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仙宗,株青桑分别栽于座峰头,周边布置大阵,到底是遇仙宗,很快就摸索出青桑木是怎样沟通小千世界,这株青桑木分别通于小千世界的处青桑林。∽↗,

    遇仙宗在相隔数千里青桑林,建立了分宗,由一个元婴长老坐镇,布置大阵,一些低阶弟子进入小千世界。

    不仅是遇仙宗,凡得到青桑木的门派,纷纷建立起通道。

    小千世界的居民发现,近来好像有神仙下凡,莫名多了一些修士,世人不识,称之这神仙,斩妖除魔,世俗间妖物吃人的事骤然减少。

    谢草儿也经常来莫闲的茅屋,因为她的灵宠松鼠,经常不在家,跑到绿如和绿猗那里,混吃混喝,弄得她都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莫闲又一次安定下来,炼炼丹,画画符,照顾一下灵药与灵谷,他的功德值因为这次得到青桑木,已经很高,暂时没有什么时候事,甚至动用起灵谷酿酒,连酿酒的水,都是难得的灵水。

    加上蠡玉这个吃货,结识了一帮狐朋狗友,经常偷猎一些灵兽,拿到这里烹饪,潜无子睁一眼闭一只眼,他又精通太阳真火,擅长烹饪灵谷,结果莫闲这个地方,成了几个吃货偷吃的地点。

    绿猗和绿如因为他是莫闲的好友,也就默许了他,还将灵谷提供给他。

    莫闲回来时,他们正在那儿唰火锅,见到莫闲,蠡玉笑着给莫闲介绍。

    但修行界并不太平。不知怎么回事。净土宗高僧慧可死在非命。伤口却是典型的剑伤,柔绵异常,好似水连绵不绝,这分明是天一剑的剑气所伤。

    净土宗高僧上门询问,宣明宗否认是自己宗门所为,这件事还没有结束,一名宣明宗弟子为华严王剑所伤,从伤口看得出。这种剑气正大光明,充满慈悲意味,因为不论是天水剑,还是华严王剑,还有纯阳剑丸,世间有种剑气,杀人之后,能打乱因果,推算不出是谁所为。

    几个宗门都进行了推算,结果一无所获。而伤口的剑气残余,却指明了凶手用的武器是天一剑和华严王剑。

    人还算理智。但修行界却传言纷纷,说宣明宗用天一剑暗算慧可,同为佛宗的华严宗为同行出气,用华严王剑杀了宣明宗的人。

    事情好像正如传言一样,有华严宗弟子死了,伤口却又牵连纯阳剑丸,同样推算不到,但从伤口残余的剑气来说,却是纯阳剑丸。

    事情进一步升级,接着纯阳阁、宣明宗和净土宗,还有华严宗,甚至法相宗,华阳宗等门派选择入,这回倒不是剑所为,而是一些在外弟子被杀,事件越来越大,这些弟子都嚷着要报仇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些门派的上层压着,早就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莫闲的化身依然在行医,在齐国时,恰巧遇到大水,他暗施展神通,救了千千万万的人,同时,又专门炼制丸药,广施妙手,得了万家生佛的名头。

    他一路向北,想从齐入燕,行进沂源山时,山高林密,一般普通人不会来此深山之,莫闲是修行者,加上他近来行医,便至深山,顺便采些草药。

    他平时不收病人一钱,病人有钱就去药店买药,如果没有钱,莫闲就地采药,免费提供给病人,常见的草药可以从山野村头采到,但有些药,就不能从山野村头采得,他身上也常备一些罕见的药。

    他这次入深山,主要是为了采药,采好药,临时炮制一下,制成成品,再放入随身的药囊之,他在世间,并不轻易露出乾坤袋。

    正在采药时,听到天空有破空声,他抬头一看,居然是熟人,而且两方面都有熟人。

    前面是曹光,后面有几人追杀,其一人是慈恩,一人是净庵,还有二人,莫闲就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慈恩是唯识宗青龙寺的高僧,而净庵却是法华宗金顶寺的高僧,与莫闲有隙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之下,将手药材塞入药囊,放在药筐,随手放在地上。身体一动,阴阳莫测间,便出现在天空之,曹光一见大喜:“道友,好没道理,那些秃驴说我杀了他们的人?要拿我下去。”

    莫闲让过了曹光,拦住了慈恩和净庵,对慈恩合什为礼:“大师,为什么追赶曹道友?”

    “莫道友,我门的慈思死于纯阳剑丸下,曹道友矢口否认,还伤了我们的人,希望道友不要拦路,阿弥陀佛!”慈恩也合什为礼。

    “大师,曹道友在上一次就与你明说,他没有杀害慈思大师,大师怎么出尔反尔?”

    慈恩有些脸红,而在一旁的净庵却开口道:“道友,不要上了他的当,他是道家的人,而且,他以前是阎罗殿人,道友相信他的话?”

    莫闲勃然变色:“我念你是一代高僧,谁知今日看来,你口口声声将道佛差异挂在嘴边,你所作所为,与阎罗殿有什么差异,甚至不如阎罗殿,最起码阎罗殿明的说,除了佛教,其他都是外道,你表面看起来还算个正派人物,却党同伐异。”

    净庵脸一沉:“你一个阎罗殿余孽,有什么资格说我!”

    不等说完,手一翻,套在脖子是的念珠飞起,无数金光之,传出诸佛的念经声,向着莫闲便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没有用一念千,因为上次教训在身边,直接动用法宝。

    莫闲见他动手,手也出现了朱蟾剑,一个洗剑式,剑光化着数道朱红色光华,佛珠下落,却被朱蟾剑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莫闲的手腕一转,击剑式出,数道朱虹合成一道,浩浩荡荡,直奔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贫僧今日开杀戒了!”一声佛号,手掌如千手观音一样,手掌指尖一触朱虹,成触地印,空间翻滚,汹涌的空间之流沿着朱虹直向莫闲倒扑过来。

    莫闲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,他脚下一动,触地印虽然号称直要触到对方物品,就足以使对方筋骨成粉,但莫闲却使了阴阳遁的身法,身体飘渺,早已不在正常空间,而朱蟾剑的毒性却渗入对方手指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秋之神光打赏,在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