首齐动,彩瘴喷出,迅速不见其形,神识不能入内,彩瘴的巨大的腐蚀性,连神识都能腐蚀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彩瘴裹着暗红刀光又现,劈向首兽,首兽只是将爪子一抬,当的一声,火星四溅,它一声吼叫,眼放射出幽幽光华,光华一现,彩瘴之出现了大窟窿。一现窟窿,它并不犹豫,窜入彩瘴,彩瘴剧烈的波动,巨大的吼叫声,还有鬼车的啼叫声不住传出,但那个地方却被厚厚的彩瘴所包围。

    彩瘴虽不是法宝,但比法宝更胜一筹,本来十里雾瘴,厉害非凡,更兼得鬼车腹秽气混合其,就是神仙金身入内,恐怕也会这污损。

    莫闲借助玄阴聚兽幡得窥其奥秘,他的首兽今日第一次现于世间,虽从玄阴聚兽幡孕育,毕竟违背天道,在世间只能存在一刻钟,它的身躯就会崩溃。

    世间凡是兽类,都有其缺点,而首兽是强强组合,太过于强大,刚不可久。能存在一刻钟,已是极限。

    这地方发生争斗,数十里修士纷纷聚拢过来,莫闲将幡一展。把桃夭拢在身边,这聚兽幡还不够强,下一步,是将玄阴空间显于世。

    玄阴聚兽幡,是魔道著名的法宝。修到极限,应该能开辟一方世界,虽是兽类世界,甚至能产生法则,不是蕴含法则,一种完全不同于正常世界的法则,如果坠入其,就算你是神仙,也任人宰割,到那时。甚至可以将人和物收入其,而人和物不受任何损伤。

    但要达到这种地步,需要的顶级材料也是人间不可得到的,现在只能将桃夭护在其。

    远处的修士见有人斗法,驻足而看,莫闲不管他们,他的心思放在鬼车身上,他没有留神,仲凯和子渊也到了,见莫闲在斗法。两人并没有上前。

    “子渊道友,莫道友好像用的不是正派法宝,像是魔道的玄阴聚兽幡,居然炼到这个层次。”仲凯带着赞赏说。

    “是他的玄阴聚兽幡。我以前见过,是他从外派手所得,不想他居然能炼到这个层次。”子渊也说。

    在另一个方向,小明王然越在高岗上看着他们的争斗,他眼闪现出精光,想下手抢。身边旋风起,袖子鼓满风,突然又放下,眼别有意味。

    在另一处,白猿道人眼满是赞赏之色,小家伙,挺不错的,看来,绿如并没有看走眼。不过,他身边那个小妖精是谁,不行,不能让他们走在一起。

    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,彩瘴突然暴散,首兽一声悲鸣,身体骤然分解,化作无数黑气,有些与彩瘴同归于尽,其余的都归入玄阴聚兽幡。

    鬼车也头发披散下来,巨大的九头鸟不见踪影,她口一张,彩瘴似百川归流一样,倒流入她的口,转眼之间,涓滴无存,她身形微微一变,再看她时,已经挽起发髻,浑身上下,丝毫不见散乱。

    她目凝结寒霜:“莫闲,你给我记住,总有一日,我们之间的因果会讨还。”

    莫闲淡淡地说:“随时恭贺!”

    鬼车又看了一眼桃夭,见桃夭脸色煞白,冷冷一笑:“桃夭,你很好!记住你今日的选择!”

    “姥姥,不是您所想…”桃夭喊到,她话没有说完,被莫闲打断。

    “桃夭,你一心为鬼车,奈何鬼车根本不容情,你还是省些力气!”

    莫闲看起来替桃夭说话,但他真实意图却不是这样,他让她们之间误会加深,他和鬼车之间,因为桃树而有了因果,鬼车既然是他的敌人,他完全不顾桃夭的想法,只可怜桃夭这个单纯的女妖并没有看出来,反而冲莫闲一笑。

    这更加深了鬼车的猜忌,鬼车虽然表面上没有事,但背地里她已经受伤,首兽不是那么好对付,几乎没有什么时候缺点,九只眼,放射奇光,消耗了她不少瘴气,浑身刀枪不入,更兼首喷射水火毒烟,能战胜它,她的消耗不少,特别是最后它自爆,让鬼车多少受了一点伤。

    鬼车不知道莫闲的玄阴聚兽幡的实质,想打下去,又怕出来另一头这种怪兽,所以她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而莫闲也没有必胜的把握,首兽已回归幡,但要重新化形出来,也不是近日所做到的,更兼得彩瘴剧毒无比,莫闲虽然百毒不侵,但对于彩瘴还是有所顾忌,他的神识都受到腐蚀。

    再加上周围有不少修士,在这种情况下,双方都有退却之意,当然不会主动找事。

    鬼车哼了一声,坐上香车,莫闲没有见过她刚进入迪崖岭的车驾,而桃夭知道,风姥姥身边只有数人,其余人不知道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仲凯和子渊飞了过来,子渊说:“莫师弟,刚才那人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“度树山的鬼车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惹了她?”

    “我去求桃木,打了一架,正好阎罗殿也打桃木的主意,结果我得到了桃木,就这样结下了仇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度树山桃木在你手上!”仲凯叫到,“能不能给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,我已用它作肝神龙烟的凭依,已被我炼入体内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小气鬼!”仲凯小声说,莫闲一笑,仲凯话音一转,“你身边的姑娘是谁?”

    他已看出桃夭应该是一个妖精,但刚才争斗时,莫闲用玄阴聚兽幡将她护住,他不由地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她叫桃夭,本是鬼车身边的侍女。”莫闲说,仲凯夸张的说:“原来,你和鬼车不仅是你抢了人家的桃木,而且,拐带人家的侍女,不怪鬼车找你拼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,我和姥姥进入迪崖岭时失散,是莫公子救了奴家,姥姥她误解了。”桃夭脸一红,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看到其他同伴了吗?”莫闲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想不到迪崖岭一进入其,随机被传送到一个地方,我是被传到到东边的大海上,不久之后便遇到了仲凯,师弟,你好像从南边来?”子渊说。

    “我从南方宋国而来,不知道其他几位同道被传送到什么方向。”莫闲说,刚说到这里,感觉到有人逼近,一回头,看到一人,却是白猿道人。

    莫闲连忙施礼,其他几人也施礼:“白猿前辈,你也来了!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现在是金丹期了,真给我一个惊喜!”白猿道人说。

    “回前辈的话,晚辈这不算数,我修行的是黄庭之道,刚刚完成体内五脏之神的显形,并没有结金丹。”莫闲恭敬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就这点无趣,一本正经干什么,你身边这个女娃是谁?”白猿道人感兴趣的上下打量她,看得桃夭低下头,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她叫桃夭,本来是度树山鬼车姥姥的一个侍女。”莫闲介绍。

    “你拐带人家侍女,不怪鬼车与你拼命。”白猿道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误会了,不是我拐带她。”莫闲将事情经过一说,白猿道人哈哈大笑,脸色一正,说:“你准备怎么处理她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先让她跟着,等出了迪崖岭再说。”莫闲无奈的说。

    “干脆给我当个徒弟,她是一名妖修,到你的遇仙宗,反而不好处理,地位也不会高。与我去了圣门,我门什么人都敢收。”

    莫闲大喜:“前辈,你既然肯收她为徒,太好不过,桃夭,这位是白猿道人,长生殿人,还不拜师!”

    桃夭有些迟疑,望着莫闲:“公子?”

    “你快拜师,你离开了度树山,我很头疼,不如拜入万圣山长生殿,自己修行,总比给她人为奴做婢强,白猿道人也是和你同类,跟随他,有足够传承,你也有望天仙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桃夭盈盈拜下去:“师傅在上,徒儿桃夭有礼了!”

    “快起来,我没有好东西,前日看见一个家伙打人,用的玉尺是一件不错法宝,被我顺手牵羊,那就送给你,作为见面礼。”白猿道人哈哈大笑,急忙把桃夭扶起来,“那个小子,他偷学我师门的功夫猿公剑法,你一定要学好剑法,给他一个厉害。”

    莫闲苦笑,白猿道人还记住这件事,其实他无间之得到猿公剑法,又不是他偷学,何况他的猿公剑法早已不是原版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西陈和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黎家大少爷、秋之神光打赏,逆天改命的衰哥、幻想人生是我、kaisa51和ybdean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