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在现场,眼睛是主要的,还现在借助符箓,却全面感受到各人法力的波动,还有图像声音等,一串串信息飞快汇入大脑,还原成场景,甚至可以预测到各人的结果。

    莫闲在这里看得一清二楚,但场的人,就连皇甫冉也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莫闲当然没有兴趣去干扰他们,双方的人都与莫闲有仇,莫闲乐得做山观虎斗,当听到皇甫冉居然打着这样的主意,要小明王露面,先是一怔,随后略加思考,明白了,他恐怕忘不了当初被小明王压着叛变遇仙宗的事。

    想不到他的心胸如此狭窄,莫闲想到,他忘了,自己的心胸好像也不宽广。不过,这种事,他乐于见到。

    莫闲干脆就在树林住下,自然睡在树桠上,将数种火行符箓试验着,和本尊在意识交流,木能生火,他本身的桃都真火就是一例,但莫闲不是为了练习火行符箓,更重要的是,是在其抽象出符箓,一种根本的符箓,首先就要熟悉种种火行符箓,在此基础上,灵活运用,甚至在不可能之,生发出火焰来。

    火曰炎上,这是朴素的认识,用佛家唯识宗的观点,万法唯识,但世界并没有变成混沌一团,而是各具规则,人之识,均为分别识,在这个层次,就算它是虚幻,依然遵循着一定的规则。火蕴含了爆发性能量,对生灵有着杀伤能力。

    莫闲直觉感到火的本性,如果火是能量集爆发,是变乱物质。生命仍是有序,火能杀伤人,这很好解释。

    他的手,出现一点小火苗,火苗之。分明有着丝丝符箓,火焰稳定,那么常规的火需要燃料,但真火却不需要燃料。

    不对,也需要燃料,不过是灵气之类,那么太阳真火呢?

    说不清是化身在思考,还是本尊在思考,两地之间共鸣,无数奇怪的念头在产生。一个个念头具现出来,都是一种尝试,在本尊还是化身这边,身边都像无数虚幻的世界在轰鸣,每个世界只是那么一点,稍微不留神,便看不到,无数世界在崩塌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太阳升起又落下,几次循环以后。莫闲长出一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原来如此,只是气的一种变化,气归于无。无生有,原来真正一无所有的空间也会涨落,生出无穷的能量,这个世界能量并不高,不怪道家说,万物生于有。有生于无,而佛家直接说,万物唯识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在空一画,一团真火出现,静静的悬浮在面前,好像亘古以来,就在那里。他看着这团真火,这团真火是他用符箓召唤出来,只有真正的能量的万亿分之一,就是这样,如果爆发,估计数丈这内,都得化为劫灰。

    而在本尊那边,天地间火的信息迅速聚拢,和他的心神丹元合一,在心宫之,一个真符箓而型,却不是固定,随着时空不同而在缓慢的变化,这是自然界所无,由火行抽象而成,具备滔天威能的火行符。

    莫闲在树桠上站起身,过去了好几日,幸亏他身处深山之,并没有人发现他,倒有些鸟兽,但却纷纷避开他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也应该差不多了,小明王是否来了,还是阎罗殿派了其他人来,他又一次调动树木的感知,刹那间,好像感觉无限扩大,一切都清清楚楚,他抛弃了大量的信息,因为这些信息对他无用,他虽然是妖丹修士,如果每个信息都处理,巨量的信息会瞬间将他冲垮。

    他算明白了,信息几乎无穷,作为一个生命,能感知的只是极小的一部分,虽然修行后,感知能力大幅度上升,但绝大多数的信息被无意间忽略。

    正如常人一样,在同一时刻,注意力往往只在一个物体上,其他物体都被不自觉的忽略,对一些小东西,如飞舞的柳絮一样,生命体根本不会躲,因为它们无法伤害自己。

    而有些东西,像砖块向自己砸来,往往下意识的去躲,因为它能对自己造成危害。

    而修行者虽然感官上升,处理能力也上升,但对于己无害的因素,不自觉地忽略,正如《庄子》所说: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,以有涯随无涯,殆矣!

    修行者对待这种情况,一方面思想发生变化,思维器官场态化,以求更快处理,另一方面,体质等方面全面增强,以期自身阈值上升,更有甚者,像莫闲练习的阴阳炼体术,主动增强体质。

    莫闲融入树木的世界,他还没来得及细细感知,天空响起强烈的破空声,莫闲抬头一看,空五色遁光显现,小明王然越来了。

    然越直接落在寿春派前的广场上,一落地,山岳震动,甚至寿春派的大殿顶上,瓦片如雨,一时间,寿春派各处亮起了灵光。

    小明王一到,就给寿春派一个下马威,含怒而来,威能动天地。

    “小明王然越来了,你们谁主事,是活人出来一个!”然越冷冷地喊到,身上元婴的威压毫不客气地发出,可怜寿春派修士在他的威压下,连站着的人都不多。

    皇甫冉慢慢地踱出,这些威压对他来说,好像不存在,元婴期压,是由于元婴修士的思维器官已场化,精神无意识间对现实世界有了较强的干扰作用。

    但精神压力只是作用于心灵,对现实**并无影响,但人是灵肉合一,影响心灵往往影响**。

    但一个人如果在心灵层面能抗住威压,就会表现得活动自如。

    “小明王,我已在此等了你好多天,你过去加于我的耻辱,今天会如实加于你身!”皇甫冉紧盯着小明王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我手下的奴仆,现在长本事了,敢来欺主,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!”然越明白了,他一直弄不懂,对方为什么要求他来。(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,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,特此叩谢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