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人正是法华宗金顶寺的净庵法师,净庵法师在伐郑期间,与莫闲有矛盾,他为自己宗门的利益,甚至想杀掉莫闲,莫闲没有想到,他也来了。???  ??  ??

    佛门修行讲究四大皆空,这个和尚功行已到须陀洹果位,上次见他,就是须陀洹,相当于道家金丹层次,但玄妙又有不同,是佛教最初的修行位阶,为沙门四果的初果。

    佛门修行,与道门有别,到达须陀洹,说易极易,一朝顿悟,便从一介凡人而至此果位,说难极难,到此果位,想进一步,虽有四阶,但有人直接跳过,直达阿罗汉果,甚至一步登天,成就菩萨与佛。

    证须陀洹果者,永不堕恶道,然而尚须於人、天往返投生,渐渐修行至二果斯陀含、果阿那含,次往返後证四果阿罗汉,方断尽见思烦恼而永脱轮回。

    这阶段净庵法力虽然有了长足进步,但境界并没有提升,也难怪,佛家讲究顿悟,他却心放不下法华宗的荣誉。如不突破这个,他可能终身也提升不了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直接落在此地,口自然有了劝解,人都没有看清,等落地后,一眼看见莫闲,心头自然火往上撞。

    莫闲是他心的一个梗,他冷冷的一宣佛号:“阿弥陀佛,原来是莫施主,当日你破坏了联军的和睦,今日却不能容你!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当你是高僧,想不到你说谎话脸都不红,不怕下拔舌地狱吗?”莫闲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我与圣者同行,何来下地狱,倒是你外道修行,终不过镜花水月。”净庵舌灿莲花。

    须陀洹又可译为预流、入流,修行至此,已经入门,佛教把修行入门的人称为圣者,须陀洹已是“信根成就。即是慧根。”由于参与了圣者的行列,所以称为“预流”。

    “佛理不悟,却学阎罗殿一般,狂妄自大。你才是佛所说的外道。”莫闲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阎罗殿的作孽!”净庵跳了起来,口佛咒出。

    “森罗万象,头头安立,缘起千,法界无碍。一念千!”

    随着佛咒起。此间世界顿时变化,天花散落,震、吼、击、动、涌、起六种震动随之而起,上至天,下至阿鼻地狱,种种众生变化,胎生卵生湿生化生等种种不可思议的都现于眼前,莫闲置身于其,好像身受种种苦。

    连天门阁和蛊神宗的两位修士,也不由自主地坠入其。忘却了本来面目,浑浑噩噩,不觉之间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莫闲心神一个恍惚,立刻惊醒,这已不是幻术,而是心念之,生成另一个世界,虽是虚幻,但人如坠入其。就是真实,会忘记本来面目,就像经历了轮回一样。

    莫闲方所以没有完全忘记,是因为他的精神。他在之前,因为魔神夺舍,结果为他所灭,虽然魔神仅是一段记忆,但魔神的强大,不是现在的莫闲所思议。他的精神也到了一个新的高度,甚至可以媲美化神。

    他一愣之下,随即醒来。

    一念千,种种不可思议的景象,好像佛主在**,具现千世界于信徒的眼前。

    他的理智与情感分开,感受着五脏体验,对净庵法师所为,生出一种愤怒,肝神龙烟青光大盛,并没有什么之前在紫府那样显形,而仅仅是青光大盛。

    青光一起,隐约听到一声龙吟,似有一株桃木升起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以一念千幻化世界,他自身非常冷静,高高在上,像个造物主,看世间沧桑,突然之间,心头似乎有怒意上升。

    他一怔,是怎么回事?不知道莫闲笛上青光起,他同时就觉得自己怒火上升,他不由自主抬起手,感到自己生命力从来没有这么兴奋,好像力大无穷。

    他不知自己将莫闲拉入千世界,却被莫闲的肝神所制,不由自主地生出怒意。

    他手掌举起,大般若掌就要拍下,看见莫闲眼神之,明显有一丝嘲笑,好像充满了慈悲,身上白光微微一动,他猛的一声咳嗽,咳出一口血,不知不觉间,他的肺也受伤了,他一下子醒了。

    净庵清醒过来,在不知不觉,自己了暗算,到底怎么的,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的千世界陡然崩解,他感到自己的肺和肝居然受伤了,对方以一种他想不到的方法,使自己受伤,他踉跄一步,身体骤然金光亮起,天龙遁法,身影一闪,化作一道金色龙影,飞而去。

    莫闲回过头,盯着蛊神宗修士。

    天门阁的修士和蛊神宗修士刚从类似轮回醒来,头脑还有些昏,天门阁修士说:“我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他正在轮回,成为一个富家子弟,正和狐朋狗友在玩鹰斗狗,突然醒来,前一刻的情象还在脑海。

    随后,脑海记忆狂涌而现,自己是一个修士,正在和人争斗,来了两个人,前一个人应是和蛊神宗的有仇,后一个是和尚,好像说什么“一念千”,自己便忘记,好像身入轮回一样。

    他一身冷汗,抬头看时,见眼前只有莫闲还在,净庵已经没有了踪影。

    那个蛊神宗的修士,也从迷惘清醒,脸色一沉,他倒机灵,身边灵光乍起,无数蛊虫出现,向两人卷来,他却纵身而起,向外就逃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聪明人,自己进入这个鬼地方,同伴都已失散,而面对二人,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!

    莫闲以肝神和肺神,不知不觉伤了净庵,在伐郑之战时,他无力与净庵法师对抗,现在却已能把净庵惊走,净庵说走就走,莫闲倒没有防范。

    现在,蛊神宗的修士也想溜,莫闲怎么可能让他走脱。

    一张口,阴符剑出,一道白光闪电般的追上蛊神宗的那位蛊丹修士,騞然有声,剑光一过,分为两半。

    而蛊虫才飞到两人面前,陡然一怔,随即如烟雾一样化去,倒让天门阁的修士吓了一跳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,秋之神光打赏,在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