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把他封存的得自小千世界的昆虫交给了巨南,告诉他,有朝一日有人拿着莫闲的信物来找他,就算他的同道,与他一样,对阎罗殿有着刻骨的仇恨。莫闲的身外化身,却进入莫闲的体内,他自身的阴阳一气擒拿手是后天阴阳,还有他的阴阳遁,都是后天阴阳,莫闲的无间祭坛的大鼎,收集了大量由于二个世界相交而衍生出来的先天阴阳元气。在短短的数日内,身外化身的两种绝技,便自脱胎换骨。莫闲等告别了蛊神宗,返回遇仙宗,而他的分身又一次出现,他又一次来到燕国,他要己收的几个学生,虽然没有正式收,他答应过冰母水月仙姑,将冰魄宗重新建立起来,以冰魄元磁剑为信物,他还答应水月仙姑,要替她积累千善功。这些事情,他都要完成,他摇身一变,化作一个游方郎,虽然没有做过郎的经验,但一个修士,特别是莫闲精通外丹术,对各种药性也很熟悉,世间常见的疾病难不倒他。一路行来,悬壶济世,也不收诊费,倒也羸得薄名。莫闲的化身忙于一路上悬壶济世,而他的本尊回到遇仙宗,去见他的师傅潜虚子。“师傅,我这次得到了一株青桑木,听说青桑木可以驾设小千世界的通道,不知真否?”潜虚子一下子坐直了:“你怎么得到青桑木?”莫闲把自己的经历简要的说一遍,潜虚子叹道:“青桑木,有一种传说,它是可以建立通道。听你一说,我大概明白。你得到了青桑木,能献出来给宗门么?”莫闲取出青桑木,说:“师傅,这就是青桑木!”“走!”潜虚子直接和莫闲传送走,莫闲又一次进入一个不可名状的世界,好像一切都静止,但他却能动。他的眼光不同时以前,他经历过几次空间转换。在黑地狱,他是第一次体验了这种时空转移。后来,他又在迪崖岭体验到,几次体验,让他对空间之术,也就是太宇之术有了基本的了解,听说,修士一旦进入元婴,能短距瞬移。就是利用了太宇之术。这一次,由化神修士亲自施展,让他更加对太宇之术更加领悟了一层,很明显,太宇之术之间有一个壁垒。在这里面,物无大小,高山与深谷平。好像时间与空间混成一体,物体一瞬间似乎无限重,一切都静止了,莫闲隐隐感到,有两种方法,一是速度。好像是流光的速度,还有就是法力,不对,应该说一切物体所有,对,是能量,这二种方法是打开空间的关键。正在思索间。身子一沉,跌出了空间,已经到了。在一处大殿,掌门流霞子,还有许多长老在,潜虚子出现,他们并没有引起惊讶。莫闲赶紧上前施礼:“弟子莫闲见过掌门和诸位长老。”“不必多礼,潜虚师弟,你这么急,有什么要事?”流霞子问。“潜虚见过各位师兄和师弟,我今日来,是因为莫闲在这次迪崖岭之行,得到了青桑木,而且他自愿献给宗门!”大殿立刻寂静无声,随后窃窃声响起,流霞子也是一脸惊讶,接着满脸喜色。“莫闲,你确定是青桑木?”“弟子确定!”潜虚子不高兴了,说:“莫闲,你将青桑木解开封印!”莫闲依言解开,一棵青桑木冲天而起,流霞子手一挥,大殿空间似乎无限增高,青桑木虽高,但并不能触到屋顶。莫闲一见,知道这是太宇之术,不由感叹,在遇仙宗,掌门一直不起眼,今日一见,才知道他是个不简单的。青桑木高达数十丈,青光盈盈,熠熠生辉,其枝叶间,似乎述说着无穷的大道。“果然是青桑木,蕴含空间之力,你献青桑有功,有什么时候要求说出来。”流霞子说。“我多年得宗门培养,为宗门尽力是我应该。”莫闲说。流霞子和诸位值守长老团的人在传声问答,过了一会儿,成一致意见。“你已进阶金丹,虽然不是金丹一道,但功行相当于金丹,可以免除弟子身份,升为长老,你献青桑木有功,又因本是杀手,出入于死亡边缘,于生死之间幡然悔悟,为不忘本,道号就在你名之后加上子即可!”流霞子道。“谢掌门赐名!”莫闲再谢,他的道号莫闲子。“过数日,你和其他金丹修士一起晋升长老。”流霞子说。升为长老,一般门派不赐名,道号由各自按辈分取,而在遇仙宗史上,只有一只手数得过来的人,由掌门赐道号,故此,此是一项极难得的荣誉,掌门赐道号,在同辈修士,凭此名号,享受优先权,更重要的是,遇仙宗会通告天下,作为核心长老,别派修士如伤害他,遇仙宗一定会追查凶手,而且是举全宗之力。流霞子没有想到,他以为莫闲一人得到青桑木,在莫闲走后不久,梁丘子带着子渊,还有一位长老也领着谢草儿进来,两人都是来献青桑木。流霞子没有想到,其他诸位值守长老团也没有想到,会得到株青桑木,虽然两个人的青桑木只有十数丈,但一心为宗门,流霞子苦笑。经过几番商量后,便出现一个奇局,遇仙宗一下子多了位赐号修士,由于子渊已由梁丘子赐号,用原道号即可,不过必为宗门所赐,而谢草儿赐道号青桑子。一门个宗门赐号修士,待其他门派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后,也纷纷效仿,此是后话。莫闲回到了自己的茅屋之,绿如正在茅屋等他,周围一切都规划得井井有条,灵谷飘香,灵药也颇具规模,莫闲见到绿如,心泛起了温柔。(。)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币,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,↑star↑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!本书来自  /book/htl/htl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