符分上、、下乘,各乘又分为五行运用符、日月星符、天地人符、上界符和治疗符,不论凤篆龙,还是其他符,本质都是一样,均是自然的抽象,其不同在于符箓所含信息的多少,越是高级的符箓,其含的信息量越大。

    同类相钩,进而能将天地灵信组成神灵,挥符箓的作用,当然,书符需要一定的仪轨,对于内修者来说,仪轨实质上并不一定需要。

    莫闲在松溪的指导下,从基础的符箓入手,符箓可书于任何介质表面,但基本的符往往以符纸为载体,以朱砂为主,甚至混有雄鸡冠血或妖兽的血。

    其他书符方式,有手指凌空书写,甚至有以舌尖当笔画符,甚至有直接存想出符箓,到了最高状态,一点灵光便是符。莫闲就在松溪处进行符箓的进一步深化。

    松溪虽修行的金丹之术,但他的符箓造诣极深,而宣明宗教符箓闻名,就像遇仙宗以丹道闻名一样。

    莫闲的化身却遇到了麻烦,他本来是一路向金顶寺而去,但却遇到了小明王。

    小明王然越自从得到青桑木,并没有像莫闲以及其他一样献给宗门,栽培之后,打通迪崖岭和大千世界间的通道,而是将自己的孔雀翎之,属于木的神光和青桑木混炼在一起,又将小定海珠也融炼在其。

    模仿准提的宝妙树,炼制一件法宝,取名青桑妙树,此宝能收人法宝,但进可攻,退可守,变化无穷。

    莫闲站住了,因为小明王阻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莫闲苦笑,一拱手:“小明王阁下,幸会!”

    “恐怕你心不认为是幸会。我是第二次遇到你,还是那个化身。”小明王然越侥有兴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明王既然知道我是一具化身,就应该知道,我这具身体随时可以抛弃。何别与我为难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好口才不错,不知道你的修行是否如你的口舌一样。”小明王说着便出手,却是孔雀明王印,一股庞大的气势压了过来,莫闲退后一步。现出天矶环,一道光圈挡住了小明王的手印。

    小明王一笑,手出现了青桑妙树,随手一刷。

    莫闲见他手上拿着一根小树枝,青翠逼人,在一刷之间,树枝暴长,一声响亮,莫闲顿时觉得头上的天矶环随着他的一刷,顿时与自己的联系断了。

    不好。莫闲的朱蟾剑出现在手,再看他的天矶环,已经被然越收了过去。

    莫闲大喝一声,朱蟾剑放出一道血光,只向小明王射去。

    小明王手树枝又一刷,这次没有将他手的朱蟾剑收去,却将它刷在一边,随后树枝暴长,树枝的二十四分叉,闪现出二十四粒小定海珠。瑞彩千条,霞光万道,连带青翠的树木,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莫闲一看不好。背后显现出翅膀,一声响,青黑色妖风顿起,身体急后退,就是这样,还是擦了一下。踉跄着向后落了下去,口差点喷出真火,他已受伤。

    “莫闲,本座见你是个人才,不忍心杀掉你,你投不投降?”小明王成竹在胸,停下手,反而招揽起莫闲来。

    “阎罗殿要杀我,你居然要招揽我?”莫闲冷静道,他感到一丝蹊跷。

    “本座做事,自然有自己的道理!”小明王说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起来,原来小明王已有异心,他还要试探一下:“你手上可是青桑木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然越说。

    他的青桑木没有交出去,说明他已经有异心,知道了这一点,莫闲心大定,摇摇头说:“不可能,我不会投降。”

    小明王眼杀气大盛:“不要认为你是一个化身,我就不杀你!”

    “小明王阁下,其实我不投降,对你来说更好,我们可以合作,我和明王阁下有些目标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噢,有趣,你说出理由,不然的话,今日此地就是你的死期,不对,是你这具身体的死期!”小明王笑了,掌控一切的感觉真好,现在的他就是一名掌控者。

    “你想自己独立,但力量不够,所以你要拉起自己的势力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然越脸色一变,杀机大盛,但莫闲接下来的话,让他杀机开始消退。

    “我要说出去,没有人会相信,只当是我的离间计,但我要投降你,情况就不同了,难免你的上司会起疑,一旦生了疑心,即使查不出来,你还有什么机会?而我不投降,却暗地里和你合作,对双方都有好处,这不需要我说。”莫闲道。

    “听其来挺不错,但我为什么听从你的话?”然越说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听,杀了我,但杀不杀得掉我,还是两可之间,即使杀了我,我不过损失一个化身,对阁下来说,损失就不同了,彻底多了一个敌人,而且是死敌,一个有背后庞大势力的死敌,不要小看世人的智慧,不然,到今日,阎罗殿还没有一统大千世界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然越嘿嘿一笑:“你好自为之!”手把天矶环抛给莫闲,抽身就走,临走时传讯,就依他的办。

    莫闲一笑,却转过脸,向一处树掩盖的地方,拱手一礼:“多谢阁下,要不是阁下,恐怕我已危矣!”

    树后走出个人,把手一拱:“若木宗青离(青原和青阳)见过道友!道友口舌若剑。”

    莫闲见人身上道气隐隐,虽然压抑着身上气息,但还是泄露出来,莫闲暗暗惊心,若木宗,他没有听说过,但以若木为名,此宗不简单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,自从迪崖岭小千世界与大千世界间建立了通道以来,若木宗一改往日隐世的做法,开始步入一个新时代

    “遇仙宗莫闲见过各位道友,刚才见笑了。”莫闲也拱手还礼。

    莫闲估计此宗与若木有关,但关于若木,天地间只有青桑木是若木所分,一句话,此宗应该和迪崖岭有关,甚至就是守护迪崖岭的那个宗派,这次去迪崖岭,他们并没有见到那个神秘的宗派,现在青桑已分,天地间出现一个若木宗,若说没有一点关系,打死莫闲也不会相信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和superfi1o2打赏1oo起点币,秋之神光、猛虎之拳打赏,特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