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以阴阳遁,穿梭在阴阳之间,神妙莫测,净庵法师的触地印虽顺着朱蟾剑的剑虹而上,却在阴阳壁垒上消耗殆尽。

    而朱蟾剑的虹光含剧毒,虽然触地印保护,但毒性还是渗入他的手指,手指发黑。净庵怒吼一声:“卑鄙,居然下毒!”

    身形难免受到影响,微微一滞,他的身体远比普通人强,要是一般人,这种毒性,已足以送命,他仅仅是一滞。

    莫闲战斗经验何其丰富,见他一滞,根本没有经过大脑,身体已经作出了正确的反应,身体脱了阴阳莫测的状态,出现在他的面前,手朱蟾剑和身体一体,騞然而过,一触而分,净庵顿时怔住,接着身体起了变化,如皮肤下面有着许多虫子。

    他掉了下去,血肉可以消解,变成一具骷髅摔在山林之,血水横飞,绿色的山林顿时枯萎了一大块。

    朱蟾剑的毒性,让其他人为之色变。

    莫闲也没有想到会这样,他用朱蟾剑,也曾杀过人,并没有这样,他不知道,一般修士剑之后,便会身亡,而净庵却在第一次毒后,居然用意志压了下去,等莫闲第二次时,却是直接杀死他,他体内压抑的毒素一下子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朱蟾毒本身就是腐蚀身体,第二剑却深深刺入他的体内,加上莫闲真力暴发,毒性更猛,才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净庵身亡,在一旁慈恩脸色变了:“道友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莫闲看了他一眼。淡淡地说:“他是先动手。被我杀了。一代高僧,却嗔痴俱全,大师,你还想为他报仇么?”

    还有二位僧人,其一个一言不发,打出降魔杵,金光一道,直打莫闲的脑部。

    莫闲冷哼一声。随手一剑,将之封了过去,随后一声响亮,从他的脑后,升起一只黑白大手,大手一落,将降魔杵拿住。

    “外道,快把我的降魔杵放开!”那个和尚叫到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理睬他,居然上来就打,莫闲当然不客气。朱蟾剑起,一道朱虹落。他大惊,身上泛起佛光,但也救不了他,一剑之下,斩落尘埃。

    莫闲的动作很快,慈恩刚想救援,已经来不及,他叹了一口气,将禅杖放下,这个和尚功行比净庵差得多。

    “道友,你下手太狠了,你这样干,会引起佛门和道门相争。”慈恩说。

    “引起道佛相争?说笑了,即使有道佛相争,你们追赶纯阳阁曹光,就不怕引起道佛相争?”莫闲讥笑道,此时,曹光也回头了,他飞出一段,见后面没有动静,停下一看,莫闲已和净庵动上手,在数个呼吸间,斩了净庵,他立刻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还没有到近前,莫闲又杀了一个和尚,他才飞到近前:“莫兄,不要放过这和尚,大概是眼谗我的纯阳剑丸,说什么调查华严宗的佛子的死,想强抢我的纯阳剑丸!”

    “道友,你杀了法华宗金顶寺的两位高僧,恐怕金顶寺不会放过你,你好自为之!”慈恩说了这一句,掉头而去,莫闲没有动手,不是他心善,而是他发现慈恩身上隐隐有一种气息,浩如烟海,连莫闲吃不准。

    他不动手,莫闲也没有把握克制他,所以放任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莫兄,你怎么放他走?”曹光待两人走远,这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把握留下他!”莫闲说,回过头,好奇地问:“你有纯阳剑丸,怎么怕他们?”

    “我的功行低!”曹光说,“最主要的是那个慈恩秃驴,会放出一道绿色光华带有玄黄,我的纯阳剑丸遇到它,居然有些运转不灵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清楚了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根本看不清,只觉得好像光灼灼,不知是什么?”曹光说。

    莫闲一皱眉,纯阳剑丸能破除一切相,居然被这种玄黄绿光克制住,看来,佛门也有准备,就不知道这是一件什么的宝物。

    “看来,道佛之间要起一场争执。”莫闲叹道。

    “近来,不知怎么回事,一场场风波将宣明宗、华严宗,还有我们宗门几件镇派之宝卷入风波,这几派都知道不是对方所为,但又不得不卷入其,天下的柄剑,天一剑、华严王剑和纯阳剑按理来说,是独一无二的,但偏偏好像有一件法宝或几件法宝,与件一样,不知是怎么回事?”曹光说。

    对于这柄剑,除了纯阳剑丸,莫闲看过,其他两件,莫闲都没有见过,他也不知道底细。

    他落到地面,把草药筐背上,曹光也随之降落,见到此,一笑说:“你怎么采摘起普通草药?”

    “我在世间,现在的身份是一个郎,当然采摘草药。”莫闲笑到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净庵,如果金顶寺到遇仙宗问罪,你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遇仙宗不会理睬他们,即使理睬,大不了我一走了之,再说,净庵早就看我不顺眼,在以前就想致我于死地,他找死,就怨不得我。”莫闲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莫闲一个人出山,背着药筐,间有大量的草药,曹光走了,返回纯阳阁。

    莫闲继续向北,穿过沂源山,前面就是燕国,他答应水月仙姑的千功德,也不知道完成了多少,想想也应该不少。

    功德之事,因果太多,有时一件事,就抵功德千,有时就是做千好事,说不定什么功德也没有,同样救一个人,如果是恶人,他将来做恶,可能就连救他的人,都没有好报。

    莫闲虽行善,并不知道其会有多少因果,但他不因为因果就害怕行善,他是怀着一颗善心去完成就够了,至于其他,目前不是他能力所能解决。

    不因善恶而行善,这确确符合了大善,莫闲一时没有想起那句话,天地有大德者曰生,一般人行善,往往希得到福报,而莫闲行善,却是为了诺言。

    天地间有生命,才使得善恶有意义,在大多数的时候,救人总比杀人好。正是因为有生命存在,天地间一切才有了精彩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秋之神光打赏,特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