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舒哥对白开心很是感激,白开心已告诉他,他为老爷报仇,但阎罗殿不是他所能对付,广源寺已被他一把火烧了。

    阎罗殿他留给了白舒哥,他为次来,一方面是为了白舒哥,另一方面,是为了莫闲而来,如果没有莫闲,白开心也不可能为老爷报仇。

    白舒哥正好大比结束,由外门弟子变成内门弟子,便下山一趟。

    白舒哥下山来,大开杀戒,他的修为不到筑基,虽然杀了一些阎罗殿人,但自身也给阎罗殿抓住。

    阎罗殿正为近些年有人专门针对阎罗殿事而苦恼,白舒哥却送上门来,便以之为饵,白开心不得不救。

    白开心虽然懂点法术,但主要是以武术为主,以前阎罗殿抓不住他,主要是他很溜滑,这次却逃不掉,结果身负重伤成擒。

    更绝的是,阎罗殿为了立威,于二十日后,在洛山分部,将二人准备斩首处死,放出消息,邀请江湖同道观礼。

    莫闲得到这个消息后,知道阎罗殿想放长线钓大鱼,他立刻奔赴洛山。

    洛山分部,莫闲很熟悉,他从有记忆起,就在此处接受训练,记忆极其深刻,他又一次偷偷的来到,发现此处暗桩密布,而且有不少修士,金丹修士有数名。

    这已完全是对付修行者,不是对付武林高手。

    莫闲依仗近来对木行符箓的熟悉,借助树木气息,突破了一道道关卡,正要往里面摸去,突然,一道熟悉的法力波动出现。

    莫闲心一紧,他往一棵树上一靠。手画了一道符,身影消失,再次出现时,已到交手双方的现场。

    场双方。一方是一个少女和一个少男,正是左铃和阚英,左铃御使冰魄元磁剑,剑气纵横,寒光逼人。剑光又有元磁,吸人兵器。虽然敌人比她身手高,却打了个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而阚英却落于下风,一把飞剑左支右绌,而对方却是二个和尚与二个头陀,莫闲感到又有高手来到,他现出翅膀,一扇之下,飞砂走石,一遍昏蒙。

    左铃大惊。刚要用剑气护身,耳边传来莫闲的声音:“不要抵抗,快走!”

    左铃一听声音,大喜,立刻和阚英就势脱离战场,旋风卷着两人飞速而逝,而阎罗殿的人却眼都睁不开,一会后,风停,再看场。已不见两人。

    此时,一个嗅了嗅风尾:“这风有妖气,难道他们与妖相勾结?”

    “不管他们,我们要做的是一网打尽。他们来多少,是些什么都没有事,谁敢来,就得把命留下。”另一个说。

    莫闲一阵风把两人卷走,两人睁眼看见莫闲,双双拜倒在地:“多谢先生出手相救!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!你们怎么来到这里?”莫闲问到。

    “白开心我们已经联系上了。他失陷在这里,我们这群人肯定相救!”左铃说。

    莫闲点点头:“你们已经连成绳,这点很好,但要想想你们力量是否足够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我们联系了蛊神宗,还有其他人,巨南和商洛已经动身。另外,先生给我的班底,我自己也指导一些人,过二天都会来,我们想先侦察一番,不想被阎罗殿发现,现在先生来了,我可以松一口气。”左铃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什么地方?”莫闲问到。

    “就在平原堡,离此地大概有二十多里,先生,你先去歇脚。”左铃说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们功行还是嫌低了,实际上要等巨南和商洛来,也许他们侦察,不会被发现,我刚才进去侦察了一番,此处暗桩到处都是,越往里走,越是严密,你们在外围就被发现,凭你们的实力,与阎罗殿实有天地之别。”莫闲不客气的说。

    左铃低下头,莫闲又说:“勇气可嘉,此事还要细细筹划,你们先回去,我先去侦察一番。

    “先生,不如等巨南和商洛来再作商量。”左铃说。

    “不打紧,我会小心的,这点阵势吓不倒我。”莫闲笑道,身影消失,“你们回去,不要管我。”

    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,左铃两人居然不知道他是怎样的发出的,莫闲是借助树木,四面八方的树木都发出声音,当然他们不知道莫闲是怎样发出。

    只要有树的地方,莫闲都能到达,他的木遁之术,借助于符箓,实在有不可思议的效果,山上到处是陷阱,随时可见灵光闪烁,几乎形成一个整体。

    肯定有高手出手,莫闲即使借助于树木而行使木遁之术,他的木遁之术,已与常规的不同,在无声穿行,莫闲已处于另一种时空之,借助树木间联系,无形无色出没于树,这也是他的天赋与符箓的结合。

    莫闲正在穿行间,突然他停了下来,气息自然和树木浑然一体,因为他遇到一个人,八部天龙天部首领释天,释天正在背着手,背对着莫闲,整个人处于一种特殊的状态之,好像一切都在梦,周边数丈内如梦幻泡影。

    释天微微一皱眉,好像周围有些不对劲,他回过头,眼射出金光,莫闲心一惊,显然是他的一种特殊神通。

    莫闲轻轻手指一画,一道符出现,引动树木灵气,微微一动,在离莫闲十几丈外微微灵气一涨,这点小的动静,立刻引起释天注意,释天立刻向那边看去,朦胧似乎有个影子,正急速远去。

    释天眼露金光,轰的一声响,从他的身体走出一人,立刻追了下去,而莫闲却慢慢收敛气息,他不敢猛的收敛,那会引起变化,剧烈的变化,在释天这种级别的高手眼,简直是黑夜的火把。

    释天的心神已被莫闲弄出的幻象所吸引,倒未注意到气息的变化,实际上,就是他不被吸引,也很难觉察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一个头陀匆匆而来,低声说了几句,声音虽低,还是被莫闲听见,莫闲的气息与树木浑然一体,所有树木,都能作为耳目。

    “寻香来了!”头陀说。释天微微皱眉,莫闲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皱眉。

    【马上就要515了,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,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。一块也是爱,肯定好好更!】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superfil02和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Myturn和秋之神光打赏,Myturn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