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不是什么时候前辈,你叫我道友就行。”莫闲话音一转,“看来,道佛之间的这场劫难和阎罗殿有关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岐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,他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恐怕陨落的双方修士,有不少是被这位和尚所杀,你们双方仇越积越深,恐怕暗地里阎罗殿在笑。”莫闲想了想说。

    李岐这回明白了:“可是有什么证据么?我自己人轻言微,加上他已经自爆。”

    “高层不需要证据,你只要告诉上层就行。”莫闲一笑。

    莫闲说完之后,便自离开,他还要赶到少屋山。

    少室山,青枫洞内,松溪真人正在神游天地,忽然心血一潮,他捕捉着这一瞬的灵机,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在心内展开,迅速定位,却得不到真相,他眉头一皱,居然推算不到!会是谁?来人要么修为很深,但这世间,能瞒过他的并不多,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来人身上有专门的法宝。

    他静下心来,运用天视地听之法,刹那间,方圆百里之内,一一浮现在他的心灵之,他看见一人,正运用缩地术向少屋山赶来,他正是莫闲,算算时间,已过去二年,他也该来了。

    松溪真人叫青云童子,过一会儿,有个莫闲会来,你领他进来。

    莫闲来到少屋山,看见一处青枫林,青枫林边,有一个童子在此处,莫闲上前,把手一拱:“请问此处有一位松溪前辈,不知他居住在那里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莫闲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。是不是松溪前辈叫你来的?”莫闲先是一怔,随即明白,对于松溪真人这样的前辈,事先知道他来。还是有可能的,他忘了,他身上可是有大千因果业力镜,在这个尘世,要想推算他的行踪。恐怕没有人做到。

    “正是老爷叫我来接你,你跟我来!”青云童子说着,领着莫闲来见松溪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松溪,大礼参拜:“晚辈莫闲,拜见前辈,前辈对我的大恩,无以为报。”

    莫闲大礼参拜松溪有其理由,他当初是松溪接引他走上修行路,到现在为止,他主修的还是松溪给他的黄庭之道。可以说,没有松溪,就没有今日的莫闲,也许莫闲早已化作黄土一抔。

    “快起来,当日我见你无意闯入我的阵法,居然灵觉已开,便见猎心喜,想不到你走到这个地步,我不过是随手所为,最主要的是你自己。想不到你有一颗道心。”松溪笑到。

    “对前辈来说,也许不值一提,但对晚辈来说,却是无比重要。要不是前辈提携,晚辈也不会有今日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挺不错,看你的样子,黄庭之道已经修到神现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法眼,晚辈五脏神已现,还有部分其他神现。但距离下一个境界还早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很好,身神已现,你的寿命大幅度延长,只要不出现意外陨落,迟早会进入下一个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在遇仙宗,为我留下一本《符箓真解》,虽是入门,晚辈受益非浅,前辈注解更是精妙,今日特来践约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我是找你有事,但不是目前,将来宣明宗有一场劫难,这场劫难牵涉甚广,目前,劫难已露端倪。”

    “和阎罗殿有关?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阎罗殿,还有其他势力,在这次大劫,宣明宗恐怕会颠覆,而宣明宗以符箓闻名,我担心失传,我在静定之,偶尔得窥未来,故此找你来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辈之能,也不能改变命运么?”莫闲问到。

    “数该如此,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样,修行者最难的是看清自己,其他人还能看清楚,到自己,就看不清了,其实,别人也看不清你的命运,你身上有宝物,阻挡别人的推算。”松溪说。

    莫闲一怔,随即想起来,那松溪是怎么知道自己要来的?

    看到莫闲一怔,松溪笑了:“我也不能推算你的下落,只不过,不能推算,不代表没有方法知道你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莫闲恍然大悟,自己太过于关注这一点,其实,除了推算,有太多方法知道对方在哪里里,他站了起来,一拜说:“多谢前辈指点,我差点误入歧途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应运而生,能在不经意间就悟到真理。坐下说话。”松溪笑到。

    “晚辈只是多思考而已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对符是怎么理解?”松溪问到。

    “符是具体的抽象,世间本没有符,圣人观天,察地理,设象而教,符箓不过是自然的简化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好!”松溪击节而赞,“符的真意不过是自然的表达,它来源于自然,却又是生命所创,事实上,字也可以看作一种符,一切自然物的抽象都可以称作符,只不过修士用的符是经过筛选,能动天地,御使神灵,具备玄空造化的能力。“

    莫闲低头想了一会,点点头,这段话没有玄之又玄的术语,却直面符的奥秘。

    “符咒往往连在一起,那么前辈是怎样理解咒?”莫闲想了一会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样理解咒的?”

    “我的理解是共振或者心理暗示!”

    “不错,看来你对咒也有独到的理解,不过,你说的并不全面,咒术通过语言,而发挥应有作用,实际上和符一样符只不过是视觉可见,而符是声觉可见,人之为物,有眼耳鼻识身意几种感觉,其实,符咒只接触视觉和声觉,还有其他感觉,比如嗅觉,它们完全可以用气味组成相似符的东西,还有触觉,实际上已经有了,手诀手印之类,可以看作身体的符咒表现。”松溪说。

    莫闲豁然开朗,这么说来,自然万物无穷无尽,符咒亦无穷无尽,人的所有感觉都能用符咒来调用自然威力,这才是自己所追求的符箓!

    自己这次来对了,光听到这里,莫闲就被吸引!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