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明白了,不过是一个世俗间武者,由于机缘巧合,误入此,但又无人指导,自己摸索着前行,但在与寿春派的战斗,不幸了歹毒法器,逃入此间,毒发身亡。

    不怪他连法器都不认识,了对方法器,却认为是暗器,但这枚法器也奇怪,莫闲估计他的主人应该身亡,要么就是没有祭炼,莫闲看着手狼牙钉,翻手将它送入乾坤袋。

    他收复的灵兽,倒是忠心,不知怎么看出莫闲身具修为,才引来了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叹了一口气,修行途,成功者毕竟是少数,对方连名字都没有留下了,便已故去,莫闲在周围打量了一会,发现桌子上有一本书,估计就是他所修的道书。

    再看看他发青色的尸身,一揖:“道友,对不起了,你身具毒素,你死在毒素身上,但*能保存至今,也是因为毒素,今日我将道友遗体化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张口一喷,桃都真火出,粉红的火焰将尸身化去后,才走到桌子边,拿起那本书,看见书面上几个篆字:回风混水诀。

    回风混水诀,莫闲有印象,藏经楼有一本书曾经介绍过,是一种水风合运的功法,其兼备水之无形和风之无质,修到深处,只要有一丝水或一丝风,都能发挥威能。

    但遇仙宗并没有相应的法诀,只是简介而已。不想在此看到回风混水诀。

    莫闲翻开书,书页不知什么材质所制,有纸的柔韧性。却像布匹一样,莫闲一页页往下看。法诀虽有独到之处,但本身并无出奇之处,倒是最后一页,记载一种法器,却是戮目珠,一种专伤眼睛的法器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法器更接近于暗器,是一次性的。炼制也很容易,一次炼制少则几十颗,多则上千颗,使用时,抓起一把,向敌人打出,此珠专门伤及对方眼睛,它是由一种疾目鱼的眼珠所炼。

    疾目鱼身上有毒,特别是眼珠之毒性更强,而疾目鱼却生活在黑暗的洞穴。收集它的眼珠是一个颇为辛苦的事。

    收集好之后,先用意念洗炼,再用风辛夷花烧烟薰炼。混合玉脂融炼,成为一颗颗戮目珠,珠成之后,再用符箓相加,意念沟通,遂成戮目珠。

    莫闲看完之后,将书收起,又在洞府之转了一圈,令他意外的是。居然发现一百多颗戮目珠,不过并没有炼完。只是到玉脂融炼。

    玉脂是玉精髓,炼制时使用的玉脂并不好。估计他也没有什么好材料,有许多是世俗间美玉所熬炼,大概在寿水帮,才能收集一些。

    其有许多珠子明显有杂质,影响戮目珠的效用,莫闲将珠子收拾好,口喷出桃都火,将一珠子又重新炼了一遍,见一些杂质排了出来,才住手,开始刻录符箓,过了几个时辰,才将珠子刻录完成。

    将之装入皮囊之,并未放入乾坤袋,直接挂在腰间,出了洞府,见猪婆龙依然在那里,心一动:“我承你的情,你的主人已死,罢了,我传你一套修行法门,将来如何,当看你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手一道虹光,射入猪婆龙的额头,直入它的心灵之,在灵台之,化为一道符箓,如同拨云见日,猪婆龙立刻灵智大增,明白了怎么回事,把头点了几点,似乎在磕头。

    紧接着,符箓周边,似乎星星点点,结成一篇灵,正是大威天龙法。

    莫闲虽没有符诏,但他精研符箓,甚至有开创一道的苗头,符者,天地万物所抽象,已逐渐脱离前人的樊篱,他将一篇灵,大威天龙法,抽象成符箓,再在猪婆龙的灵台显现出来,也亏猪婆龙自己开了灵智,要不然,莫闲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大威天龙法,是莫闲在藏经楼所得一篇蛇蛟类修行成龙的秘法,人类是无法修行,是异类修行的法诀,莫闲记得这法门,现在根据猪婆龙的特点,发现这篇法诀很适合它,便用符箓抽象投入猪婆龙的灵台之。

    猪婆龙也是福缘,它要不寻找莫闲,莫闲不会进入这水底的洞府之,到了水府之,它的前任主人虽死,但留下了一本《回风混水诀》。

    莫闲取走了《回风混水诀》,已欠下猪婆龙的因果,故此用一篇灵《大威天龙法》传入它的灵台之,并用符箓使它本能修行,算是偿还因果。

    以后,它是否修行成功,已不关莫闲的事,莫闲和它因果已了。

    莫闲出了水府,时间已经过去大半夜,水面上静悄悄的,只有天空的星星亘古未变,莫闲站在水面之上,久久望着头顶上的星空。

    天自无语,却能长存,而人作为智慧生物,有多少天之骄子,却成了转眼烟云,天地不仁,人自多情,却怪天地,唯有真英雄,方能弃万物而觅其一线天机,不服天,不服地,以图跳出五行外,不在界。

    想想世间,有过多少人,但超脱者又有几人,太上忘情,释迦不生不死,先贤已往,后来人看我,我亦成先贤。

    一时间,莫闲仿佛超脱人间,徜徉在星空,与万物为伍,与天地为友,伴造化,友乾坤,忘却世间的一切烦恼,忘却一切仇恨,生死置之度外,生命出现了升华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他发现自己的心灵之,始终没有忘记报复,用慧剑想斩却仇恨,却发现抽刀断水水更流。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昨日之仇不能忘,唯有仇尽才能解脱,心有仇,好似心灵之,有了一条毒蛇,想斩却仇恨,却发现如果斩却仇恨,自己失却了目标,他还是不能斩却仇恨,既然不能斩却仇恨,那么就以仇恨为力量源泉。

    法执我执,皆是俱全,人有分别心,道说,物极必反,他要看看,是不是如此,在一定范围内,莫闲在理上已明了,并在一定范围内运用,但在根本上,他还做不到无物无我的地步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仇是分别心的产物,那他就执着于仇!

    ps515「起点」下红包雨了!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,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。你们都去抢,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!(。)

    ps:感谢玄衣宝树人生绘卷打赏100起点币,秋之神光黎家大少爷和书友110516001145690打赏,特此叩谢!>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