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阎罗殿来说,杀手只是一个消耗品,一些经历过生死考验的,到了阎罗殿说的期限的杀手,就如当初的莫闲,为了防止杀手将信息泄露出去,这些杀手还是死掉的好。

    那么,今天晚上,肯定有人来到平原堡,由于是杀手,在世俗间也许是高手,但在平原堡前,即便平原堡一帮修士算不上高手,但对付他们还是有把握。

    即使偷袭,最多平原堡有些死伤,损失肯定不大,来人之,几乎没有修行者,即使有,也恐怕是些不讨喜的角色。

    莫闲想起了阎罗殿的一贯行为风格,总算明白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风格大多数人并不知道,就算你是一个杀手,也不清楚,莫闲是叛出阎罗殿后,对以前的自己,还有大量的阎罗殿消息分析,才得出了这个结论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阎罗殿可能偷袭,莫闲作了一些调整,虽说他们来偷袭不过是一些杀手,但狮子搏兔用全力。

    至于那几个被莫闲抢回来的修士,倒没有什么大问题,就是受了点小伤,但他们心灵却受到极大的震撼。

    几个人虽说是修士,而且属于冰魄宗,由于冰魄宗目前层次很低,但左铃很着急,传他们系统的修行知识,这本是到了筑基后的行为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筑基后,才能算一个真正的修行人,而在炼气期,许多人困在这一关,就向世间寻一个荣华富贵去了,所以未到筑基,一般门派不传授系统的修行理念和知识,只是传授一些小法术和炼气期的修行罢了。

    由于他们知道了许多知识,在被阵法卷入时,心一片冰冷,以为出师未捷而身先死,结果更加奇幻在加后面,居然被莫闲救了出来。敌方也飞来一只金光大手,他们想起冰魄宗有冰魄神光化作冰魄擒拿手。

    这最起码是金丹期修士才能掌握,心更是一片冰冷,好在身体被绿色灵光裹住。并不需要他们自己行动,在他们身后,一道道气柱升起,狙击着金光大手。

    他们这才对莫闲算是服气,知道自己还早得很。莫闲没有想到,这件事却让他的指挥更加顺畅。

    莫闲重新吩咐下去,并未说什么,他们就照做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莫闲面前一面镜子,闪着蒙蒙青光,这是蜃影术,属于天视地听的一种,平原堡周围的一切都在镜。

    周边布下了阵势,由于是仓促布置。许多地方只要一击就能破除,阵法不是那么好布置,需要大量的材料,当然有些简单的方法,可以省事,但都要事先炼制,一是阵盘;二是阵旗;是阵图。

    几种方法,以阵图最高级,其次是阵旗,最后才算上阵盘。这种方法,可以转念之间布阵,而其他方法布阵,就需要事先分定方位。按才,度五行,用八卦顺逆之理,还需要大量的材料。

    莫闲对阵法远没有他在炼丹还有符箓方法精通,好在对阵法只要求有,临时阻碍一个敌人就行。最根本的是,还是平原堡的人。

    平原堡周围百丈以内是平地,而且没有什么高大的树木,自从左铃来了以后,将废弃的平原堡作为临时基地,特地放火将周边的荒草等除去,所以要靠近平原堡,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。

    在夜幕下,一个个黑衣人出现了,平原堡没有灯火,天空月色又被云掩盖起来,连天空的星星都看不见,明明白天是一个晴朗的天。

    莫闲知道,这已不是自然现象,肯定是阎罗殿的人作法所制,借黑夜掩护,虽然修士可以夜视,但夜视并不清楚,除非功力很高,对于大多数炼气修士来说,只比常人强一些。

    一个杀手从怀取出一个盒子,打开了,里面是一只血眼金边的蝙蝠,蝙蝠飞起,悄无声息,在夜幕的掩护下,向古堡飞去。

    刚飞到天空之,莫闲通过蜃影术看见,微微一笑,手指尖放过一道光,轻点镜的蝙蝠,血眼金边幅陡然一声尖利的叫声,突然炸开,而在后面一个黑衣人,陡然抱着头,出一声低低的惨嚎。

    这只蝙蝠是他的灵兽,灵兽身死,他当然不好过,感觉像大脑被人用力搅了一下。

    蝙蝠一死,杀手们知道对方有了防备,当即队伍之,有人低低的诵起咒语,一团大雾从地面泛起,转眼之间,看不见黑衣人。

    莫闲见镜子模糊不清,不用说普通修士看不见,就连莫闲也看不清。

    莫闲禹步作法,步天歌,这是莫闲较早的时候的一个法术,用飞天步与谢草儿交换所得,能起一阵大风。

    外面顿时起了一阵大风,将雾气吹散。

    杀手们度非常快,不过大多数陷入阵,灵光一层层绽放,后面的修士一见,随手祭起一张符箓,化作一道清光,直奔阵势的薄弱处,轰的一声,阵势出现了裂缝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出便宜,随着符箓的灵光不断闪现,大阵终于在轰鸣废去。

    莫闲这边,立刻跳出数组人,各执法器,直扑杀手,杀手们纷纷扬起手,暗器如雨,罩向平原堡的修士。

    这群修士显然经验不足,一时间手忙脚乱,甚至有人负伤了,而且不是一人,莫闲在蜃影镜是看到这一切,暗暗摇头。

    他虽摇头,并不准备出手,更加坚定要好好锻炼他们,不是这一次,以后他们会逐渐成为抗阎罗殿的主力。

    左铃和阚英也出现在战场上,特别是左铃,冰魄元磁剑在身边上下飞舞,杀手一个个死在她的剑下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股尖锐的风声带着一道黄色光华向她打来,她的头顶立刻显现离合圭,青白二色光华将她裹住。

    离合圭一现,黄光终于停住,显现出一柄角锥,刚要收回,左铃手出现了五毒钉,一道幽暗光华,在黑夜根本看不出来,向黑暗打出。

    只听到一声低低的惨叫,那柄角锥陡然坠落在地上!左铃知道,对方已五毒钉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秋之神光打赏,特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