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功行都是元婴,莫闲不过是妖丹,而且,他们也知道莫闲是身外化身,所以对莫闲比较客气,特别是莫闲能发现他们。

    莫闲发现他们,实质归功于他的妖身,因为莫闲的这具身体是秋蝉,对树木的气息比较敏感,他发现树木的气息,好像并不纯粹,他微一关注,发现其藏着人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青离他们,然越肯定也发现了,所以才匆匆的走了,莫闲不能肯定是他的话打动了然越,还是他已知有人,亦或两者都有。

    青离说:“遇仙宗,一个大派,刚才那位可是阎罗殿人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小明王然越,阎罗殿孔雀明王部的首领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,怪不得。”青离看向莫闲,别有意味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他误会了什么,是误会自己在遇仙宗有反心,还是其他,他也不解释,这种事情,往往越解释越黑。

    莫闲告别了青离人,来到了金顶寺,他不是没有头脑,相反,他很清醒。

    自己与金顶寺仇怨很深,自己杀了净庵,伤了净润,对方明着不太可能找上遇仙宗,遇仙宗也不是善良的,各大宗派都比较护短。

    要是找上遇仙宗,明明净庵无理在前,死就死了,遇仙宗这点很霸道,所以只会暗来,杀了莫闲,到时候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。

    不想莫闲也不是一个善良的人,他修行大道不错,并不是修成一个老好人。一定程度上来说。修行一方面在于约束自己的行为。但世人的善恶观点并不相同。

    佛家无后,在世俗看来,甚至在道家看来,都是法嗣不继的表现,所以人为的观点,都存在缺憾。

    一般道家和佛家,还是以大众的善为主,用《道德经》上一句话:人之所畏。不可不畏!便是此意。

    莫闲在思考,该怎样大闹金顶寺,既要让金顶寺有所畏惧,又自己不能陷入其,他有一个方案,比较冒险,金顶寺作为天下法华宗的祖庭,天下法华宗佛子都向往的地方,甚至有不少非法华宗弟子也来到此地朝拜。

    四月八日是佛诞节,这天金顶寺全面开放。各地法华宗高僧齐聚金顶寺,讲道辨经。还有大量世俗间高官和名人为居士。莫闲就选在佛诞日发难,他的目的不在于杀人,而在于让金顶寺不得不做出表态。

    这是他本来的计划,现在他修改了计划,他堂而皇之经游客身份入内,时间就定在四月日,而不是原来的四月八日,他也不是原来在佛诞节上暴起责问。

    每年这个时候,天柱山金顶寺都非常热闹,明天就是佛诞节,金顶寺的第五层院,通向一个秘镜,凡人无缘入内。

    莫闲直入方丈室,一路行来,时有游人侧目,不过他们无法看出莫闲是个修行者。

    莫闲一路走来,也没有见到什么修行人,就是见到几个和尚,功行还浅,只有一禅二禅的功行,看到莫闲,并不知道莫闲的深浅,也就没有留意。

    莫闲前来,能谈得通最好,如不能谈得通,他不妨立威,但他也知道,金顶寺高僧大德都在金顶寺后的秘境,他就要把握好时机,既立威,又不能陷入重围。

    他已隐约感到,小明王然越跟在他身后,他有心利用然越,并没有揭破。

    小明王却不知他的用意,见他进入金顶寺,不仅皱眉,莫闲与金顶寺之间有矛盾,他是知道的,他还知道,莫闲在伐郑时期,遭净庵暗指为阎罗殿人,差点死在那里,莫闲机敏,趁乱走脱。

    他来这里干什么,然越顿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莫闲刚要走到方丈室,有个和尚喊到:“施主止步,这是方丈室,不接待外客。”

    莫闲一笑:“我就是来找方丈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便不理睬他,往里就闯。

    “施主,得罪了。”那个和尚说到,外人并看不出来,他已用御物之术,想摄动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身体顿了顿,他的脸一下子通红,不仅没有摄动莫闲,自己反而被一股力道往外一拨,他身子微向下坐,就是这样,脸也胀得通红。

    莫闲也没有露出丝毫异样,只是看了他一眼,一步迈入方丈室。

    “你是修…”和尚话一出口,陡然收住,他知道自己失言,他哼了一声,身体快得不可思议,想抢在莫闲前面,拦住莫闲,偏偏莫闲一步迈出,慢悠悠抢在他的前面,进入方丈室。

    和尚一怒之下,手往前抓,掌现百法界,一法界具十种微妙世间,掌现种种不可思议相,微妙玄通,这些都在人的一念之间,想把莫闲纳入掌。

    莫闲回头,一指点出,如实相无相,刹那间,点破百法界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精通佛理?”和尚叫到。

    “大道玄妙,无所不包,我依道行,唯其无,当有其用!”莫闲一语,并未说佛理,但道佛为名,其实一理,唯世间人不识,分为道佛。

    “净念,住手!”一个老和尚喝到,他并未动用什么神通,但莫闲闻其声,心差点失态,因为他把握得非常好,两人只觉身体一顿,不觉之间,双方神通散去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不神而神的人物,这方天地本来是佛家开辟,是不是佛教修行容易,莫闲不由冒出这个想法,随即把这个想法丢开,大道周行,道家佛家,不过是各依大道一方面。

    “施主对一切理解得很深,阿弥陀佛!施主不是默默无闻的人,老僧玄通,敢问施主贵姓?”玄通合什一礼,莫闲听到他的大名,玄通,一身修行据说已超越世间佛法,已不在罗汉之下,用道家的说法,高于化神,差不多是还虚层次。

    莫闲哈哈一笑:“我是遇仙宗莫闲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净念的脸色立刻变了,双掌合什:“阿弥陀佛!你就是那个杀了净庵师弟,伤了净润师兄,出身于阎罗殿的莫闲?”

    “佛家有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之言,我出身阎罗殿不错,难道就注定我是一个坏人!”莫闲冷冷的说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秋之神光,黎家大少爷、猛虎之拳打赏,顾采奇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