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从今日起,二千字左右一章,起点也改了规则,四千字就拿满勤,一天两更即可。︽,)

    鸣蛇剑,大妖鸣蛇骨骼所成,吸收鸣蛇一身精华,成就一方神兵,它并不能算法宝,诸天秘魔神兵诀并不能炼出法宝,法宝与神兵不同,法宝有主,神兵无主,即使所说的神兵认主,也是一种形象说法,谁都能使用,只要实力足够,就能发挥神兵的威力。

    莫闲将鸣蛇剑背好,四周已发生变化,那些树根已全部不见,只剩下一些破碎的树根,莫闲拾起一段,见其早已腐朽,但从其他还是看出了不少东西,特别是其曾蕴含过道韵,他目光一闪,是不是找机会砍些枝条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不是那么容易,有多少想得到青桑木的枝条,但世间流传的青桑木制作东西只有几件,莫闲只听说过,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现在该怎么过去?

    他向四周看去,眼睛一抽,四面起风了,看得见风柱从四周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风柱过住,其后连空间都纷纷崩溃。

    不好,莫闲突然感到一股吸力,他一抬头,天空有一个漩涡,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力将莫闲吸入。

    莫闲身上灵光乍现,护住自身,他估计之是出去的通道。

    果然,身边又一次泛起流光,周围景色迅速化成光华,点变成发线,就在一刹那间,眼前又一变,他进入了另一个空间。

    这个空间,完全是一个地狱。鼻子里充满了硫磺的气息。地面上冒着烟气。但让莫闲惊讶的还不是这个,他发现他置身其一块。

    整个天空飘满了大大小小的陆地,一眼望去,很是令人赞叹,大陆有大有小,大的足有几十里,小的只有里许。

    有些大陆完全燃烧,有些表面烟气腾腾。有些却长满了树木,有些却遍布荒草,有的干脆是乱石……更令人感到惊奇的是,从天空垂下大量的树根,如同怪蛇一样无风自动。

    莫闲处于边缘,而心却被层层叠叠的大陆遮住了目光,飘浮的陆地并不是静止,而是在不停的运动。

    一个燃烧的陆地从他落脚的陆地旁边一掠而过,他身上感到一阵热浪掠过,他估算了一下。那块陆地比他置身的陆地大了一倍,相隔有十里左右。

    他发现。燃烧的烈焰之,不断有各种火精出现,咆哮着在火海起伏。

    转眼间,那块陆地便已远去,莫闲又见到数百里外,似乎有人影一闪,便消失在那块陆地上,而那块陆地,却是一个绿色的世界。

    莫闲已有一个猜想,前面两个空间,说不定是大能对他的考验,进入迪崖岭的修士,恐怕都要经过考验,至于什么考验,他就不知道了,特别是第二个魔神处,好像是由一段记忆成形,如果真如他猜想,时空截流,那么其他人也会遇到相似的一幕。

    他的视力很好,在这里,除了有飘浮的陆地可以遮住目光,其他都不能挡住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可以轻松看出去很远,远的已成一个点,甚至人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莫闲又见几个点遁光闪现,很快就不见,凭他的眼力,都不能分辨出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他将目光收回,放在脚下,脚下的陆地一片荒芜,但居然有生物,植物很低矮,叶子呈紫红色或绛黄色,稀稀疏疏的,隔很远才一棵,高才不过膝盖,最令人惊奇的是,在面有些地方冒着烟气,地面温度明显高于别处,居然有植物。

    除了这种怪树,还有些小草,叶子呈铁锈色,莫闲低下头,拔了两根草,他都不认识,草也没有灵力,不能做炼丹的原料。

    他又砍了一根小树,令他惊讶是,树真硬,几乎比得上钢铁,更令他惊讶的是,他居然发现其有昆虫,他根本不认识,莫闲一伸手,黑白大手一抓,几种不同的虫子落在他的手。

    几种虫子外骨骼很硬,几乎是铁铸一样,却很轻,大鄂一咬,力量很大,虽然伤不到莫闲,但莫闲也被它们吓了一跳,莫闲不禁想起了蛊神宗,这种虫子能不能做蛊虫。

    他随手画出一道符,青光一闪,将虫子一切生命特征封了起来,用玉盒装好,抛到乾坤袋。

    他在这块飘浮的陆地上转了一圈,收集了一些能作为材料的东西,主要是那种树木,他选了十几根,硬度很大,他选的是直的,可以做几支箭而已。

    他飞身而起,落向另一块飘浮的大陆,莫闲就这样一路向心而去,他发现,越往心去,灵气越盛。

    渐渐出现了灵药,虽然不知道它的品种,但凭借莫闲的感知,他们应该能炼丹,而间或间,莫闲也发现了几块矿石,这不是凡铁,而是灵铁矿石。

    突然,前方一块陆地上,传来法力特有的波动,紧接着,两道剑光升起。

    莫闲迟疑了一下,还是纵遁光落在那块飘浮的陆地上。

    两个争斗修士,见有人来,脸色一变,不约而同收了飞剑,各自退后几步,眼睛盯着了莫闲,两人都有金丹修为。

    莫闲细细打量两人,一个应该是大安修士,一个应该是南疆修士修士。

    “道友,我和此人有因果,希望阁下不要插手,天门阁会记住这份恩情。”年纪稍大的修士说。

    天门阁,大安的修行门派,是一个二流门派,莫闲没有和他们打过交道。

    “道友,此人和我在外面就有仇恨,杀死我的一位同伴,我蛊神宗有仇必报。”年纪微轻的那人说到。

    一提到蛊神宗,莫闲笑了,蛊神宗进入到里面,有两拨人,一拨人莫闲认识,因为莫闲的化身将他们的影像通过心灵传给了自己,而这个人却不是莫闲所认识,那么,他就是敌人。

    “蛊神宗,踏破铁鞋无觅处,你自己是投降,还是我将你送上西天?”莫闲脸含微笑,手却拔出了鸣蛇剑。

    那个天门阁修士一见此,心大喜:“道友注意,这家伙会玩虫!”

    蛊神宗修士脸色一变,正在这时,又一道遁光落了下来:“阿弥陀佛!施主何别打打杀杀!”

    莫闲一回首,居然是他!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,极灭和东湖小虾米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