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和孤木风双战阎罗殿的二员大将,孤木风是无婴初期,而莫闲却是妖丹期,孤木风战宫毘罗尚能支持一会儿,但莫闲战伐折罗就不行了,要是莫闲的本尊在这里,凭借其九龙之力,只要方法得当,说不定能战胜他,再不济,也会与之平手。

    但莫闲在这里是一个分身,能支持这个地步,已完全将全身的解数使了出来,特别是看到马车的倪幕,他不相信倪幕会和他们同流合污,他能想到的是,倪幕大概想度化阎罗殿人。

    毕竟莫闲不是神,他并不知道阎罗殿秘密,他相信倪幕,他是一个大智慧的人,对他来说,神通只是小术,他的修行直指根本。

    所以莫闲当机立断,招呼了孤木风一声,顺势起了一阵妖风,施展阴阳遁,望空急走,孤木风也很机警,立刻就走。

    宫毘罗冷笑一声:“现在想走,迟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幽冥教主的符诏出手,莫闲陡然感到身体一滞,硬生生从阴阳遁现身,阴阳遁被打断。

    再看后面,一根手指现在当空,明明是一根手指,莫闲和孤木风都感到这根金光闪闪的手指针对自己点来,带着无穷气势,二人感到身体定在空,分毫不得动。

    莫闲一急之下,准备抛弃了这具化身,而孤木风眼露出了绝望的神情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辆车的门帘掀开了,倪幕望向空,就在这刹那间,莫闲和孤木风觉得身上桎梏顿时消了。

    两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桎梏解开,莫闲立刻遁入阴阳不测之地。身影立刻模糊了,而孤木风也长啸一声,风云顿起。

    宫毘罗却一个措手不及,眼睁睁的看着两人消失在天际。他怎么也想不通,为什么用了教主的符诏,而这两人却逃了。

    不用说他,就是伐折罗也愣住了,他当然知道教主的符诏的威能。明明将二人定在空,他还以为两人完了,谁知虎头蛇尾,两人直接溜了。

    伐折罗就要腾空而起,宫毘罗摇摇头,说:“不用追了,他们不过小患而此,教主交给我们的事大,还是保护他要紧。”

    伐折罗听此,恨恨地说:“就让他们活一段时间。这些外道,迟早都要铲尽。”

    他们点了一下人数,死了人,还有几人昏迷不醒,宫毘罗法相一显,黄光一闪,照在几人身上,几人啊的一声,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伐折罗重新分配好人手,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有感到奇怪。为什么车边的人都死了,而倪幕没有事,幽冥教主说过,他具有佛性。身具明光,那些外道在佛山面前,根本掀不起大浪。

    莫闲和孤木风一下子逃出百里之外,孤木风心有余悸的说:“没料到队伍有两员大将,幸亏你见机不对,逃得快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劲。明明他们用幽冥教主的符诏定住了我们,难道幽冥教主放过我们,还是有什么大能暗出手?”莫闲回想一下刚才的过程,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真是奇怪,什么人出手救了我们?”

    “前辈,你也没有感受到?”莫闲问孤木风。

    “能将幽冥教主的符诏打断,说明他最起码与幽冥教主是同一级别,我怎么能感受到。”孤木风脸一红说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没有必要打他们的主意,那马车的人我认识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我前一阶段在腾门关,还和他交流过,他叫倪幕,身有大智慧,却是一个凡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抓一个凡人干啥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是不是他们抓的,还难说,说不定他是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“自愿?”孤木风奇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佛理很深,虽然身上没有丝毫修行,却想渡化我,说不定他见阎罗殿罪孽深重,想去渡化他们,佛家不是喜欢玩这一套。”莫闲笑到。

    两人落了下来,此处是一座山头,从青龙寺方向几道遁光闪现,这是佛门小无相神光遁光,莫闲和孤木风不仅回头。

    莫闲不认识他们,但孤木风却认识,口说:“晦气,怎么遇到他们,道友,恐怕有麻烦?”

    莫闲闻言,心一转,明白了他的话,看来孤木风和他们认识,并且不是什么朋友,很可能是仇敌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法华宗金顶寺的净润上人,左边那个,右边那两人,一个是净空,另一个是净化,这个人和我不对付。”

    莫闲一听到金顶寺,心苦笑,自己在不久前杀了一个净庵,这个从青龙寺方向而来,恐怕不是找孤木风,而是找自己。

    真叫莫闲猜对了,净庵死时,金顶寺的净庵的灯熄灭,还有另一个和尚的灯也熄灭。

    他们以慧眼观看,天眼观空间,物无远近,如在眼前,只要心所想,均现于眼前;而慧眼,却有追溯过去的功能,见事物的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在金顶寺,只有一人修成了慧眼,他是净光上人,他们去请求净光,净光以慧眼观看,观后迟迟不语。

    他们问什么事,半晌之后,净光莫名的说:“嗔痴不除,纵是落发而六根不净。”

    然后将莫闲的情况告诉众僧,当然,他并不知道莫闲的姓名,莫闲虽然有些名声,在这些高僧眼,如浮云一般。

    同时,也将慈恩在场的情况一说,道:“你们去青龙寺问慈恩,就一切明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净润、净空和净化奔赴青龙寺,见到慈恩,慈恩将当时情况一说,净润听后,口宣佛号,说:“净庵师弟已经去了,虽说是他的劫难,但杀我金顶寺的人,手持恶毒法宝,我们当斩魔除妖!”

    净空和净化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人运用小无相神光推算莫闲,要是推算莫闲本尊,有大千因果业力镜颠倒因果,他们推算不了,但推算的是化身,化身远离本尊,他们推算出来莫闲的方位。

    运小无相神光遁,人直接上路,没曾想,莫闲与孤木风在一起,孤木风见到他们,以为是来找自己的。

    【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,这次起-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,希望都能支持一把。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,领一领,把订阅继续下去!】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和水月楼打赏100起点币,秋之神光打赏,寒波凝翠、东湖小虾米修罗刃尖、玄衣宝树和艾舍长等等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xh212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