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吗?你们金顶寺说完放下屠刀,我就放下屠刀,说我拿起屠刀,我就拿起屠刀,天下善恶,难道是你们金顶寺所定?”莫闲眼带着讥笑。

    门口一下子进来数个和尚,隐隐将莫闲围住,而在方丈室的几位名士被这种阵势弄得一时怔住,诧异地看着,一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净念脸上露出不忿之色:“莫闲,你居然敢找上门来?”

    “我就应该是躲着你们?”莫闲冷笑,“偏偏我不习惯躲,我先前敬仰金顶寺是法华宗祖庭,应该是讲理的,这就是法华宗的待客之道?”

    “莫施主,老僧玄通是个讲理的人,你出身化身而来,却不是本尊,你大概是有所依托!”玄通不温不火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身外化身?”一众和尚听到这个词,眼睛一齐向莫闲望来。

    “老和尚好眼力,我来的是化身。”莫闲丝毫不否认,这下这些和尚头疼,因为来此是一介化身,即使把他杀了,也不能伤害他,最多毁了这具化身。

    “施主如诚心来,本门欢迎,一个大派,有些不同做法,很是正常,我自然会为你做主,但你来的是一个化身,我也不把你怎么样,只是把你扣下,待的你本尊来为止。”玄通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他一身功行接近还虚,他不说自己的人不对,而是以莫闲来此的是化身为由,意为莫闲失礼在先,他已出手,别人却未发现他出手,他合掌低眉,好像菩萨低眉,而事实上,却假观、空观和假这一心观。无声无息侵入莫闲内心。

    他以假、空为两端,而自身却立于,直指人心,莫闲刹那间。身边森罗万象,一切假有,一切无常,这不是普通的幻像,而是玄通数十年打磨的心念投影入莫闲心。莫闲心响起经声。

    “如是我闻。一时、佛住王舍城、耆阇崛山,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。皆是阿罗汉,诸漏已尽,无复烦恼,逮得己利,尽诸有结,心得自在。…”莫闲不自觉杂念丛生,一时心思维都不顺畅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…日月灯明佛于六十小劫说是经已,即于梵、魔、沙门、婆罗门、及天、人、阿修罗、众,而宣此言。如来于今日夜,当入无余涅槃。…,我的思维怎么被佛经所占据!”莫闲心一乱糟糟,“不对,是妙法莲花经!…时富长者于师子座,见子便识,心大欢喜。…,槽了,这个玄通太厉害,把这些乱糟糟经往我的心里塞!”

    莫闲甚至连叫苦的时间都没有。他陡然间发出了蝉鸣声,声一起,虽然不及巨鲸歌,但突兀之间。玄通也是微愣,经声一歇,借这个极短时间,所有森罗万能象和经声都消失,莫闲一瞬间明白自己了招,忙凝神定气。

    佛门**果然利害。经声居然直达人的心灵,莫闲的心灵不断在挣扎,但内心似乎有一种力量,似乎只要莫闲信了佛,顺从经声,心灵就会得救赎,不然越是挣扎,越是痛苦,世间一切都是假有,为什么要挣扎?

    但莫闲不得不挣扎,他意识到,只要自己顺从经声,心灵之似乎统一,但也会失去自我,为对方所渡,成为对方信仰的奴隶!

    就在这时,经声微微一滞,所有经声消失,莫闲从未这样恨过佛经,这声音简直是贯脑魔音,莫闲也知道,这是心灵之的反应,自己绝不应该对佛经失望。

    有朝一日,自己也许被敌人用道经所困,心自然厌恶道经,这些都不是自己本心的反应,而是矫枉过正而已。

    玄通微微一滞,随即发生了变化,莫闲刚从假观出来,已被拉入空观。

    “真空妙有”,以其“真空”,所以了无一念一尘,法界无相,万物一体;因其“妙有”,所以不坠顽空。

    玄通的意识处于假空间,是谓观,而莫闲却被拉入空的一端,本来无一物,宁静而安祥,隐隐约约传来经声,似有似无,莫闲刚用心倾听,经声转瞬变得铺天盖地,“尔时无尽意菩萨、即从座起,偏袒右肩,合掌向佛、而作是言:‘世尊,观世音菩萨、以何因缘、名观世音?’”

    又进入他的世界,不过莫闲这次有了经验,集精神,存想元始天尊法相,意识之,元始大放光华,将一切侵入心灵的经渐渐驱走。

    他的心眼开了,看见无数光华在不停的生灭,而对方却始终看不清,对方已超越假空双观,莫闲这一看,就已经知道,对方已经位于观,他冷哼了一声,声音虽不高,却正打在对方思维转变处。

    玄通一惊,他的一心观,本是一门绝技,对方不过是一个金丹修士,却看出了本质,而且一声哼,而他的一心观随着这一声喝,顿时破解。

    “好秃驴,敢如此欺我!”随着这一声暴喝,莫闲已经到了玄通面前,掌朱蟾剑顺势斩去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玄通一声佛号,身体后撤一步,躲过朱蟾剑,此时,旁边的和尚一拥而上,将莫闲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莫闲一声冷笑,身剑合一,直接往上走,轰的一声,把方丈室顶部穿了一个大洞,喝到:“既然不要脸,那就不要怪我!”

    后面的和尚随之纷纷而上,玄通并没有上去,而是气定神娴,虽然出了点例外,但莫闲已翻不起大浪。

    莫闲哈哈大笑,陡然回身,身外朱虹暴长,呯的一声,几个和尚狼狈不堪,刚才众人,莫闲不是玄通敌手,其他人不放在他的眼。

    玄通一看,冷哼一声,正要上去,莫闲口一张,一口桃都火喷出,直落方丈室,同时翅膀一掀,一股狂风,卷着漫天的火焰,像一座火山,从天而降!

    而方丈室的名人却在一个个算是见识了,看见火山从空降,不觉张大了嘴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一剑燎原祸风行打赏588起点币,superfil02和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大千古佛和秋之神光打赏,特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