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没有结束,剑意又变,绵绵若存,如水一样无孔不入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净念大叫着,“怎么是天一剑的剑气,你是不是道佛两门之争的背后凶手?”

    “你猜的不错!”来人笑到。

    “一念千!”净念立刻施展一念千,境相展开,但随后一道剑光,破除一切相,境相破除。净念眼充满了难以相信的神色,剑光已经切入他的腹,他缓缓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缓缓回过头:“既然来了,就请现身!”

    莫闲听出他的语意充满了杀意,小明王然越冷冷道:“安底罗,连我都想杀吗?”

    小明王的出现,显然出乎安底罗的意料之外,他看见小明王,眼闪现一股不屑,看了地上的尸一眼:“你鬼鬼崇崇跟着我,幸亏我认识你,不然为了教主的事,我真想杀了你,此事不可外传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身体化作一团雾气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莫闲远远听到他的话,因为莫闲现在耳神已现,他只要开口,莫闲如在身边,听到他的话最后一句,莫闲明白了,此事在阎罗殿内,恐怕只有幽冥教主知道,小明王都不知道。  小

    小明王见他走了,哼了一声,身影一闪,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莫闲见到了真相,但他并不能见玄通,他眼珠一转,手遥遥一指,尸身立刻起火,风一起,什么也没留下,他出手打乱了天机,随后也消失。

    他将真相传给了本尊,本尊来找松溪,松溪听说后,长叹一声:“我们怀疑有人捣鬼,你知道为什么道佛高层都不约而同采取低调处理?”

    莫闲大体知道为什么,但他还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因为道佛两门高层都知道,这个时候起冲突,对自己没有好处。你说安底罗用一柄剑模仿柄剑的气息,说出来有人信吗?”

    莫闲摇摇头:“要不是我亲眼所见,我也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柄剑都是绝世法宝。要越它何其难,何况一剑模仿剑,光这一手,证明修行界大劫到了。你说出来,也不抵事。我们都错了,本来是想静观其变,但没有想到,低阶弟子已不稳,原先许多计划都作废了,现在是谁也不敢动!”

    “你不敢动,可事情并没有停止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事情展出乎意料,现在我们抛出这个消息,那些弟子相信吗?一把剑模仿柄剑。  让低阶弟子只认为是我们糊弄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是事实?”

    “你能做到么?”松溪真人问到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,应该有人做到,我认识太易门修士仲凯,他是一个炼器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许能做到,但这柄剑都作为派的镇派之宝,要仿制都要熟悉它。何况,仲凯只是太易门的人,派不可能让他来观摩这柄剑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不做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去将这个信息告诉掌门等人,你就在这里好好领悟符箓之学。”松溪真人笑了。

    莫闲看着他的背影,心知道。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事,既然如此,自己还是不要管了,他将心静了一下。将信息给了化身,又沉浸在符箓的海洋。

    莫闲的化身已经离开了金顶寺,净光正用慧眼在时空搜寻,当他听说净念的本命佛灯熄灭,他们知道,净念大师本是在后山秘境外修行。他没有离开金顶寺,却本命灯熄灭,只有一个可能,净念大师遇难了。

    是什么人下手,深入寺腹地,这两天本来就事多,净念大师可是佛行高深,比之死于莫闲之手的净庵要高深,他也死了,而且连尸骨都没有现,他们只得来找净光大师。

    净光大师听说后,双掌合什,默默诵起往生经,过了一会儿,他才睁开眼,说:“把净念大师身前用过的衣服拿来!”

    众人一怔,上次他行法时,什么也没有用,现在却要衣物,难道他到呼唤净念的残魂,众人不敢怠慢,将东西准备好,放在净光面前。

    净光闭目静坐,进入时空之,放眼望去。

    天眼能突破空间限制,而慧眼却是突破了时间的限制,甚至能看到未来,不过只能看,不能改变。

    法眼却能改变,比如一个人,慧眼看到他明天会出车祸,但看到却无能为力,只能等结果出现,而法眼却能在时空微调,能改变命运,使之避免车祸,至于佛眼,那种境界,佛光到处,一切灾异消失,都幸福美满。

    净光调慧眼观看,忽然之间,一道剑光冲天而起,他急忙退出静定状态,已经迟了,他的眼出现了血泪。

    其他人大惊,而净光闭着眼睛,笑到:“不要紧,我看不到未来,唯见一道剑光耀目,我的慧眼暂时不能用了。”

    他默默地念经,并没有看眼前的衣物,眼前的衣物却悄然化为灰烬,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,他们脑思量着净光的话,那一道剑光是什么,难道与剑相关。

    净光心明白,他的慧眼可以说基本废了,他不该用净念的衣物,本来他听到这个消息,心升起了无明,不仅想知道是谁干的,还想借用衣物残留的净念气息,借他临死前一念,给杀害净念的凶手一击。

    净念是在家遇难,而且尸骨无存,如果说有哪一个最与净光合得来,那非净念莫属,他才起无明。

    谁知竟然是这样结果,他虽然慧眼被废,却大汗淋漓,自己怎么起了无明之念,这也许是佛祖的意思。

    净光是一名佛教徒,佛教忍辱是一项大修行,他幡然悔悟,知道自己利用慧眼,生了无明,一个真正的佛教徒,不应该把生死放在心上,生命本身不过是一个过程,是一个幻象,认识到这点,才有出离苦海的资格。

    他闭着双目,脚下却稳步安祥,口念偈:

    “诸法从本来,常自寂灭相;

    佛子行道已,来世得作佛。”

    而他身后的和尚们,一个个却被无明占据了心灵,虽然听到了歌偈,但一个个在想,是把宝剑哪一剑杀了净念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,特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