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到的是白猿道人,青光如虹,他的青虹剑起,黑光随灭随生,他身边飞起大日珠,大日珠一出,黑光立刻变得稀薄。??

    “丫头,跟紧我!”他对桃夭说,对他来说,里面的诱惑更大,因为在巨妖诸怀的气息及血肉,对他和桃夭这类妖修来说,如果吸收了一部分,细心体悟,就能还原诸怀的一部分秘密,这对他来说,几乎是一步登天的事。

    白猿道人在前面开路,桃夭在后面跟着,进入里面,桃夭这个小妖,不知交了什么好运气,她自己的实力,不足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那边的鬼车也到了,一张口,喷出了瘴气,腐蚀黑气,不一会,她也进入黑气圈之。

    这就看出众人的差距,第一批人,也就是毘羯罗、阴九幽等进入其,而后面的人却没有到黑光面前。

    后面的人,那个蛊丹修士哲合科显得很狼狈,虽然他身边笼罩着一层蛊虫,但这些蛊虫虽能吞食鮨鱼,但鮨鱼很硬,啃食一条鮨鱼,倒被鮨鱼反过来吞食不少,他身边蛊虫逐渐稀疏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了黑光面前,蛊虫已不足攻破黑光,他也试了,黑光好像具有同化蛊虫作用,许多蛊虫都丧生在其。

    他只得亮出法宝,一柄阴焰叉,阴火缠绕,但对黑光并没有效果,黑光如水一样,阴火一接触,就会熄灭,他只好强攻,但黑光随灭随生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位蛊婴修士被阻在外面,而其他的修士,还在跟鮨鱼作斗争,一时没有办法触摸到黑光层。

    莫闲回过头,想起一个人,他在炼制五毒丹时,有白影偷入洞,虽然被他察觉,但真身却遁走。

    那个人功行不弱。他,他是谁,有没有来,看外面的人。好像没有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的是,他想的那个人是皇甫冉,由于莫闲没有看到他的面,只凭一具阴煞化身,并不能确定是谁。

    皇甫冉到哪里去了。皇甫冉早就来了,潜伏在一旁,他并没有动,心对周围的树根很是反感,他修行的魔道,对青桑木有着一种本能的反感。

    但他隐形匿迹的功夫很好,在他进入到其时,莫闲等人已经入内,他并没有上前,这么多人进去。他悄悄伏在一旁,见一个修士从他身边经过,他心一动,随在他身上,而那具修士觉得身上一寒,便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皇甫冉也不着急,顶着别人的身体,他很小心,表现得和之前的人一样,他不着急。反正有别人在前面开路,大不了自己悄悄跟着那些进入里面的人,抢夺他们的东西罢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皇甫冉这样,所以莫闲并没有现他。他也没有赶往黑光,而是落在后面,他现在成熟得多了,有一下没一下和鮨鱼在战斗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,除了一个冒牌的皇甫冉外,其他人都没有实力进入其。而皇甫冉走的方向,恰好和莫闲是一个方向,他见到莫闲进去,眼睛低垂下来,但却是厉芒一闪。

    到了里面的众人,毘羯罗盘坐在地,双手合什,身上红光亮起,口念起佛咒,红光之,一尊金刚现,刹那间,红光压过了黑光,渗入诸怀的**之,他开始炼化身下的诸怀。

    无穷玄妙之气在升腾,诉说着妖身的奥秘,这些气体一丝一毫渗入他的身体,两者之间产生共鸣,黑色玄光和金红色光华在交织,他的身体强度在进一步提高,对法则的领悟也在不断加深。

    他所处之地,金红色光华在逐渐扩大,妖身上黑色渐渐染成了金红色。

    阴九幽直接立于另一处,黑色的魔气似乎和黑光汇流,九幽不动诀从过去、现在和未来全面展开,脚上黑气升起,整个一遍纯黑,比之前的黑光更深遂。

    更深的黑色斑纹缓慢地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苦无涯却祭起了他的竹叶剑,青光一道,直接想攻入诸怀的皮肤,剑光到处,慢慢磨灭诸怀的血肉,散成黑气,被他吸入体内,又从鼻孔喷出,但出来的气体却是另一种黑,已没有其精华。

    莫闲将玄阴聚兽幡直接插入诸怀体内,滚滚的黑光流入幡,玄阴聚兽幡一瞬间似乎活了,幡响起可怕的嚎叫声。

    莫闲借助玄阴聚兽幡,炼化起尸身,幡表面迅聚起一只虚幻的诸怀,身下诸怀的尸身迅虚化。

    莫闲借此,体会着尸身的玄妙,窃取着尸身大道符,领悟着尸身蕴含的法则。

    他的身畔,如同世界开辟,黑白二色,清者上升,浊者下降,如环无端,更让人目瞪口呆的贴纸呈现种种景象,或洪水滔天,或涓涓细流,或静影沉潭,种种景象揭示出,诸怀身前体悟的水的法则。

    而白猿道人则各直接,大日珠一起,大日真火轰然落下,尸身冒出黑色的玄气,他招呼一声桃夭,两人毫不客气,直接吞咽,尸体蕴含的法则和精气,他根本无所畏惧,直接服用,他是妖,方法很直接,无数法则在两人体表显现。

    许多都散失,特别是桃夭,但截留极少的一部分法则,让桃夭自身实力蹭蹭上升。

    鬼车更狠,现出法相,九头齐动,喷出彩瘴,身体完全裹在彩瘴,彩瘴的腐蚀性,让她直接沉入诸怀的尸体之。

    各人各显神通,拼命炼化诸怀的尸身,因为众人知道,诸怀虽大,但谁也不想放弃一部分,只能尽可能炼化。

    众人炼化诸怀,诸怀的尸身在缩小,依然保持完整,数万丈的身躯在缓慢的变小。

    这个景象落在外面诸人眼,众人又是羡慕又是焦急,越加紧攻打黑光。

    皇甫冉动了,他附身在一个修士身上,本来准备混水摸鱼,没有料到出现这个情况,内部的机缘却不是实物,而是真切的增长自己的修为。

    他顿时明白了,他虽出身遇仙宗,后来又反出遇仙宗,混迹于东海盟,东海盟是散修形成的团体,许多秘密并不知道,现在一看,不由得他不出手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、秋之神光打赏,顾采奇和疏忽豆浆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