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通怒道:“尔敢!”

    遂抬头一声吼,佛门绝技狮子吼,火未落到下,屋顶先掀,随着这一声吼,乱瓦碎木刹那间如同被枪炮放射一样,直射莫闲。

    被火山一阻,轰的一声,空碎瓦横飞,几个和尚狼狈的躲闪,好在他们一身功夫,虽措手不及,但均没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莫闲身在空,随即遁入阴阳之间,空留下话语:“老和尚!本来是你们无缘无故惹我,你门净庵多次污蔑我!后又派净润等追杀于我!我今日上门,不是与你们争斗,而是告诉你们,不要再惹事我,要不能,金顶寺出来的人,我见一个杀一个!勿怪我言之不预!”

    天空之,忽然间一面幡影一闪,微微一摇,几个升空的和尚陡然头一昏,便一个倒栽葱,从空摔落。

    玄通刚要升空,方丈室已经无顶,但随即看见和尚跌下,幡只是一闪而没,他并没有过分留意,御物术起,几个和尚身在空,陡然顿住。

    再看莫闲,已经没有身影,他好像来此,就是为了威胁一番。

    莫闲来此,这只是一个他所预想的结果,他预想的最好结果,当然是双方和解,世间传言,金顶寺玄通是个讲理的人,再加上他实力非常高,莫闲不可能是对手,莫闲来此,实在有些出他们预料,而金顶寺大多数修行者在后面的秘境。

    莫闲出人意料在出人意料的地点出现,对他们心理来说,是一个不小的冲击。莫闲也知道。他来求和解。实质很难,但考虑到金顶寺明天就要举行佛诞节,今天应该众人都有事,所以莫闲敢来。

    又加之佛诞节在即,说什么金顶寺都要讲究脸面,不然,当着无数信众的面,佛家是以慈悲为怀。给莫闲以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本来莫闲选佛诞日就是这个用意,但考虑到佛诞日是佛祖的生日,可能激起其他佛教门派的同仇敌忾,莫闲才决定提前一天,用意完全变了,其他宗派没有话说了,那莫闲找金顶寺的麻烦,完全是金顶寺有错在先!

    说不定别的佛教宗派反而幸灾乐祸,所以莫闲才来,哪叫他实力低。要是实力高,说不定早就杀上门来。

    在来之前。他就设想了最好的情况和最坏的情况,最坏的情况是他抛弃了那具身体,大开杀戒,可能性很少,其他情况都在两者之间。

    和尚们落回地面,敌人已经走了,一个个气愤难平,等秘境高手得到消息,特别是净润人,听到消息后更是怒不可抑,净化甚至要立刻去找莫闲,找不到他,就去遇仙宗!

    玄通脸色阴沉,喝到:“还显不够丢脸!不许去找莫闲!事情到此为止!”

    “方丈,莫闲他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佛是怎么教导我们,忍辱当先!你们私自行动,这才迎来这场是非!”玄通喝到,“还不下去!”

    玄通心头也恼火,不过他故意如此,今天虽然不是佛诞日,但莫闲的话也有大量信众听到,他大吼之下,声音远远扩散出去,那么居士还有其他人,听到此声音,一个个暗暗点头,玄通大师果然不负高僧之名,遇事先反省自身,别人欺负到门上,他也不动气,却对手下和尚的行为而气愤!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还有一个原因,他看得出,现在佛道这么紧张,偏偏莫闲又是遇仙宗的,如果这时找上门去,不是挑起道佛的争端,他不愿意率先挑起争端。

    小明王然越远远地看着,原来如此,看来莫闲也是一个冲动的人,不对,小明王陡然一惊,他选择的机会正好,不愧是阎罗殿杀手组织出身!

    是不是给他找些麻烦?然越眼珠一转,私下盘算,虽说两人达成协议,然越也知道,这种关系是靠不住,不过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敌人。

    然越盘算了半天,他完全可以杀几个金顶寺的和尚,然后再嫁祸莫闲,不过,这不符合然越的个性,堂堂小明王,怎么能做这样的事,想了半天,终于一声叹息,要是莫闲遇到危险,他倒可以出手,给莫闲打上他的烙印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莫闲早就摸准了他的脉门,他既然跟来,如果莫闲陷入危险,说不定相救,即使不相救,趁机做点事,制造点混乱也是正常,莫闲心早有预案,万一他杀人,很简单,莫闲会替他收尾,毁尸灭迹,说不定会将线索指向阎罗殿。

    莫闲并没有离去,而是收敛了全身气息,混在人群,却悄悄跟上了小明王,他不敢看小明王,就是用看他,目光也不敢集在他身上,只是以他为背景,尽可能缩小被他发现的可能。

    别人都以为莫闲走了,因为莫闲的目标已达到。

    莫闲在人群,眼光一闪,见到一个身影,并不熟悉,但有一种熟悉感觉,小明王也显然一愣,莫闲从这一点立刻联想到,对方很可能是阎罗殿的人。

    小明王见到他后,反而收敛了本身气息,更像一个普通人,莫闲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此人走到后面,小明王远远跟着他,而莫闲也是远远跟着小明王,小明王本就身手高,对方并没有发现,而小明王注意力放在他身上,没有注意到自己被莫闲跟踪。

    “此处是禁地,施主留步!”一个老年和尚双手合什,突然出现在此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大师贵姓?”此人微笑合什。

    “不敢,老讷净念。”净念微笑着合什说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净念大师,我有一剑,我不知其名,大师能识否?”

    “什么剑?”

    “大师请看!”此人说到,手出现一柄剑,莫闲远远的跟着,此剑浑厚诡异。

    净念低头一瞧,皱起眉头,莫闲却发现小明王身体微微一抖,剑横在净念面前,净念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识!”

    “大师再请看!”剑陡然发出一股气息,庄严而慈悲。

    “华严王剑,此剑有华严王剑的气息,不可能!”净念大师说到,剑意又变,气势冲天而起,破除一切相。

    “不!这是纯阳剑气!”净念像见了鬼一样!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yturn打赏,西陈,人也不过如此,叶颂叶真名0828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