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铃在更天离开了须蔓居,她记住了慈云寺,心到底不忿,又返了回去,此时已敲四鼓,在慈云寺放了一把火。?

    在她离开须蔓居时,倪幕看她走得匆忙,想说话,知道她不会听,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,便折回身。

    火一腾起,她想趁机溜走,但被玉林等现了,当即包围了起来,此时,她心后悔,自己图一时之快,不想身陷重围。

    玉林哈哈大笑:“女贼,看你这回往那里逃,侥幸逃过一次,还居然敢放火,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两个和尚一左一右,手持哨棒,身上泛着灵光,两根哨棒如毒龙一样打开,虽是凡兵,但这两个和尚却是修行者。

    左铃一咬牙,脚下走出了迷踪步,手剑泛起两朵剑花,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了下去,当当两声,荡开了哨棒,剑诀一领,一剑已到一个和尚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快躲!”和尚耳边传来了玉林的声音,他想躲,已经躲不开,但一股大力拖住他往后一仰,并不有完全躲开,剑光之下,血光迸现,差点给他来了个开膛破肚,要不是玉林临空一抓,他已经送命。

    玉林火了,祭起一件法器,那是一幅经幢,佛光如山,就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左铃一咬牙,离合圭又一次出现在她的头顶上,两般宝物还没有接触,猛然间,刮起一阵怪风,飞砂走石,吹得双方都睁不开眼,

    待风平息之后,再看场,左铃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是谁救了左铃,正是莫闲的化身,莫闲正好来到燕国的腾门关,他还在盘算着此地距左家堡只有几十里,自己是用游方郎的身份去,还是直接以莫闲的身份去。

    他白天施药。晚上自然是坐了一夜,陷入静定之,但在四更天时,陡然有人喊走水了。他睁开眼睛,精芒在夜色射出二尺。

    慈云寺方向已经火光冲天,他直接化作一股轻风,从客栈来到慈云寺。

    刚要慈云寺,就见火光。一群和尚围住一个黑衣人,蒙住面,从身材上看是一个女子,见这个女子施展出冰魄宗的剑法,心已经确认她是左铃。

    此时,玉林出手,祭起一幅经幢,佛光如山,莫闲看得出,这是一件佛宝。其凝聚了香火愿力,知道不好,背后显出翅膀,薄翼连扇,刹那间,妖风顿起,飞砂走石,身在空,一伸手,将左铃摄起而去。

    “先生。是你?”左铃昏昏沉沉,一睁眼,看到了莫闲。

    他们已降落到城外,离开腾门关已有二十多里。天还没有亮。

    “是我,你怎么在腾门关,而且和慈云寺的战在一起,难道慈云寺背后是阎罗殿?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正是阎罗殿,我追查阎罗殿,追踪到慈云寺。那个玉林老秃驴,正是阎罗殿人。可惜,我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左铃说,“先生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去了一趟南疆,近日才回来,恰巧遇到你,你受伤了,什么时候受伤的?我这边有丹药,你先服用。”莫闲取出丹药。

    “在初更的时候,被玉林打伤。”左铃将事情经过一说,又说到倪幕,笑着说,“先生,他是一个好人,就是有点迂,说什么要渡化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倪幕真的一点也没有能力?”莫闲问到,他的眼光与左铃不同,通过左铃的转述,他感到倪幕应该有大智慧,特别是对佛家有着深入了解。

    “一点能力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凭借他一语说出要你更走,他已达到不神而神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不神而神?”左铃问到。

    “此话出自《阴符经》,‘人知其神所以神,不知其不神之所以神。’人一般见到神通之类的神奇所以称神奇,但还有更高的,此人表现出如常人一样,事物潜移默化,功成而弗居功,百姓皆谓我自然,不表现出神奇而足以称神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是一个高手?”左铃不解地问到。

    “据你的说法,他就如一个常人,也没有神通之类,甚至不能修行,这些狭义上来说,都是正确,但此人能洞见事物的本质,这一点,比什么神通都是强,我不如也!”莫闲叹到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说他是常人,却又无比利害,我怎么听不懂?”

    “这就关系到修行的目的,你所以修行,是因为修行能带给你力量,可以报仇,说你走上歧路一点也不错,修行的根本目的,是为了脱,在此过程,往往带有力量,修行者往往为力量所迷。事实上,法术也好,神通也罢,只不过是修行的副产物,是为了炼魔护身而用,真正的修行者,不在乎什么神通法术,脱才是第一要义。而脱必须有大智慧,唯有智慧才能劈成生死路,而他所行,正是智慧,而不是小聪明,你很聪明,却于大智慧上,根本没有入门。”莫闲感慨到。

    “这,我只知道,我为人子,父母恩在,不能报父兄之仇,这种大智慧不要也罢!”

    莫闲叹了一口气,这是她的选择,也是莫闲传她冰魄宗的原因,莫闲只是感慨,他自身都没有从仇恨走出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选择如此,那就抛开那一套,专心追求力量,以早日达到你的目的。”莫闲摇摇头说。

    “先生,见到你真高兴,你有没有方法,提高我的实力!”左铃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追求力量,我这边有一颗五毒丹,是用五种剧毒物炼成,名称虽不好听,但对你的身体有极大的好处,不禁可以成就类似于金刚不坏之身,而且,百毒不侵。”莫闲取出一颗丹药,左铃毫不犹豫地服下。

    她是相信莫闲不会害她,莫闲要害她,根本不必这样费周折。

    丹药一入腹,她知道了好处,果然是好丹,全身细胞充满了活力,好像身体从没有这么好过。

    “真想见一下倪幕,看看那是一个如何出众的人,过几日去,等事情平息后,再去不迟。”莫闲自言自语的说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和书友16o4251…打赏1oo起点币,的人的vf、秋之神光打赏,玄衣宝树投票支持!!特此叩谢!!xh:2182o41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