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大的冲击一过,一切都成为齑粉,平原堡彻底消失,一切都消失,只有个人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子常和巨南虽然知道十方俱灭阵的威力,但只是理论上,而实际上见到,也是第一次,十方俱灭阵果然十方俱灭,除了自己在阵心,又有令牌护身,才会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其它周围一切,不论是古堡还是树木,都无一幸免,俱化为灰尘。

    但寻香却活了下来,虽然她也很狼狈,她差点以为自己死了,护身的层层鬼神都已化为飞灰,正当她以为无幸时,冲击过去了,她喷出一口血,心暗暗庆幸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和子常、巨南一对望,个人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寻香冷哼了一声,手往空一拨,铮的一声,一串风刃出现,已抢先出手。

    子常也很快,手出现一个阵盘,往地下一抛,一阵烟雾,两人消失,不是消失,而是阵势已在两人面前展开。

    阵势一起,寻香踌躇了,她不熟悉阵法,刚才那十方俱灭阵给她的印象太深了,正在这时,一根青铜杖无由出现,接着巨南出现,一杖向她打来。

    她冷冷一笑,随手出现一支莲花,往外一拂,架开了青铜杖,身子也不仅退后两步,心暗叹,好大的劲。

    寻香刚想用法术取他性命,巨南消失了,是子常的阵力掩盖了他,一眨眼的功夫,他在另一个方向出现,手青铜杖带着风声,直扫向寻香的腰。

    就这样,二人和寻香斗在一处,暂时没有分出高下。

    在他们争斗期间,莫闲借助树木,仗着符箓,悄然靠近山洞,山洞门口。门口有两人警惕向四周望着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修士,用隐身符恐怕不行,很有可能被现。

    莫闲手轻轻画出一道符,在另一个方向。树木突然动了起来,两人一下子被吸引:“谁?”

    树只动了一下,没有反应,两人拉开了距离,一前一后向那处小心走在去。身体放低,周身如同机括一样,一触即,灵光也勃然欲。

    到了树跟前,却没有现什么,前一个人松了一口气,招呼了后面一个相隔有地二丈的人:“没事了,我们是不是有点草木皆兵?”

    “小心没有大错,要是让上面的人听见,没有好果子吃。前一阶段,李步松因为疏忽,结果被处罚,到现在为止,伤还没有好。”后面的一个人说到,走到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两人都放松下来,身体也放松下来,身上灵光也消逝,甚至开起玩笑,然而。树木陡然绿光起,无数枝条向触手一样,将他们缠断,他们还没来得及出信号。就眼前一黑,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枝条似乎有感觉,两人一失去知觉,便将两人松开,一道符箓闪着绿光,没入两人身体。两人一震,睁开了眼睛,绿光一闪即消失,两个人如行尸走肉一样,一言不,走到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莫闲出现了,悄然从两人身边走过,两人像没有看见,莫闲没入洞,两人依然尽职尽守的看着门,不到两人身边,与他们说话,根本不会觉察到两人的行动,只是本能而已,已被另一种力量所控制。

    莫闲来到了刑房,感觉有些不对劲,他停住了脚步,事实上他还隐着身,根本没有脚步声,他小心地观察着四周,没有进入刑房。

    好一阵后,什么问题都没有现,他又向四周看了一遍,终于下定决心,迈入里面。

    两人依然吊在空,头低垂着,但两人身上气息表明两人还活着,莫闲抬头看着拘魂链,对于拘魂链,莫闲早已想好,他的朱蟾剑就是它的克星。

    朱蟾剑用朱蟾和玄铁所练,不仅其毒无比,而且能污损法宝,此剑正好用在此处,拘魂链不是法宝,而是类似于法宝,起作用的是上面的符箓。

    如果符箓受损,只不过是一条玄铁链,对于普通人来说,玄铁链坚固无比,但对于莫闲这样修行人而言,法器就可以崩断玄铁链。

    朱蟾剑化作一条朱虹,只在玄铁链上一绕,拘魂链表面符箓刚一亮,便受剑光朱蟾毒素所污,符箓一失效,轻轻松松就被朱蟾剑斩断。

    莫闲御物之力一出,将两人接住,就在这时,他身体一僵,一股大梦之力将他拉入梦境之,不好,此间有人埋伏,大梦之力,只有释天才具有。

    莫闲猛然停住,释天咦了一声,他对莫闲没有立刻坠入他的梦境之,感到有一丝惊讶。

    莫闲刚才要坠入梦境之,朦胧,似乎抓住一物,头脑立刻清醒,原来是六魂幡,虽然是件仿品,但六魂幡就是六魂幡,洞澈了人的魂魄之秘,作用于人的精神之。

    而梵天大梦诀也是针对人的精神,所以莫闲没有坠入释天的梦境之。

    莫闲回过头,他已将一切害怕还有类似的情感排得干干净净,处于绝对冷静之,因为他知道,面对八部天龙天部领释天,他不是对手,唯有将生死置之度外,才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他还顺手将两人放下,手指轻动,让两人进入昏睡之。

    “释天!你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吧。”莫闲口气没有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“莫闲,想不到你会走到这一步,我们阎罗殿全都小看了你!”释天难得带着一丝欣赏,“你来的居然是一个化身,可惜,你不该和阎罗殿作对!”

    “你说错了,阎罗殿对我,还有许多杀手做了什么,你们清楚,不是我与阎罗殿作对,而是你们逼得我与阎罗殿作对,阎罗殿组织,只是一个邪教组织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邪教组织,哈哈,你不会不知道,这个世界本是一个佛教净土,而是你们这些信仰了外道的人,弄得污烟瘴气,我们只不过恢复净土而已。”释天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佛的本意是大彻大悟的圣人而已,讲究众生平等,而你们所为,却要自家独尊,你服从幽冥教主,难道就没有想过要独立吗?”莫闲紧盯着他,特别是他的眼睛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,秋之神光打赏,明公子月票支持!特此感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