释天的眼睛微微一抽,莫闲心也是一动,看来,阎罗殿,不止是小明王然越,恐怕八部天龙也生了异心,不怪小明王然越会那样。

    只要是人,就有野心,但一个修士,有这样的野心,这就不正常,看来,阎罗殿一般大派说它是邪教,还是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荒谬!佛是你等外道所能非议!”释天表情一僵之后,冷笑道,万法旗现,金光裹定,现五彩,万法旗一挥,似乎天地雷霆,万法归一,地水火风翻滚而出,所到之处,万物消融,一齐向莫闲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莫闲脸色一变,先天阴阳二气狂涌而出,结成阴阳太极图,阴阳二气,挡住了地水火风,同时,袖子一扬,随手一拂,一阵狂风起,一声响,地上躺作两人被风卷走,一股青黑的风从洞口冲出。

    两人一走,莫闲没有后顾之忧,此时,他的阴阳二气所结成的太极图已然崩解,毕竟只是他用法力所凝,能挡住一二息,就已不错。

    释天一见之下,也很诧异,居然能挡住万法旗的一击,虽然只挡了一二息,但只是法力所化,而非法宝,说明莫闲还是能够与之一战。

    莫闲可没有半点迟疑,太极图一破,他的身影立刻模糊,阴阳遁动,立刻置身于阴阳不测之地。

    身体在阴阳不测之,似隐非隐,似现非现,看到了和真实之间,有着极大的时空误差,释天是个行家,一眼看实质。

    手一动,万法旗消失,出现一张弓,歌利王弓,这是佛教传说的极恶之弓,无论什么箭,只要由此弓射。都会循着业力,不管你躲到天涯海角,都会命你。

    此弓一现,虚空凝箭。一支纯粹由业力构成的箭出现,瞄准了莫闲,一松手,箭似流星,穿过重重时空迷雾。直射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连连催动阴阳遁,不停地在阴阳之间穿梭,而那支箭却认定了莫闲,莫闲叹了一口气,先天阴阳二气又一次出现,先天之气不沾染业力,转眼之间,化为长刀,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刀之下,斩断业力。莫闲却到了洞口,朱蟾剑出,射向洞壁,轰鸣,洞壁之上,乱石滚滚落下,他想借机延缓释天的追击。

    莫闲出了洞门,身影一闪,迅没入树木,而身后轰的一声。石碎如粉,释天出现,一出现,看不见莫闲的身影。轰的一声,显现了法相,四面八。

    一手持万法旗;一手持佛经;一手持法螺;一手持明轮;一手持权仗;一手持水壶;一手持念珠;一手持歌利王弓;脚下一朵莲花,宝光熠熠;头顶一座须弥山,瑞彩千条,霞光万道。

    八目齐睁。眼射出八道光华,转眼间,就罩定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一出洞门,借木行符,如鱼入水,至于白开心和白舒哥,被风卷入丛林之,还趴在地上,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莫闲一出现,整座树林如似活了一样,躺在地上两人,身边闪起绿光,树木枝条乱舞,迅这两人搬运,避开阎罗殿人,左铃和谢草儿在一起,两人正在与敌方一人对抗,谢草儿一鞭出,将对方抽飞出去,鲜血喷了一地。

    敌方喷着鲜血,迅向后躲过,谢草儿刚要追加一鞭,突然一团绿光裹着两人,树木好像活了一样,纷纷枝叶出绿光,枝条乱舞,像接力一样,将两人送出。

    左铃惊喜叫到:“是他们,我们要救的人!”

    谢草儿手一缓,敌人趁机闪入树林,不见了踪影,肩头上松鼠吱吱的叫着,跳了下来,直扑向两人。

    莫闲一个迟缓,被释天眼光罩定,须弥山印腾空飞起,如山一样,直压下来。

    莫闲被神光罩定,立刻从树弹出,天空须弥山带着无比沉重的压力,将周围的空间都锁定了,根本无路可逃!

    他调出了天矶环,但脸色一变,庞大压力下,天矶环出呻吟之声,无奈之下,另一件法宝六魂幡现,对着释天一摇,释天一个踉跄,眼光消失,天空的须弥山也是神光一黯,莫闲感到周身压力一轻。

    莫闲大喜过望,刹那间,阴阳遁动,遁出了须弥山的范围,须弥山轰然压下,方圆数亩的森林轰的一声,地面被压下去数尺。

    释天随即来到这块地方,他刚才受六魂幡的影响,短暂失控,一时间失去对法宝的控制,法宝就压了下去,他不知道是否压住莫闲。

    等他清醒后,提起法宝一看,一溜灵光冲空而去,原来,是莫闲的天矶环,刚才莫闲走得匆忙,来不及收回,现在释天没有提防,被它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释天立刻明白,莫闲肯定不在里面,不然法宝不会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他手佛经一展,立刻佛光照亮了半个天空,梵唱如潮,佛光一现,莫闲顿时觉得森林面积迅缩小,凡佛光到处,他与森林间的联系立刻断,与森林联系一断,莫闲对阎罗殿的一大最有效的手段等于就废了。

    他随时遁到商洛身边,一现身,就叫到:“道友助我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手符箓一扬,一派绿光联成城,迅调动木行之力,与迅侵蚀的佛光之力抗衡,佛光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商洛正在大杀四方,听到莫闲的叫声,头一抬,见佛光如城,半边天都成了金色,而绿光峰起,正在抵抗佛光的侵蚀,立刻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莫道友,勿要惊慌,我来助你!”商洛运第二蛊婴之力,催动镇蛊印。

    镇蛊印一起,从丛林飞出各式各样的毒虫,有细腰尾尖的毒蜂,有长着大鄂的甲虫,有嗡嗡的蚊蚋,有着各种毒蝇,还有各种说不出毒虫。

    这仅仅是飞在天空之的,便如黑压压的云雾一样,地面上各种毒虫也纷纷向前而去,在镇蛊印的幽幽光华,它们的精神更好,一个个好像吃了春药一样,朝佛光扑去。

    在几十里外的平原堡,现在已不能算是平原堡了,成为一遍废墟,两方正在激战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和superfi1o2打赏1oo起点币、书友15o81oo…和秋之神光打赏,特此叩谢!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