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已晚,左铃关上房门,别人以为她已去睡觉,她晚上自从来到左家堡,在别人眼,睡得比较早,天一晚,便自上了绣楼,往往都不待天黑,开始丫环还奇怪,她的母亲以为这是受了打击。

    并不知道,她的女儿早已不是那个纤弱的女子,而是默默担负起父兄的仇恨,根本没有指望她的伯父。而且她的女儿已经不是常人。

    在黑夜,莫闲在山顶上看着山下的左家堡,左家堡有点点星光,但大部分笼罩在黑暗,像一个怪兽。

    他的目力就是黑暗也阻不了,他看到了左铃,那个女子一身夜行衣,窗户一关就闭,好人已出现在墙头上,接着一闪,这是冰魄迷踪步。

    就是在白日里,常人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回头,左铃进入山,几转之后,来到了莫闲的背后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莫闲淡然地说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来了,先生有何教我?”左铃说。

    “你所学,是一千八百年前的冰魄宗传承,一千八百年前,有冰母水月仙姑出世,一身冰魄神光,一柄冰魄元磁剑,横行修真界,后来却销声匿迹,在她之后百年,冰魄宗也销声匿迹,直到我无意间入冰宫,见到了冰母水月,才知道根由,冰母水月得冰魄,困于冰宫一千八百年,只到我进入其,始得功行圆满,飞升天界。故此,托我寻一个传人,我走世间,考察多人,都付于冰魄宗部分传承,你也一样,我有私心,见你与阎罗殿有深仇大恨,我也与阎罗殿有隙。故此选你,现在你明白了吗,你的传承来自冰母水月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隐瞒,因为他知道。如果说谎,后面得用更大的谎言来弥补前面的谎言,所以他说的都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不怪先生不让我叫师傅,但在我的心目,你就是我的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代人传授。你要记住,你的师傅可算冰母水月,你一门,都以水月为尊!”莫闲正色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先生!”

    “你跪下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是,先生!”左铃跪下。

    “冰魄宗是道门,你先给清道祖叩,感谢他们将大道传向人间。”莫闲说,他替水月收徒,冰魄宗已消亡。但传承今日重续,他虽简化仪式,但必要的程序还是要的。

    左铃叩,莫闲又说:“给冰魄宗的历祖历宗及先贤叩。”

    左铃照做,莫闲接着说:“给你的师傅水月仙姑叩!”

    一切仪式做完之后,莫闲取出了冰魄元磁剑:“我今天将冰魄元磁剑付予你,从今日起,你就是冰魄宗宗主,冰魄元磁剑作为宗主信物,要代代相传!”

    左铃又磕了一个头。接过冰魄元磁剑,莫闲笑到:“现在我可以将传承完整的告诉你,还有冰宫所在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食指抵住她的额头。将所有信息传给了她,她这才明白,莫闲在之前传给她的只是基础,今日才完整的传给她,其信息莫闲增加了一些,主要是当今修行界的划分。还有就是莫闲前一阶段所传冰魄宗传承的人,当然也是对阎罗殿有仇的人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是何门派?”左铃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遇仙宗的弟子,你今日成为冰魄宗的掌门,我为你准备了一些弟子,这是我上次离开你后,在各国所收,你现在还不能收徒,功行一日不到金丹,都不能收徒,你在左家堡也不行,要修行,必须离开左家堡,你可以亮出你的身份,左家堡没有一个人能拦住你,你在世间因果没有结束,可以外出游历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先生!我的丫环依儿能不能传她武功?”左铃问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办,你要承担起宗主的责任,虽然我知道这付担子不轻,但你必须承担。”莫闲说,“对了,你游历四方时,我安排下一些人,他们对你对付阎罗殿很有用。”

    莫闲将白开心,还有南疆的巨南及蛊神宗告诉她,她默默记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是什么人要制我父亲死地,到现在为止,我寻找阎罗殿,想得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指望阎罗殿,阎罗殿在世俗间是一个杀手组织,杀手根本不会透露什么消息,不过,你可以从你父的仇人入手,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。”莫闲说,莫闲本身出自阎罗殿,当然知道杀手是不会透露雇主。

    山下左家堡的灯光完全熄灭,时间已到深夜,左铃说:“先生,怎样联系你?”

    “如果要联系我,到遇仙宗找我,即使我不在,你可以把消息告诉我的道侣。”莫闲想了一会说,“不过,当你的功行到金丹之后,可以飞剑传书给我。时间已经深夜,你还是回去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回去了。”左铃有些不舍地说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倒忘了,我炼制了根五毒钉,是当日炼制五毒丹时,顺手所炼则一件法器,今日就给你一根,不要轻易使用,此钉异常歹毒,人无救。”莫闲说着,从乾坤袋取出了一支幽黑色钉状法器。

    左铃恋恋不舍走了,莫闲也走了,他重新回到了腾门关,他对那个倪幕很感兴趣,他只听左铃说过,得见他一面。

    腾门关内,近来来了一个游方郎,开始人们没有留神,但逐渐现这个郎医术很高明,不少疑难杂症他都能治,更重要的是,他居然看病不收诊金,待人和气。

    很快,他的大名逐渐为人所知,那些地方上的郎恨之入骨,好在他光开药方,并不卖药,药店倒是生意兴隆,才没有引起更大的轰动。

    这件事让倪半城知道了,开始没有为意,只得他在打名声,后来他的母亲生病,甚至当地名医都看了,还是不见好,抱着一试的态度,去请他,居然药到病除。

    倪半城大喜,重金感谢,他却不收钱,倪半城一想,干脆邀请一般名人,为他打名声,举办了一个宴会,邀请当地名流,在他的园子召开了杏林宴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,秋之神光打赏,元劫和空无之道月票支持!特此感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