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如姐妹正在花园施展妙法,驱动溪流以雾状给灵果浇灌。

    莫闲沉入内心,内视身神,他已给以脾神常在合宝,山岳真形图浮在脾神的头顶,在山岳真形图,八宝功德泥和天河星砂在山岳真形图沉浮,到此,五脏身神,已完整循环。

    莫闲由肺神入手,外通于鼻,“天之岳精谨修…鼻神玉垄字灵坚…”

    鼻神玉垄,此神现,不仅神气通天,出入无碍则不竭,更兼得鼻的嗅觉得到充分开发,只要轻轻一嗅,各种气味自动还原成场景。

    在洞府之,他轻轻地嗅动鼻子,意识之,各种气味分子出现,渐渐组成了人和物,数个时辰前的人好像立在眼前,甚至他们的动作,都完整在意识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莫闲只到往一个地方一站,轻轻嗅动他的鼻子,在鼻神玉垄的帮助下,可以知道数个时辰以前发生的事,这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但在各个地方时间不一,在风口追溯的时间很短,在无风的地方,却相对较长,虽然这个神通不能用于战斗,但修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战斗。

    “眼神明上字英玄,…,耳神空闲字幽田…”,鼻神出现不久,与内涉于肝的眼神明上,肾脏开窍于耳的耳神空闲,等等五官诸神都一一显现。

    眼神一现,莫闲的眼睛能通过眼神明上看一切物质如琉璃一般,耳神空闲一现,上听九霄之声,下听九泉之音,类似佛家的天耳。

    这五官诸神,显现得非常快,五脏神为基。他们不过五脏神的外延,莫闲的功行进一步上升。

    现在在他诸感官,世界变得异常鲜活,他的视力。听力,还有嗅觉,触觉,比同阶的修士来说,都要敏锐得多。

    莫闲正沉浸在体内诸神的世界。正在这时,心一动,化身传来一串信息,他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,自己自从得到这件宝物,还真的没有深究过,所谓当局者迷,大概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既然是化身需要,不如自己研究一下。不过,还是先去问问师傅。

    莫闲去了潜虚子那里,潜虚听他说明来意,笑了:“要掩盖天机,不让人知晓,此种神通唤得颠倒阴阳,与己有关的信息,甚至他人的信息,均可掩藏,但事物没有绝对。修者探入先天境界有深有浅,打乱自身信息,在功行深的人看来,还是有迹可行。你既然问。我就告诉你!”

    潜虚子告诉莫闲怎样颠倒阴阳,怎样打乱冥冥的天机,但潜虚子告诉他,此法一般对与己相同境界或以下有效,对于高于自己的,并没有多大作用。因为他探入天机的深度不同。

    莫闲谢过潜虚子,潜虚子说,不要忘了宣明宗松溪真人的约定。

    莫闲再拜而退,看来,自己要去宣明宗走一遭,目前形势有些微妙,道佛之间,下层修士时有冲突。算了,自己回去后,根据颠倒阴阳的原理,再看看大千因果业力镜,看看它对自己有没有启发,自己先推导出自己独有的颠倒阴阳术,再出发去宣明宗。

    莫闲回过到洞府之,绿如和绿猗正在闲话,见莫闲回来,绿如站了起来:“回来了!”

    莫闲点头说:“回来了,洞府之的事,可以交给童子做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没有什么事,交给童子做,我不放心,姐姐说,半山腰的药田和灵谷准备招收一些学徒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们看着办,其实,你们根本不需要做些什么,修炼的资源足足的,在我的丹房,有几葫芦灵丹,其有一葫芦五毒丹,是我新炼的,你们服食一颗,不但身体强度上升,更是不惧百毒,还有一葫芦丹,是我用黄泉水配合一百零八种丹药所炼,能洗涤因服食丹药而不纯的法力,提纯法力。”莫闲说,“我近阶段要闭一次关。”

    莫闲把一切安排好后,进入静室之,盘坐在云床之上,心神和大千因果业力镜合在一起,开始观察它的运行。

    在大千因果业力镜的作用下,莫闲看到一根根因果线具现而出,和别人的因果线相纠缠,但在大千因果业力镜的光辉下,周围的因果不仅扭曲,最重要的是,一旦接近莫闲,或者说是大千因果业力镜时,先是发散,接着又聚成一个点,投入黑洞之。

    莫闲在心不断解析着大千因果如何让外人找不到根由,它有两种手法,发散的因果线本身就把一大部分追踪或推算引向歧途。

    而即使突破这一层,却发现因果归于一点,到此为止,因果好像归于无,其有大量的因果线纠缠,推算到此,往往因为因果间想到干扰,从而天机一遍混乱。

    莫闲灵机一动,他自身做不到这点,发散因果线勉强能做到,但众因果归于一点,他做不到,不过,将因果引偏,倒是可以。

    颠倒阴阳术是利用自身阴阳而混殽天机,如果加上将因果引向别物,就算比他境界高一二个境界,也推算不出他。

    莫闲整理好之后,化身收到本尊传来的信息,这是一种类似心灵传感方式,因为两人本是一体,就算相隔重山,甚至隔着不同世界,一方只要发出信息,另一方立刻就能接收到。

    莫闲的化身收到经莫闲本尊改良的颠倒阴阳术之后,在心过了一遍,细细品味,脸上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此时,莫闲已经和孤木风分开,孤木风这次埋伏偷袭,虽然没有成功,也算打击了阎罗殿。

    他不服气,回万魔山去找人,看来,他还想伏击阎罗殿。

    莫闲却由于金顶寺这次袭杀,虽然凭他不能动摇金顶寺,但被动挨打绝不是他的风格,金顶寺那帮和尚,他要还于颜色!

    莫闲的化身奔赴金顶寺,而莫闲的本尊,却赶往了宣明宗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和猛虎之拳打赏100起点币,大千古佛打赏和黎家大少爷打赏,特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