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被神魔一口吞下肚,神魔以为万事已定,他忘了,他并不是一个实体,不知多少年,日复一日,他困此间,身体被青桑吸收和镇压另一个妖魔,他的意志没有发疯,已是不简单,所以他自己说是一段记忆也不为过。他是虚幻之体,莫闲进入他的腹,见到各种如熔炉一般的地狱景象,不假思索,便调用另一件法宝,而不是龟甲,因为他下意识的认为,龟甲没有防住他,所以他才调用无间祭坛。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他只是一个虚幻的意识体,哪里有什么法宝,偏偏就调了出来,他自己都没有明白,在自己的紫府之,所有一切都是意识显示,精神在此间的作用发挥到极限,他认为无间祭坛出来,无间祭坛便现身,并且真的发挥无间祭坛的作用。这就是主场优势,莫闲并不太清楚,他的紫府他做主,这也是神魔一进入他的紫府,便化身无限大,一口吞入莫闲的缘故。因为神魔知道,这里是莫闲的主场,不能留时间给他思考,所以干脆吞了他,让他自己以为已死去,而神魔却想办法同化莫闲的紫府。不曾想,莫闲并没有屈服,反而误打误撞对了。无间祭坛一出。立刻定住了神魔胃世界。黑光大盛。莫闲一见有效,这次他几乎死了,所有手段毫不保留。肾神玄冥带着雪魂珠,肝神龙烟带着桃木,肺神皓华带着阴符剑,心神丹元带着离珠,纷纷飞出,四方护定莫闲。莫闲大吼一声,巨鲸歌出,一拳轰出,神魔的腹顿时霹雳一声,神魔正在同化周围的紫府,突然间,腹部一下子炸开。不仅是腹部炸开,整个腰都断了,化为滚滚浓烟,莫闲破腹而出。前有心神丹元御朱雀,头顶离珠烈焰熊熊;后有肾神玄冥立于玄武之背。雪魂珠光耀周天;左有肝神龙烟跨青龙,指尖上一道青光,一株桃树蓬勃而起;右有肺神皓华坐白虎,掌阴符剑气长;更兼得无间祭坛在头顶,他在次出现,显示出其宝物众多,惊得神魔不敢相信。“不可能,你怎么这么多法宝,在紫府内,怎么可能将这些法宝调用出来?”神魔叫道。莫闲一愣,随即明白过来,而神魔也明白过来,神魔从未想到过以法宝为主力,他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,到现在为止,他居然忘记了他不过是精神所成,还以为自己是神魔本体。莫闲恍然大悟,这些法宝都是幻化,因为莫闲了解法宝的功能,才具现出来,要是他不了解其功能,就是幻化出来,威能也大不如其法宝。莫闲哈哈大笑:“多谢你提醒我,我的地盘我做主!”说着,他又现出一件法宝,是山岳真形图,这是他完全幻化出来,现于脚下,群峰如岻,但莫闲明显感到,这件法宝并没有起多大作用,只是自己精神的幻化,而其他几件,虽然知道是自己的精神幻化,但真的有法宝的威能。因为这几件法宝,莫闲已经祭炼,对功能掌握得清楚,而山岳真形图,却没有祭炼,要来准备为脾神常在准备,虽然脾神已现,但因为时间仓促,还没有来得及合宝。魔神又一次幻化,顶天立地,但莫闲也随之幻化,桃木如通天巨树一样,根须扎入魔神体内,刹那间,有属性的精神变成精纯无属性的精神力,滋补着莫闲的神魂,而离珠更是火焰熊熊,在精神之火的作用下,一缕缕烟气从他身上飘出,转眼就被莫闲的紫府天地所吸收,紫府天地在扩大,也变得更加坚固。而阴符剑光穿梭,也有一缕缕的精神从魔神的身上分离,而雪魂珠却罩住了魔神,魔神连变幻都不可能,只能在原地干嚎,这就是在别人紫府的弊端,在紫府,主人有着无以伦比的优势,除非自己信心不足,不了解实质,才能被夺舍。魔神开始所采取的策略无疑是正确,要是一换一个人,可能就被夺舍,这就是有些修士,在无奈的情况下,宁可夺舍刚死之人,因为紫府无主。莫闲消化着魔神的精神力,无数的符箓流入他的心,但他的记忆并不多,莫闲终于明白他的说法,他就是一段记忆,甚至连他的来历和姓名都没有,好像平空出现一个魔神,在他的心,莫闲还是找到了有用的东西,一种炼器诀,诸天秘魔神兵诀,这种炼器诀根本不能称之为炼器诀,它和精元丹的原理有点相似,以大能尸骨为材,将全身精华融炼在一起,形成一件神兵。莫闲虽不精通什么炼器方法,但好歹也知道常见的炼器手法,他根本没有想到有这种方法,完全是一种霸道绝伦的旁门炼器法。魔神嚎叫的声音越来越弱,莫闲陡然一震,他在最后,在这段记忆,有一个奇怪的一句话,一句并不完整的话。“时空截流?我是谁?”莫闲个词,想起了他本书《修行疑惑录》,这是一本无人问津的书,因为书上记载在修士完全是荒诞不经,当时莫闲在藏经阁时,几乎将藏经阁的能翻的书翻了一个遍。书有一段认为,佛教有过去佛现在佛和未来佛,道教有清,实质上是一样,元始天尊属过去,道德天尊属现在,而灵宝天尊属于未来,如此依此应该存在一种神通,能截流大象,将一个人分成无数份,属于不同时空,此种神通可谓之时空截流。如果是这样,那么这个魔神的情况倒好解释,为什么他只有一段记忆,是谁将他投入此间,好像镇压一个大妖,如果是时空截流,那么不是说,有数十个他,或者数百个,或更多的片断参与其。魔神已经消亡,在消亡的一瞬间,莫闲醒来,他的功行还不足呆在紫府灵台之,紫府之事一了,他便自紫府消失,莫闲没有留意,他的精神力得到长足的进步,他目前还不知道。他睁开的眼,头顶上龟甲依旧层层叠叠绽放着黄光,而外界的魔气没有入雷池一步,莫闲一愣,略在寻思,明白了,魔气并没有进入他的紫府。庞大的魔气失去了魔神意识的指导,只是层层围绕在龟甲外围,他笑了,意识一动,玄阴聚兽幡出现,投入魔气之,如同鲸吸一样,将魔气一扫而空,玄阴空间得到魔气,生出变化,魔气一遍遍的褪变,逐渐变成玄阴魔气,而大力神魔王木然的睁开了眼睛,又闭上了他的眼睛,在他周围,无数的妖兽在玄阴空间成形。空间不死意志消散,随着不死意志的消散,另一股凶戾之气开始蠢蠢欲动,地面上出现了许多蟒蛇一样的树根,如同活物一样,想将凶物束缚住。莫闲树根纷纷断裂,那股气息越发强大,靠近它时,树根好像迟疑不前,地面上泥土开裂,一具巨大的尸体飘出,蛇身而四翼,长达数十丈,莫闲认了出来,是鸣蛇,尸体还在滴着血,血液溅了下去,发现钢铁的交鸣声。魔神镇压的东西原来是它,现在魔神被莫闲消化,鸣蛇的尸体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镇压,就是青桑树,也不能镇压它。莫闲承受着一**意志气息,他一步步走进鸣蛇的尸身,脸色变得煞白,他承受住巨大的压力,这仅是一条鸣蛇的尸身。莫闲虽然脸色煞白,但他终于走到了鸣蛇尸体的面前,眼睛盯着这巨大的尸身。“玄灵炼法,摄炼诸天秘魔神兵,永保长生,太玄一守真形,急急如律令”他从魔神的记忆得到诸天秘魔神兵诀,正好用在此处,从鸣蛇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剑柄,地下深坑的血液倒流而上,从伤口进入体内。莫闲伸出了手,握住剑柄,剑柄上燃起火焰,莫闲脸无表情,他的手在火焰,却不见丝毫痛苦,用力一抽,凶戾之气聚拢在此剑上。剑燃起了滔天的青蓝色火焰,整个火焰将莫闲包围,莫闲的手开始变得枯黑,火焰渐渐收敛,敛入宝剑不见,莫闲手持尺青锋,他的手已经恢复原样,剑一声轻鸣,它是鸣蛇的精华,由鸣蛇的骨骼所炼,剑表面凛凛清光,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符箓,剑一拔出,那具鸣蛇的尸身顿时如粉末一样,彻底消失的世间。果然好剑,完全是鸣蛇精华所钟,就叫它鸣蛇剑,莫闲脑刚想到鸣蛇剑,剑便一声轻鸣:“果然好宝剑,居然懂得主人心思!”莫闲赞到,手剑一扬,剑身泛起无数流彩。(。)ps:  感谢邯郸学道和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秋之神光打赏,武丁x妇好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本书来自  /book/htl/htl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