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润人大败而归,净润当时当机立断,斩断了自己的右臂,这次亏吃大了。

    净润虽断了右臂,常人要是断了右臂,光疼就要够呛,但净润居然像没事人一样,他的脸色尽管白,而且还流汗,他的心智确实坚韧。

    “那把剑是什么妖剑,居然这么利害,要不是我见机快,恐怕也会伤在他手上,听慈恩说,净庵师弟,就是伤在这把剑上。”净润说。

    其他二人只看到一道血光一闪,净化说:“难道是化血神刀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化血神刀人之后,伤口却黑,也没有这么快,想不到这个莫闲,居然用这么歹毒的剑,不怪是阎罗殿出身,回去之后,告诉其他人,小心莫闲的剑。”净润说。

    当他们回到金顶寺,所有见到他们的人,都义愤填膺,甚至有些低阶弟子,都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莫闲的化身也偷偷的赶往金顶寺,不过,他遇到了一位和尚。

    这位和尚和莫闲却是老相识,他就是惠明,俗家名叫百里明,看到了莫闲,双掌合什:“南无释迦牟尼佛,莫施主,你行色匆匆,不知往哪里赶?”

    “是惠明小师傅,你是一个人,还是和智通大师在一起?”莫闲也合什还礼,惠明已到四禅的境地,加上他又是有前生的宿慧,还有一生炼体护**夫,达到了神变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人,这次出来,是我师傅看到道佛相攻,已有不稳之事,故此,我师着急,唯恐他们受人挑拨,玩打起来。古华寺,师兄已去宣明宗,我去华严宗。相去劝架。”惠明说。

    “智通大师是菩萨心肠。”莫闲说,看到惠明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莫闲又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,菩萨一词不过是后来人所说,难有菩萨一词。”惠明说。

    莫闲才醒悟过来。惠明所在宗派是上座部,他们最高的果位是罗汉,而菩萨一词是大乘佛教的果位,小乘佛教不承认此果位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嘴快。无心之失。”

    “不关施主的事,这是我们沙门内部的事,我师傅怀疑此事和阎罗殿有关。”惠明也知道自己过于敏感。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,阎罗殿这次好像没有搞事,以阎罗殿的性格,要是以往,早就为道佛之争而跳出来,是有点不正常。”莫闲说,事有反常,莫闲略加思索。就明白了智通所担忧的事。

    “所说才会有我们之行,虽说我们上座部持佛的教义,但在大是大非面前,往是看得很清楚。  莫施主,你到什么地方去?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金顶寺,和金顶寺有些过节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惠明师傅,我曾经在新望坡和阎罗殿的两位大将交手,他们很奇怪,车队有一位普通人。但这个普通人不简单,虽无神通,甚至不是一个修行人,但对佛理的理解极深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回事。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莫闲将自己在腾门关遇到倪幕的事情一说,惠明也陷入沉思,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其曲折,不是你我所知,多谢莫施主告诉我。”惠明双手合什。

    而莫闲的本尊却一个人上路,赶往宣明宗。他要去见松溪真人。

    正行之间,前方一个和尚慌慌张张直向他飞来,抬头看见莫闲,脸色一下子变了,急忙转变。

    他的后面,却紧追着一位修士,看到了莫闲,开口叫到:“道友,拦住这个秃驴!

    莫闲见此,叹了一口气,他还没有出手,那个和尚却祭起了一颗珠子,一道光华,向莫闲打来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珠子向他打来,手一指,喝一声:“疾!”

    珠子陡然光华尽敛,被莫闲伸手接住。这是一颗牟尼珠,祭炼得并不完全,那个和尚一见,脑袋嗡的一声,而后面的修士大喜,出手便是一道飞剑。

    莫闲抬头,随手一挥,灵光随着他的挥手迸而出,正挡在飞剑的路上,飞剑轰的一声,被莫闲随手一挥,顿时崩飞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,那个修士也愣住了,见此人收了和尚的牟尼珠,本来以为是自己一路,谁知他也崩飞的自己的法器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谁,为何崩飞我的法器?”修士小心翼翼的问到。

    “莫闲,我问你们,为何事争斗?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施主,小僧道善,是一名华严宗的和尚,这位施主见到小僧,喊杀喊打,小僧不是对手,才逃走。”道善说。

    “道友,休要听他胡说,我是宣明宗的李岐,近来我的不少师兄弟死在秃驴手上,让我杀了他,为死难的道友报仇。”李岐气愤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他杀人了吗?”莫闲问到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他鬼鬼崇崇的来此,既然是和尚,又污陷我宣明宗,我当然不能放过他。”李岐叫到。

    道善一听,连声叫曲:“我没有杀过人,你们宣明宗分明象疯子一样,我有几个师兄,就死在他们的手。”

    莫闲一听,看来低层弟子间仇杀不少,也是修行者的劫难,叹了一口气,说:“你们知道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“我们宣明宗明明没有杀和尚,他们硬要说我们用天一剑杀了和尚,一个个很疯狗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不是一样,一见和尚就杀,甚至有世间的和尚根本没有修为,也被你们杀了。”道善说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想到,事情居然到了这一步,他说:“这些事情本不是你们这个层次所能涉及,你们的上层做得很好,压制着这件事,这件事明明透出诡异,下层偏偏惹出事来,散了吧!”

    莫闲随手把牟尼珠抛给道善,道善接过了珠子,施了一礼,回身而去。

    而李岐的脸色明显不愉,莫闲好像没有看见,他们不过是刚入筑基不久,连地煞都是未凝,而莫闲从境界上来说,已远远在他之上,他脸色再不好,也不敢作。

    “你门松溪真人在哪?”莫闲问到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松溪真人?”李岐虽不忿,但对莫闲的问话,吃惊不小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,秋之神光和猛虎之拳打赏,Zus、名人史家和人生绘卷投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