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是来找松溪前辈。  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李岐脸色好看一些,说:“松溪前辈独居少屋山,离此地大约有百余里,你顺着这条路,一直向西北而去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莫闲拱手告别,他刚要走,突然,旁边的树林冒出二道暗乌色的光华,直袭莫闲和李岐。

    莫闲好像早就知道一样,身子一晃,鸣蛇剑已在手,微微一振,射出两道剑气,将乌光斩落,乌光分成二半,鸣蛇剑是神兵,系上古大妖鸣蛇精华所炼,一剑之下,两件法器已经断落尘埃。而此时,李岐才反应过来,要不是莫闲,他恐怕已经招。

    莫闲手一翻,剑光闪处,几株大树拦腰斩断,一个身穿黑衣,脸蒙黑巾的和尚纵身越起,让过了剑光,却没有逃走,反而冲着莫闲就是一杖。

    莫闲随手格开,他是何等大力,那和尚只觉手禅杖差点没有握住,急忙使巧劲,身子后退了几步,才站定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莫闲手剑一指刺客。

    “不错,到底是莫闲,要不是你,这小子已经死了,不过,就是你,也离死不远,见到阎罗王再去问我的姓名!”和尚冷笑一声,身体陡然变化,夜叉九变!

    他浑身肌肉坟起,人也立马长到一丈有余,獠牙外露,头开始变红,脸也开始变蓝,身如金刚,浑身火焰缠绕,手股钢叉更是烈焰熊熊,左足大日虚影,右足满月虚影,胸前二十四个骷髅串成的珠链,他已达到夜叉九变的第六变。  智力完全正常,

    “夜叉九变!你是阎罗殿八部天龙人物,阁下能达到这个程度,定不是普通小卒,你是何人?”莫闲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,阎罗殿。像我这样的人排不上名号,你能逼出我使出夜叉变,你很了不起!”和尚哈哈大笑,手钢叉一摇。人已到莫闲面前。

    刚才还在数丈外,根本没有残影,这一步,完全是天足通,视距离空间。还是地面空如无物,烈焰熊熊的钢叉就插下来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夜叉变他到了什么时候层次,但对方神智清醒,他的层次肯定不低,而且,夜叉传说力大无穷,莫闲并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大力,但他相信自己,自己九龙之力,肯定比他大。

    剑还上格。他要试一下,他究竟有多大力,轰的一声,钢叉立刻崩溃,到底是由能量所凝,在莫闲的神兵加上大力面前,钢叉当时就崩溃爆炸,而他的夜叉之身也轰的一声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莫闲一触之下,果然不出所料,即使夜叉是以大力著称。还是不敌莫闲,莫闲从传过来的力道,知道了大约有龙之力。

    莫闲赞叹,夜叉九变果然利害。他的夜叉变绝对没有达到最高点,从他胸前的骷髅珠可以看出,只有二十四颗。

    夜叉被轰飞出去,巨大的爆炸卷起烟尘,让外人看不清,烟尘还没有散尽。和尚的声音传了出来:“不可能!你怎么这么大力,比我的夜叉变的第六变还大?”

    夜叉变达到九层,可达九龙之力,身具大力,曾有夜叉变九层的修士,将大象掷出百里外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莫闲现在就有九龙之力。

    “你技穷矣!”莫闲一声冷笑,身剑合一,一条匹练直取他。

    和尚虽然知道夜叉变刀枪不入,但事物没有绝对,莫闲这么大力,他手兵器将他凝成的钢叉击散,他可不敢让莫闲的剑上身。

    脚下一动,身体消失,天足通又一次救了他,这次他身起在空,居高临下,脖子上的骷髅珠飞起,立刻化成神魔,带着大片毒烟毒火,向着莫闲扑了出来。

    莫闲抬头,见二十四骷髅扑了下来,悲啸不已,脸上并无表情,纵有万般神通,我自一剑破之,身剑合一,化作一道凌厉的剑光,从下而上,直扑和尚,并不看隔在间的骷髅。

    和尚一见,脚下的日月骤然亮,猛然合在一起,化作卍字,直向剑光镇压过来。

    一声爆响,骷髅先是粉碎,接着耀眼的光华亮起,地面上的树木荒草,纷纷倒伏,李岐身上亮起灵光,而莫闲的剑光化作鸣蛇,从爆炸穿出,依然卷向和尚。

    和尚连忙使出天足通,人又一次消失,再次出现,手钢叉又一次凝成。

    莫闲也身在空,左臂一扬,一道淡红带着玄黄出现,轰的一声,缚龙索出现,像一条长长的绳索,直接将他捆住。

    以前,凡被缚龙索捆住的人,都被莫闲凭空擒去,但这一次,却没有被凭空拎去,不仅没有凭空拎去,而且,捆的夜叉身边有着一层金光,金光仿佛要挣开绳索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已暂时困住了和尚。最起码,在他挣开缚龙索前,不可能使用天足通。

    这个好机会,莫闲不会放过,身体和剑光合在一起,气贯长虹,鸣蛇剑似乎活了过来,如同真的鸣蛇一样,騞然而过,那护体的金光,如同泡影一样。

    莫闲收剑入鞘,依然背在背上,而缚龙索也已经收回,和尚低下头,看着胸口的大洞,他没有想到,自己的夜叉之身,不畏刀剑,却在鸣蛇剑前,如同一般人一样,心脏已经破碎,他还没有死,还有最后一口气。

    猛然间,他骤然迈出一步,已到莫闲身边。轰的一声,身体炸裂,他死也要拉莫闲垫背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的想法很好,而现实很骨感,爆炸虽然猛烈,却伤不了莫闲,莫闲自从阴阳炼体术后,身体早就坚逾金刚,不要说爆炸,就是一般法宝击在他身上,都不能使他致命。

    不过身上衣服就没有这么幸运,娈得破破烂烂,莫闲苦笑一声,大意了,想装一下样子,结果吃了一个大亏,只好临时在乾坤袋找了一件衣服,以后遇到敌人,说怎么也不能装了。

    而李岐却看呆了,当和尚自爆时,他以为莫闲完了,但爆炸后,莫闲居然没事,除了衣服破烂,人好像一点事也没有,他的功行究竟高得什么程度?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,秋之神光和猛虎之拳打赏,在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