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木风骂道:“个老秃驴,居然如此下作,不仅偷袭,而且封锁空间!”

    净润合掌:“阿弥陀佛,原来是魔门的圣手书生,阎罗殿的余孽和魔门勾结到一起,亦是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我算见识了金顶寺的家风,原来和尚不修口德,先有净庵,后又有个秃驴,既然不修口德,还是以武力说话!”莫闲冷笑到。

    “余孽就是余孽,你自己做得,别人就说不得?”净空说。

    莫闲已从他们的话,知道根本不可能有调和的可能,朱蟾剑出手,剑光分化,幻成道,直袭人。

    人合掌,口诵到:“阿弥陀佛!”小无相神光如莲花绽放,阻住朱蟾剑。

    孤木风动了,他一拍铁甲犼,铁甲犼起在空,口喷射出无穷的黑烟黑火,向着人狂涌出去,同时,一面幽魂白骨幡竖立在头顶,骨光如山,压向人。

    人脸上露出惊讶神色:“幽魂白骨幡!你居然炼制这样的魔门法宝,不怕天谴么?”

    “天谴,修行本是逆天而行,我们圣门比起你们这些嘴上一套,手上又是另一套的好得多,最起码我们心口如一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下十八层地狱。森罗万象,头头安立,缘起千,法界无碍。一念千!”净润的佛咒起。

    随着佛咒起,此间世界顿时变化,天花散落,震、吼、击、动、涌、起六种震动随之而起,上至天,下至阿鼻地狱,种种众生变化。胎生卵生湿生化生等种种不可思议的都现于眼前,而孤木风好像处于阿鼻地狱,无数因果业力加身,而莫闲亦如是。

    净化是斯陀含果、而净润和净空都是阿那含果。在功行上二果斯陀含介于金丹与元婴之间,而果阿那含在境界上相当于元婴初期,但在战力上却弱于元婴,但两个阿那含果,却强于元婴初期。

    净润以一念千幻化世界。他自身非常冷静,高高在上,像个造物主,看世间沧桑,而净化和净空两人,脸带微笑,相互看了一眼,大局已定。

    莫闲是第二次在一念千,这门神通很奇特,并不怕人多。而且随着功行加深,威力越发惊人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,他虽然没有本尊那么强,但经历过一次一念千后,要说莫闲没有办法破这个神通,未免小看莫闲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头顶之上,现出了六魂幡,莫闲身上灵光和六魂幡连在一起,对准人一摇。到底是六魂幡,他们一愣,感到头发昏,好像坠入地狱一样。而一念千因净润的头昏,顿时轰然而解。

    莫闲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,他手一招,朱蟾剑出现在他的手上,虚空一步,身体自由来往于虚空的阴阳不测之地。

    一剑直取净润。净润正在失神之时,剑已到,他一激灵,不好!他的反应极快,几乎出自本能,一掌出,掌上闪出金光,朱蟾剑和掌相交,金光破灭,一条小小的血口出现他的掌上。

    接理来说,并没有什么时候大碍,但净润的脸色大变,随即左掌之上,金光闪耀,一掌切向自己的右臂,右臂当即就离开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想到,净润居然当机立断,断臂求生,断臂失去的身体的坚持,立刻化为血水,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净空和净化一见,两人同时出手,空气立刻轰鸣,逼退了莫闲和孤木风,随后,手一抓净润,小无相神光遁立刻发动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孤木风一愣之下,心后怕,看着人远去,嘴不禁骂出粗话:“妈的,我圣门擅长玩弄人心,居然要招,要不是小兄弟,今天就折在这里!”

    孤木风把莫闲称为小兄弟,他想想后怕,也是感激莫闲。

    “不要自夸,论蛊惑人心,你的门派还是较佛门为差,他们可是能说得天花乱坠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放他们走!”孤木风说。

    “我一时拿不下人,虽然伤了一个人,可惜了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他心明白,金顶寺肯定有本命灯一样的东西,我杀了净庵,果然瞒不了他们,不知有没有一样法术,可以掩盖天机。

    “你可惜什么?”孤木风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杀了一个净庵,他们找到我身上,佛门果然霸道,也不问是非曲直。不知道能否有掩盖天机的法术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净庵,好得很!”孤木风越看越顺眼,“你已娶了绿如,不如干脆投入我长生殿。掩盖天机的法术我长生殿就有,只要你成为长生殿的一员,还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真有这样的法术,我在遇仙宗怎么没有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那种法术需要灵机发作,一般很少有人修,它又不能增加战力,同时有限制,对实力高出自己的修士,效果并不好,还是不要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长生殿,天下有没有什么门的掩盖天机最好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太易门。”

    “太易门?不对,我曾经和太易门有过节,他们并没有立刻发现我?”莫闲疑惑了,他不知道,当时他还没有化身,而本尊身上有大千因果业力镜,将他的信息掩盖得干干净净,不要说太易门,就是比他道行高得多的修士来推算他,都会发现天机混乱。

    “除非太易门没有在意你,亦或,你有什么法宝护身,就像天一剑之类的,才能推算不出。”孤木风不以为意的说。

    说者无间,听者有心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法宝,有些法宝能掩盖天机?我真蠢,哈哈,终日骑驴,反而找驴。”莫闲啊啊大笑,他终于记起来了,他的大千因果业力镜,这件宝物自从得到,并没有发挥它的作用。

    他明白了,心主动向本尊发出了信息,他要深究大千因果业力镜!知晓冥冥的因果还有天机是怎么回事,最起码研究出掩盖因果的方法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,cscs和寒波凝翠月票支持。特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