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不说,我会查出来,阎罗殿也没有必要存在了。”左铃露出了杀意。

    “早有人说过这话,他们都死了!”佟青摇头,“可惜,一个正是青春年少的女孩,就要死去!”

    佟青说完之后,手陡然还墙上一击,触动了机关,无数的暗器蜂拥而出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惊叫了起来:“你会法术!”

    因为他看见,那一刻,左铃身上猛然灵光大现,离合圭从她的头顶升起,发出青白二色光华,将那些暗器都挡在身外,暗器虽多,但没有一件能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他随即往墙上一撞,墙面一块陡然翻转,佟青跌入墙里面。

    左铃一愣神,随即大怒,还没有等她发怒,旁边门开了,两个大汉手执钢刀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左铃步似弱柳迎风,但她行动间,一股寒气飘起,两人大汉一刀走空,激灵灵打个冷战,手刀如上了一层霜花,行动不免慢了二分。

    这二分送了他们的命,左铃剑分左右,快速从两人颈部一掠而过,两人钢刀坠地,颈部喷射出鲜血。

    左铃不理睬他们,手一指,离合圭化作一道光华,轰在前面的墙上,墙应声而倒,在砖石横飞,出现了一条暗道,左铃飞身而入。

    暗道之,并不黑暗,每隔一段,点着油灯,左铃看没有岔道,一路急驰,看到前面佟青在狂奔,转眼之间。就到了尽头,他身影一闪,出了暗道,暗道的门轰然而关。

    随后。左铃到了,直接撞在门上,她已离合圭护体,轰的一声,撞了出去。耳就听到佟青狂喊:“玉林大师,救命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左铃已赶到,手剑光一闪,声音戛然而止,佟青倒在血泊之。

    就听到一声怒吼:“阿弥陀佛,施主好大的杀气,在慈云寺杀人,我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!”

    一股压力直冲而来,来的是慈云寺的玉林大师。他已入二禅,虽没有得到果位,但在世俗间,主持一座寺院地够了,寺院表面上是禅宗,但实际上是阎罗殿的一个据点。

    阎罗殿在世间,通常采用双管齐下,一方面利用杀手组织,培养江湖势力,控制草莽;另一面。却采用寺院的形式,里面的人却是修行者,虽然功行上很少有高手,但并不是世间江湖人士所能抗衡。

    杀手组织。还有其他机构,只有当地的负责人知道这些机密存在,其他人都不知,佟青就是其一员。

    暗日大手印拍了下来,他的修行,相当于金丹的筑基成就。而左铃虽然经过莫闲用精元丹替她省了不少时间,但真实水平,不过炼气,暗日大手印一现,左铃知道了自己鲁莽了,自己忘记了莫闲的话,阎罗殿是个极其庞大的组织,其高手如云。

    她一咬牙,法力拼命注入离合圭,离合圭,冲出了青白二气,轰的一声,硬撼对方的暗日大手印。

    左铃很幸运,一般修士,在炼气期最多是法器,不可能是法宝,而她从开始就是法宝,她以为很正常,法宝的威能很巨大,但也消耗多得多。

    两者一接触,炸起一团刺目的光华,巨大的暴响,几里外都听得到,左铃到底根基浅并涌发挥法宝的威能,一下子被炸飞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不好,意念一动,离合圭归体,顺着爆炸的冲击方向飞了出去,一落地,她感到胸口疼,也顾不上了,冰魄**步出,向外急驰。

    玉林倒是意外,对方那件圭样的东西,难道是法宝,一念及此,他眼贪欲顿现,立刻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玉林追了上来,左铃并不能御空飞行,但冰魄迷踪步却是一等的步法,身体像笼罩在冰雾,不断有幻影生成,方向也不定,眨眼的功夫,便钻成成片的民房,玉林只得御起遁光,在空看着他。

    左铃身影一闪,从民房脱身,投入一个园林,有一片树林,这片树林并不是天生,而是此地一个富户所有,这个富户被人称为倪半城,他修了一个园子,间收集大量古木,名花,还有珍稀植物,可谓燕国第一名园。与江南园林不同,林藏山含水,占地极广。

    倪半城虽为一个富户,但他交流广泛,其不乏燕国贵族和社会名流,所以倪半城虽没有功名在身,倒也活得洒脱。

    园子自二十年前完工,他有四子二女,其四子倪幕为人乐善好施,对佛门极为感兴趣,可惜不知什么原因,却不能修行,终日读些佛经,年纪已经不小,却对女色不感兴趣,家多次想跟他娶亲,他都找出理由拒绝。

    后来,干脆搬入园,过起隐士般的生活。

    左铃见树木参天,心一喜,身影一闪,没入林。

    玉林却暗暗叫苦,人影进入林,此树木极为茂盛,很快就看不见了,用神识扫描,他是二禅,范围并不大,更兼得他还分出精神御器,下二绕,他失去了左铃的身影。

    左铃在林,发现前面有一处小山,山脚下有一湾清泉,在泉边有数间房屋,构成一个小院,小院有匾,上书:须蔓。

    她心一动,身体便投入院,见院有灯,旁边一屋虽没有灯,但窗户开着,她缩身进入房,悄悄地将窗户关上。

    随眼打亮了房间,见里面有重幕帐,陡然听到旁边门响了,身体一缩,躲在幕帐后。

    房间有二门,一门却和旁边相通,而一门却是通向外边。这是通向另一房间的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灯光亮了,倪幕端着灯进来,居然没有一个侍候他的人。

    左铃偷眼看他,见他形相清癯,风姿隽爽,萧疏轩举,湛然若神,好一个翩翩浊世公子。

    他将灯放在桌子上,外面传来一个声音:“老衲玉林,深夜来访,倪幕公子在吗?”

    左铃身子身躯一抖,居然那个秃驴来了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,在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