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没有跟过来,他已与左铃约好,今晚在左家堡边的小山上见。

    他自己也回到了城,慈云寺的火早已熄灭,过火面积并不大,不过烧了几间附属的厢房,但却是慈云寺数十年间第一次失火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个女子,不知是什么来头,最后居然让人救走,玉林禅师脸色阴沉,风似乎带着妖气,难道是一个妖。

    来顺药店死了个人,连掌柜佟青都死了,好像专门冲着阎罗殿而来。

    玉林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安,敌人强大与否并不重要,这种莫名而来的敌人才是危险,这些年来,阎罗殿结了不少仇家。

    他盘算了一阵,取出一只机关鸟,这发生事如实汇报,机关鸟冲天而去,他仿佛心安了。

    莫闲回到了他住宿的客栈,依然作游方郞打扮,他出了城门,往左家堡而去。

    几十里路,换一个普通人,也就是几个时辰,莫闲并没有与其他人不同,走了一段路,前方是一个小镇,路边有一个小茶铺,伙计正在那儿张罗着。

    莫闲走到一张桌子边坐下,茶铺只有数人在喝茶,莫闲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客官,来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来一壶茶,再来一碟点心,我吃过后,还要赶路。”

    伙计应了一声,不一会茶和点头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一个郎?”一个喝茶的老汉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,虽不能说包治百病,自认为手艺还可以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看疑难杂症?”

    “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我的媳妇近来好像变了一个人,整天痴痴呆呆,找了好些郎,都没有看出什么病。”

    莫闲一听,问到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已经有数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那去看看。得见到病人。”莫闲说,几口将点心吃完,又灌下一杯茶,结了账。跟着老头走,耳隐隐听人背后说,老李家的媳妇很风骚,不过这阶段安分下来。

    老头没有听见,别人是小声说。但怎么逃过莫闲的耳力,莫闲心一动,不动声色跟着李老头走。

    走过一条青石巷子,到了一家门前,房子不错,虽不算大,但门槛很高,墙体用青石和水磨砖混合建成,门楼横仿上双狮戏球雕饰,柱两侧配有巨大的抱鼓石。两扇大门上有铁制的兽环,已经斑驳,看得出,李家祖上很富有。

    进了屋,穿过屏风和天井,李老头将莫闲引入一间房内。

    “爹,这位是谁?”一个二十几岁的书生说。

    “是给你媳妇看病的郎。”李老头说。

    莫闲见到了病人,长得纤纤弱弱,倒有几分姿色,但她的目光呆滞。莫闲一见之下,第一印象,她遇到可怕的事,吓得丢了魂。

    莫闲问了几句。知道她当时是在镇外被人发现,不过昏倒在地,莫闲又问了几个问题,心肯定她遇到超过心理极限的事,事后便自闭,所以显得痴痴呆呆。

    “郎。有没有办法?”李老头问到。

    “以前郎是不是开了安神汤?”莫闲问到。

    “他们开了安神汤,或是安神丸之类,可惜没有用。”李老头的儿子倒是一肚子怨气。

    莫闲一笑,说:“郎开的药是对症的,可惜她受的刺激太大,所以看起来没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心病还须心药医。”莫闲说,这显然是由心理原因造成,最关键的是她当时昏倒没有人看见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原因找不出来。

    换另一个世间医生,可能会束手无策,但对莫闲来说,却是小事一桩,修行本是从心意上下功夫,她的心灵是自闭的,但莫闲有把握开启她的心灵。

    莫闲的**术就纯粹是心灵上下功夫,本来是对敌的法术,并被告他用来开启别人的心灵,莫闲幽幽地说:“看着我的眼睛!”

    她呆呆地望着莫闲的眼睛,莫闲的眼睛刹那间好像一个幽深的漩涡,她看到了,那是一夜晚,她以回娘家为借口,却偷偷地和一个人私通。

    她的情人却是一个大英雄,当然,是她这样认为,事实上是此地一个强盗,在一次意外,她救了这个强盗一命,两人勾搭上。

    她在路边等,正常这时候,他会骑着大马来和她幽会,至于她的丈夫,她根本看不上眼,要不是父母之言,她不会嫁给他。可惜,她嫁给了他,才遇到她心目的人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传来马蹄的声音,一个人扑通一声,倒在他的脚下,正是她的情人,当时她就吓傻了,偏偏那人还没有死,满手血污,口喃喃道:“救我!”

    她吓愣住了,此时,一道剑光一闪,她看到一把宝剑将他钉在地上,她的情人眼珠子无神的白勾勾的盯着她,她当时就觉得裆下一道热流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啊的一声,昏了过去,在昏迷过去前,她仿佛看到一个娇小的黑影从黑暗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等她醒过来,她已在自己家,她受到了极大刺激,情人就在她面前被杀,她的心灵封闭了。

    莫闲的精神也感到这一点,他的精神力何其强大,在她心灵显现的一切,都被他感受到,最后那个黑影,很眼熟,好像是左铃。

    莫闲心叹息,不怪别人说这家媳妇是个不安分的,这治好她,是福是祸还说不准。

    那个妇人陡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,瘆得旁边两个男人身子一哆嗦,接着放声大哭,口乱叫杀人了!

    莫闲知道如果是左铃杀人,有的办法处理好,甚至尸体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他一声轻咤,声音虽不大,但却真真的直入妇人的心灵之,妇人浑身一抖,顿时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莫闲淡淡地说:“你自己所见到的,都是他的报应,你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莫闲既然救人,抱着医者父母心,事后关照她一声,希望她守妇德,不然的话,此次清醒对她来说,对这个家庭来说,不一定是好事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黎家大少爷打赏,燚焱炎火炎焱燚、我要穿越混沌、跑11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!xh:4240212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