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4.练兵计,双方高手奇技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这种用意有二,一来可以扰乱敌人视线,不至于把主意打到平原堡;二来,磨合各人间战法,使之能熟练配合。

    莫闲将人分成批,一批守护平原堡,一批出击,还有一批休息,而各组又分为若干人组,进行全面袭扰,不求杀伤敌人,只求自保,因为莫闲知道,他们的实力与阎罗殿相差太大。

    为此,莫闲制作了大量符箓,正好他这一阶段对木行符有了深入了解,凡出去的人,身上至少带有张符。

    在森林,两个阎罗殿的杀手,他们负责这附近的戒备,本身不是修行者,但身边有着符箓,这是一张佛符,他们知道怎么用,这张符很简单,只要注入内力,符箓就会飞起,他们做的事,现敌人,并不要求他们与敌人死碰,只要出符箓就行,其他的事,就等待救援。

    两人隐在树后,很隐蔽,但又不在一起,可以相互看见,对两人来说,几乎没有死角,他们是杀手,这点很精通。

    他们也知道,两人不过是杀手,面对的是修行者,他们很冷静,在面对生死时,杀手比一般人冷静,唯有冷静以待,才能有最大的生存机会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已经做的很好,可以说是最好,但他们不是修行者,没有想到修行者已出他们的想象。

    有个修行者,悄悄地潜行到刚刚在他们视力范围外,两人还在警惕向四周打量。

    这个修行者,正是莫闲所派遣,人功行都不高,只是炼气期,本来对付二个杀手足够了,但两个杀手却守在要冲,要没有手段,莫闲也不相信,而且。这二人机警异常。

    人相互之间,传声说了几次,一个人手出现一张符箓,灵光微微一闪。两人正在警觉地看着四方,突然间树上枝条动了起来,呼啸而下,将两人捆得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人另二人,手上法器飞剑一闪。两人顿时了账,法力波动虽微,但引起相应阎罗殿修行者注意。

    阎罗殿修士手镜子一闪,现了人,刚要出击,陡然,四处有法力微弱的波动,居然在同一时间,有四五处出现了状况。

    阎罗殿急了,不问二十一。动阵法,阵法刚启动,莫闲早就关注这里,他的神识和这片森林结合在一起,随手一道符箓,森林似乎活了,绿光大盛,对方的阵势立刻受了干扰,效果出现波折,那几组人还是有一半陷落到阵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就慌了。虽然杀了人,但阵势起,汹涌的灵力似从虚空诞生,周围一切都变化。好像置身于完全陌生的环境。

    有几道遁光出现,直冲失陷的人,莫闲冷冷一笑,这种情况他早就估计到,太过于一帆风顺,还有什么磨练效果。

    莫闲又画了一道符箓。循着树木,符箓直达几处,阵势之,出现了奇特的变化,一股股绿色灵力出现,先前那道符箓,只是打扰了阵法的灵力运行,而这道符却不同,虽然还是木行符箓,但其也有几分雷法气势,轰的一声,阵陡然出现一颗雷珠,暴开来,将灵力彻底打乱,那几道遁光刚到,猛然暴,这冲他们而去,他们立刻现出护体灵光,但还是被炸飞出去。

    莫闲处于和树木一体的境界内,又一道符出,几个人被裹在绿气,从炸开的缺口,飞快的离去。

    空传来一声冷哼,一只金色大手出现,直向其一处抓去,声势哧人,莫闲眼灵光流转,既然对方有意玩隔空斗法,那就斗斗。

    地面之上,从树梢升起绿色气柱,直向大手刺去,大手微微一顿,气柱崩溃,但随即又有气柱升起,天地间出现一个奇观,大手轰隆隆抓紧向前方的人,但一根气柱不断升起,延迟着大手的度。

    天空传来琵琶的声音,一入耳,便如银瓶乍破,刀枪突出,几根气柱刚刚生成,便崩解。

    莫闲脸一变,手出现了天矶环,往空一抛,天矶环呼啸而出,放出一道奇光,琵琶声立刻变得柔和,完全没有杀伐之意,天矶环在空一转,直向大手撞去,天崩地裂的一声响,亩许大小的方圆内,光线完全混乱,形成混沌一团,所有的气柱消失。

    巨大的声响完全掩盖了琵琶声,大手崩溃,余波向四面八方而去,森林似乎起了一阵狂风。

    天矶环也被崩飞出来,划了一道圆弧,接着又奇光一闪,陡然改变了轨迹,这是莫闲重新控制了天矶环,莫闲也不禁脸色一白。虽然隔空斗法,但对方显然功行在莫闲之上,而且是两个人,但莫闲动用了法宝之力,还是吃了一点亏。

    借助这当儿,几个人终于脱险,对方没有露面,只是哼了一声,局势奇怪的平息下去,对方忍了下去,莫闲却更警惕,肯定酝酿着一些阴谋,不然的话,凭阎罗殿的德行,怎么能容忍下去。

    几个人回来,知道莫闲救了他们,谢过莫闲,莫闲指点了几句,他低头重新想了一回,敌人有什么阴谋?

    晚上来偷袭,很难说,目前平原堡,没有什么时候高手,除了他一个外,其他人层次均不高。

    来偷袭,没有这个必要,敌人是想平原堡集足够多的反对阎罗殿的人,然后一网打尽,要提前偷袭,实在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那他们应该怎么做呢,有什么自己想不到的?

    左铃看见莫闲在沉思,问到:“先生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,只是觉得对方刚才有些不对劲,突然收手,这里面有什么阴谋,如果你是对方,明明可以不收手,为什么会收手?”莫闲问到、

    “再偷袭回来。”左铃随口答到。

    莫闲一愣,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,自己疏忽了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什么,自己按常理来考虑,明明不能偷袭,对方却不按常理,偏偏要偷袭,不过,偷袭可大有讲究,敌人内部并不是和气一团,反而更加残酷!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superfi1o2、西陈、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,秋之神光打赏,superfi1o2、悠悠小虫、ybdean投月票支持!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