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桑树高耸入云,他在几十里内才发现,云雾并不是周围所聚拢,青桑树高入云层不错,但云雾却是自生,一缕缕云雾从枝叶间不断冒出,循着一条条玄妙的轨迹,汇入云层之,淹没了青桑树的树巅。

    但云气自有光明,初看和一般云气无差,细细看来,却发现,其有微弱的光明,更兼得云层时不时有电光滚过,一切奇迹都在眼前发生。

    “听说迪崖岭内有仙门,怎么看不到?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迪崖岭内仙门,只为守护青桑,外人根本不能入内,除非有缘人。”白猿道人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有缘人,不过他们依据青桑树,不在这个空间内,故作神秘。”仲凯不以为然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青桑树如此巨大,不知有何异处?”莫闲问到。

    “有人得到一枝青桑树的枝条,以此为弓,据说上可射日月,下可射巨鲸,不知真假,我倒想取一枝试试。”仲凯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想法可能不太容易实现。”白猿道人说,他抬头看见一个修士已经靠近青桑树,御遁光,想飞入上面,不知怎么的,他的飞行顿住了,明明在眼前,好像隔着天涯海角。

    众人一边说,一边飞快向前飞去,几十里很近,转眼就到了跟前,但发现明明青桑树就在眼前,最后的一里,怎么也到不了青桑树。

    ‘“这是一种天然的太宇之术。”莫闲凌空站立,如果在平时,他也许用砍柴功,但在不久前,他差点吃了大亏,他只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下去吧!听说进入此。每个人都有机缘,不知是什么?”白猿道人说,他看见底下有人进入树下面,看来底下应该可以进去。

    几人落了下去。倒是很顺利就到了地面,地面附近已没有人,树下并不黑暗,天顶上铺天盖地的枝叶,倒是构成一个绿色的天空。其有散射的光。

    他们走了半天,倒是仲凯试着飞起,想趁机砍一枝青桑树,结果,离树枝还有几丈,就是触摸不到,好像之间隔着重山一样,他只好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前面有浓雾起,几人进入其,莫闲一进入其。眼前一花,他又一个人了,身边并没有其他人,眼前的场景浩大,他站在一处坑面前,回头再看来时路,路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再抬头看天,天空之阴沉着血云,根本不见青桑树,他站在坑边上。坑异常深,也异常大,足有数十里,坑壁上。一座座神殿样的建筑一圈接一圈,其不下几万重,直至肉眼都看不到底,但这些建筑都已残缺。

    既来之,就看看么,他向前迈出一步。刹那间,他全身毛发竖了起来,就是一步之差,他感到自己像一个无助的婴儿,置身于虎狼群,想后退,回首一看,刚才那个地方,已变了一个模样,一张大嘴在那里等待,他刚才立足之地,居然沉睡着一只独眼阴线蟒。

    他浑身发麻,但并没有失去理智,他是进入阵法,还是另一个小世界,再看四周,无数的独眼阴线蟒纷纷从建筑的废墟了游出。

    他哼了一声,眼底又一次出现符箓,但他的砍柴功失效了,眼前的一切并没有出现相应符箓,一切依然如旧。

    他微微皱眉,一条阴线蟒已以张开了嘴,莫闲身影一闪,嘭的一声,身体刹那间突破了音速,阴线蟒一口吞空,他已经出现在阴线蟒的尾部,手一抄,抓住阴线蟒的尾部,一用劲,阴线蟒被轮了起来,在头上转了两圈,手一松,呼的一声,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身具九龙之力,轮飞一条阴线蟒很容易,虽然阴线蟒长达十几丈,蟒蛇飞出,直接朝天空飞去,空似有无形的屏障,阴线蟒一下子冲了出去,消失不见,紧接着,似乎天的颜色流淌下来,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剥离。

    眼前一黑,他感到自己被传送到一个地方,巨蟒一样的东西想到缠绕,从透出一投冲天的威压,莫闲本身对威压之类有较强的抵抗力,这与他修行黄庭之道有关,他可以感觉到,这股气息异常庞大。

    那巨蟒一样的东西,莫闲认了出来,那是树根,青桑树的树根,他抬头向上看到,却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地下,这处空间是真实的,不过是青桑树根缠绕形成的一个树根瘤,乱石泥土堆积,在其形成了一个空间。

    而那些树根,扎入一具庞大的尸首,尸体不是人类,而是一具古魔尸体,高达几十丈,似乎在呐喊,虽然他已死去,但一股冲天而起威压却还在,可想他身前是如何的强大,但死后不过作为青桑树的养分。

    莫闲走到他的身边,这才发现,不仅是他,还有他一样的同类,不过个头没有他大,不知有多少,都已化成白骨,但一股股凶戾之气不断上冲,却被青桑树镇住,

    在巨大的威压下,莫闲脸色发白,腿都发抖,好像自己有一种身不由己的感觉,莫闲提了一口气,守定心神,仔细观察这具尸体,尸体并没有腐烂,皮肤上靛青色魔,好像随时在改变,这是先天符,与龙章凤篆属于同一档次,渐渐地他入了神,居然忘记了威压,盘坐在古魔尸体前,无数的符似乎在他心目扭曲,渐渐归于一个扭曲不停的符,这个符告诉莫闲一切。

    说是古魔,实际上并不正确,应该称为为神魔,天生地养,寿元悠长,这具尸体是神魔的一种,在神魔时代,并不突出,他隶属先天神魔的第代,后世佛教所称大力鬼王,实质是他的后裔,大力鬼王血脉已经很稀薄,能成为佛教的护法,而他则是大力神魔王,却不肯皈依,是以最终消失在时空深处。

    莫闲眼睛一睁,时间已经过去一天一夜,现在他感觉不到威压,因为他已经彻底掌握了那个符。

    他一笑,脑后一道青气迸出,一个人影走了出来,迅速变大,活重重的一个大力神魔,头顶生出双角,浑身靛蓝,仰光天长啸,凶煞之气冲天而起,引动了青桑树的树根如蛇一样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心一股凶戾之气勃发,手起一拳,与树根战在一起,一气将尽,一声响,依然化作青气,归于自身。

    “这倒有点像一气化清,不过和一气化清,不知差之多少里。”莫闲遗憾道,“不过,这倒是一门奇技,也可用于自身,就叫它鬼神变。”

    莫闲重新将目光投向眼前的尸身,轰的一声,玄阴聚兽幡现,玄阴聚兽幡本来品质不高,但这具尸身还有累累白骨,倒是世间难得的材料,也将幡一摇,一声响亮,地面的白骨,还有尸身被告拉入玄阴聚兽幡,玄阴聚兽幡顿时起了嚎叫,一具魔神在其玄阴空间孕育,玄阴空间风暴顿起,玄阴之气蜂拥向古魔之身涌去,古魔之身迅速同化,而玄阴空间进一步凝实。

    他刚刚将大力神魔王的尸身拉入玄阴聚兽幡,周边立刻发生变化,他没有反抗,眼前一幻,又到了一个空间。

    一股不死的意志弥漫。空间看不到边,黑雾缠绕,一个巨大的虚影静静立着,莫闲放眼看去,见空间静悄悄的没有人,刚一动,那个巨大的虚影好像感觉到有人动了,向他看来,黑雾向流水一样,向他涌去,依然是静悄悄的,但虚影迅速凝实,转眼间,一个高如山岳的魔神盯着莫闲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声音如雷一样响起。

    “遇仙宗莫闲!”莫闲说,他小心地防备着。

    “遇仙宗?”魔神说到,“我没有听过这个名字,看来是后来的小门派,外面的世界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世界,早已不是佛门一家独大,遇仙宗是道家门派。”莫闲说,“你是谁,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?我也记不清了,我只是一段记忆,你的到来激活了我,这是另一重空间,他们说的不错,你的身体很强,想不到,我会获得一个身体。”说着,冲天的魔气如百川归海一样向莫闲涌来,直接霸道的要夺舍莫闲。

    本来以古神魔实力,既然经过不知多少年的损耗,依然不把莫闲看在眼,只是一个蝼蚁而已,他肯夺舍,已是看得起莫闲,要不是在这里困了不知多少年,就是一段记忆,也有他的尊严,就像一个人一样,除非万不得已,根本想不到去夺舍一条虫子一样。

    但对莫闲来说,却是没顶之灾,莫闲不容他细想,一面龟甲出现在头顶,层层黄光耀眼绽开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只阻了他的魔气的侵入,而他的精神,以一种莫闲不知道的方式直接侵入紫府灵台之内。

    莫闲顿觉眼前一暗,出现在紫府之,古神魔哈哈大笑:“小虫子,还想挣扎!”

    说完,身体暴涨,顶天立地,庞大的气势,让紫府空间如开始摇摇欲坠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非象1打赏588起点币,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、黎家大少爷打赏,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