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知道他的心意,事情虽由倪半城引起,倪半城完全是一付好心,他想报恩,为莫闲尽可能地铺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“不关主翁的事,就是没有主翁为我开杏林宴,该来的还会来。倒是智者把握时机正好,佛门广大,难道这样的恶人也要渡么?”

    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!是人都有私心,让人做出种种丑行,不知却失去了自己最大的宝物。”倪幕说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看出来,倪幕已处于危险之,在参加完宴会后,他离开了腾门关,不知道,玉林也将发现倪幕的消息上报。

    莫闲走在山野之,他已恢复自己身份,他顺路去看一下另一个他布下的棋子,不过他没有去找他,而是远远地看了他一眼,见他已经入门,便不再问他。

    此处距青龙寺很近,旧日青龙寺因为失去了降龙木,显现于世间,幸亏有阵法掩盖,世俗并没有发现,但在修士眼,再也躲藏不了。

    莫闲正在一座山峰看那座掩藏在阵法的青龙寺,唯识宗的青龙寺,佛家唯识宗的祖庭,所幸他离各很远,目前道佛时有冲突,因为剑的事。

    莫闲正在观看青龙寺,他已知道当日唯识宗是丢了降龙木,他所见到的是往日里的一些枝条炼成的法宝,而当时误认为唯识宗诳他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上门的时候,道佛间气氛正紧张,虽然几个门派上层没有动手的迹象,但下层修士间,已是见面就动刀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道友,在这边看青龙寺,是想找机会动手?”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莫闲回头,他在对方靠近他数十丈内就发现对方,见对方没有敌意。所以没有说破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好奇,道佛间发生了什么,说不定有人暗挑拔。”莫闲说。看见一个熟人,说是熟人,并不正确,莫闲认识他,他并不认识莫闲。

    他身边站着铁甲犼。正是圣手书生孤木风,他并没有认出莫闲,莫闲一身妖丹功行,却又有先天阴阳二气洗炼,人不留意,根本看不出他是妖身。

    在孤木风眼,这个人一身功行已到金丹,况且不是和尚,应该是道门人,出现在这里。望着被阵法掩饰的青龙寺,误认为他在寻找机会。

    “道佛之间,目前很诡异,双方上层考虑到这一点,所以造成目前的诡异形势,道友贵姓?”孤木风问到。

    “我叫莫闲,道友身边可是铁甲犼?”莫闲故意问到。

    “你是莫闲,不错,是自在天长生殿的女婿,功行居然达到金丹。我身边就是铁甲犼!”孤木风说。

    “听说自在天长生殿的孤木风前辈得到了一只铁甲犼,你就是圣手书生?”

    孤木风哈哈大笑,得到铁甲犼是他平生得意的事之一:“正是某家,你既然娶了绿如。就是一家人了,我有一个发现,本来想一个去办,不如你跟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阎罗殿的十二大将之一的宫毘罗不知什么事,鬼鬼崇崇到了燕国,在腾门关逗留了一阵。现在经过此地百里外的新望坡,我们去打他一个伏击。”孤木风说。

    自在天和阎罗殿之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双方积怨越来越深,开始是理念不合,对于理念不合,莫闲深有感触,阎罗殿好像自许为正统,他尚不知道,阎罗殿要建立地上佛国,所有外道都要铲除,特别是魔门。

    莫闲要知道阎罗殿是这个想法,恐怕会说它走火入魔,他的经验,他读的书都告诉他,要是没有外界压力,这个组织也就离败亡不远。

    果然莫闲大感兴趣,他对打击阎罗殿是不遗余力,他说:“就我们两人?”

    “就我们两人,一般低手去,还要照顾他们,不如我们去,要是形势不对,跑起来也快。”圣手书生说。

    “好!就我们两人,前辈,我听你的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莫闲驾起遁光,而孤木风却翻身坐上铁甲犼的背上,手一拍铁甲犼,铁甲犼脚下风云动,两人赶往新望坡。

    新望坡是一处北向南倾斜的坡地,足有十里长,一条弯弯的道路横亘在荒草丛,周边都是齐头高的荒草。

    风吹过,绿浪如潮,在天空,两人向下望去,莫闲叹道:“果然是一处好所在,前辈确定他们走这里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们只要躲在荒草,而宫毘罗不可能时刻将神识放在外面。”孤木风说。

    两人落下,很快气息就和周围荒草混在一起,就是有修士用神识,都不一定能发现他们,因为两人的气息完全融入其。

    两人却可以借此气息来探索别人,而别人不容易觉察,因为外人初入其,气息肯定与此不协调。

    风沙沙的吹,两人并没有出头,而是如老僧入定一样,盘膝坐在荒草丛,甚至小鸟和野兔都不觉察有异样,从他们身边经过,甚至在他们身边歇脚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莫闲睁开了眼,而孤木风也随后睁开了眼,望向莫闲,心流过一丝诧异,似乎莫闲发现的比他早。

    宫毘罗和伐折罗带着他们的手下,还有玉林禅师一众人等,并没有飞空,因为他们护送一人,这个人就是倪幕。

    倪幕没有神通,他坐在车上,一辆双马拉的车,倪幕跟他们走,说是他愿意也好,不愿意也好。因为他们拿他家人威胁他。

    倪幕一言不发,只是闭目静坐,也没有反抗,他这样,宫毘罗和伐折罗乐得清闲,因为幽冥教主说过,他身具佛性,有光明护身,还有一个问题,他们也不确定,到底倪幕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到了新望坡,倪幕眼睛睁开了,眼似有无穷智慧,望了一眼新望坡,又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他这一望,宫毘罗叫到:“停!”队伍停了下来,伐折罗问:“为什么停下?”

    “我先查探一番,这地方野草丛生,不要生出事情!”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摘花劫色、玄衣宝树和Jaes·Bonds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