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终究道不同,虽说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,但我们有自己的坚持,你去吧,可以摘一朵须蔓花。@,”倪幕叹了一口气,说。

    “多谢,须蔓花开得很好,与其摘下,不如就任它长在树枝上。”莫闲起身,微笑着说,他拒绝了倪幕的好意,合什顶礼而退。

    两人的道不同,虽然莫闲对他很尊重,在他身上,莫闲甚至能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心折,但自己的路自己走,如果接受了他的须蔓花,莫闲直觉感到自己可能去道入佛,他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。

    倪幕微笑着看莫闲离去,莫闲以过一株须蔓花时,神情一个恍惚,仿佛看到自己的未来,他微微一定神,走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家人正在院子外等他,见莫闲出来,说:“莫先生,这边走!”

    院子的倪幕陷入思考之,他缓缓地走出了院子,抬头望去:“来的终究要有!”

    “莫先生,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是本城的名医黄越,是大方脉名医。”倪幕介绍到。

    “久仰!”莫闲拱手道。

    黄越的鼻子里哼了一声,故作傲慢的说:“不知莫郎属于什么科?”

    莫闲倒一愣,他虽然治病救人,实则凭的他是一个修行人,而且他的丹术很高明,由此对人体及草药很熟悉,他什么病都治,实不问什么大方脉、杂医科、小方脉科、风科、产科、眼科、口齿科、咽喉科、正骨科、金疮肿科、针灸科、祝由科、禁科。

    他笑了:“我是一个野路子,什么科都能拿一些,一个走江湖的郎。此次义务诊治。不过是完成家师的心愿。明天就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莫闲说的很清楚,他不想和凡人争斗,事实上他已服输,意思很明白,告诉大家,他要走了,你们就不要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黄越还没有说话,他身边的一位却开口了:“原来你还知道自己是个野路子。不怪不懂规矩,手伸的倒是挺长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莫闲问到。

    “我是此处医生单长山,专攻风科。”单长山说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单长山,分不清风阳内动和痰热风动的单长山?”莫闲明知故问,这件事是单长山的心病,他一次喝酒后,误将风阳内动证误诊为痰热风动证,结果差点送了病人性命,多亏莫闲发现,才救了病人一命。

    这件事并不是单长山不懂。实质是那天他的确喝多了,而莫闲刚好来了腾门关。莫闲一问,就记住了他的姓名。

    莫闲一说,他的脸立刻变黑,作为一个郎,谁没有误诊的事,而且他一把年纪,被一个年青人揭短,脸上下不去。

    “好,好!老夫当日不慎,你做的好事,来人,带李氏进来!”单长山叫到。

    莫闲见到一人,他皱起眉头,来人正是他当日去左家堡途救治那个李氏,当时她痴痴呆呆,莫闲以**术直入她的心灵,窥见了秘密,她怎么来了,还有老李及其儿子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,当日莫闲救治了她,又语重心长说了一番知,自己又没有收她家的钱,她自己醒来,心也是恐惧,好像自己的心事被人得知。

    恰巧有人找到老李家,在金钱诱惑下,一家人没有经得住诱惑。

    单长山说:“诸位,医者父母心!可这个游方郎却趁李氏因受惊吓丢魂之际,欲行不轨之事,幸好李氏在惊吓醒了过来,才未被他得逞,现有李氏及家人指证,这样的衣冠禽兽,怎配为一个治病救人的郎!”

    莫闲明白了,这一盆脏水泼了下来,要是莫闲真是一个郎,不仅可能身败名裂,而且可能身陷囹圄。

    别人看向莫闲的眼神变了,而莫闲却没有变色,冷眼看向众人,特别是李氏,还有李老头,笑了:“想不到,你们要制我于死地,我以祝由之术治愈这个妇人,这个妇人和这一家不仅没有感激,反而倒咬一口,人在做,天在看,你们不觉心虚吗?”

    那个妇人眼光游离,而老李父子两人头低了下来,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黄越说到:“莫闲,人证俱在,你还想狡辩?”

    莫闲摇摇头,他在这次之,可算见识了人心鬼蜮,心越发冷静,回想自己这一阶段来行功德,没有想到出现了这样的事,本来已决定,离开腾门关后,就恢复自己的本色,不再以这种方式来行善。

    世间最异变的是人心,难怪佛也渡不完世间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莫闲是这样的人。”一个声音响了起来,是倪幕的声音,随着声音,倪幕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众人觉得刹那间恍惚,莫闲回过头,双手合什:“智者,你又何必呢?”

    莫闲完全有能力将事情摆平,使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,却被倪幕横插了一杠。

    在现场当,玉林禅师正在思索,莫闲这个名字好像挺熟悉,他陡然想起,莫闲不是那个叛出阎罗殿的杀手,等等,倪幕他是大能的愿身,自己怎么忘了,幽冥教主不是要他的大将们寻找一个人,一个有佛性的,天生大力,身具明光之人,他没有神通。

    自己却没有想到,倪幕有可能就是,他有佛性,力气大不大不知道,身具明光,自己的神识根本不能到他的身边,他不能修行,根本没有神通。

    怎么这两人会搅到一起,他相信莫闲,因为莫闲是阎罗殿的敌人,根本不会做出那种事,虽然那个妇人有几分颜色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老讷也相信莫闲施主不是那样的人。”玉林合什道。

    黄越他们傻眼了,怎么慈云寺的高僧都站在莫闲一边,莫闲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,感到有些不对,什么地方不对,他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内情,倪幕说:“李氏,你说实话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单长山连连使眼色,但倪幕身上有着一种使人信服,好像在他面前说谎话便是侮辱他,李氏终于说出了事情的始末,黄越等人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“智者,你救了他们,真是慈悲心肠。”莫闲说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艾舍长打赏10000起点币,西陈打赏588起点币,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,abcd和艾舍长投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